第294章 拿钱办事(1 / 2)

叛逆契约兽正文卷第294章拿钱办事老驴拉着车走了没多久,在前面驾车的绪叟突然想起了什么,扭过头来对鹤见初云说道:“穆姑娘,我们村里的那邪祟不好对付,之前太着急,没来得及问问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鹤见初云闻言忍不住翻了下白眼,她倒是没有直接保证自己一定能拿下在同福村里残害村民的那只邪祟,不然翻车了她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到底能不能对付得了,那还得看到后才知道,如果发现对付不了,到时候大不了直接就跑路。

所以她说道:“你们把银子准备好就行,如果那邪祟我能对付,我定然全力以赴,要是对付不了,我自会与你说明。”

“那好吧……”绪叟点了点头,眉宇间带着一些担忧,鹤见初云这样说让他有些不自信了起。

之后鹤见初云就没再说过话,在前面抱着小女孩秀秀的两个少年一直想找话题和她聊聊天,但无奈她一直不理人最后只好放弃。

这路上坑坑洼洼的,驴车一路上颠簸着让人倍感不适,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估摸半个时辰快有了,前面的绪叟突然“呜呜”了好几声,使得拉车老驴停了下来。

以为是到了,鹤见初云左右转头查看,但发现这里荒芜人烟的,根本没有什么村子。

在驴车前面大概四五十米的地方,是一块巨大的窗岩,窗岩犹豫着不往前了。

“怎么了?”鹤见初云出声问道。

绪叟很快摇了摇头,尴尬地笑着:“没事,没事。”说着,他又往驴背上抽了一鞭子,让它继续往前走。

走过了窗岩,后面是一条斜道,不知道怎的,到了这里后坐在前面的两个少年就一个劲的伸长脖子朝着外面看,没一会,其中一人开口说道:“村长爷爷,尸体不见了。”

绪叟也左右看了一圈,还没等他说话,鹤见初云就率先问道:“什么尸体?”

绪叟没敢怠慢,连忙解释了起来。

早在邪祟出现的那天,同福村里的村民就已经无法离开村子了,每当有人想要出去,就会莫名奇妙的回到村口前,俗称鬼打墙。

后面经过村中一位长者的指点,说要用童子尿才能破,于是绪叟就带着村子里所有还没有破身的少年人试图强行离开村子,而结果正如村中长者所言,童子尿的确破了鬼打墙。

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就在他们以为自己等人能够顺利去到北庭城寻到援助时,却出现了几具阴尸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为了能让绪叟顺利到北庭城寻得外援,当时一起出村的那些少年便拼死抵挡,硬生生用性命拖住了那些阴尸,到了最后,原本一起出来的十六个人,就在窗岩这里被那些阴尸屠杀的只剩下绪叟他们三人,而小女孩秀秀是见爷爷不在偷偷跑出来误打误撞逃过了一劫。

当时斜道上全是尸体,鲜血把周围的草都染红了,而现在,尸体不翼而飞,就连血迹也消失不见,仿佛这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听完绪叟的讲述,鹤见初云沉思了起来,实则暗地里偷偷向沈意问道:“玄厉,你发现什么没有?”

沈意早在很早之前就把感识释放出去了,但令人失望的是,这周围什么都没有,并不存在什么邪祟。

“没有,这周围很安全。”

“哦。”她轻轻应了一声,也在周围扫了一圈,倒是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正要闭上眼睛继续冥想,可下一秒鹤见初云感觉到周围气氛变得阴森起来,前面的两个少年和绪叟也是一下子挺直了身躯,后脖颈上寒毛竖立,很明显,他们也感觉到什么了。

拉车的老驴吼叫着,变得极为焦躁不安。

“……”

刚闭上的双眼重新睁开,鹤见初云皱起了眉头,现在他们应该进入了被邪祟气息所影响的范围内,但让鹤见初云皱眉的并不是这阴森森的气氛,而是邪祟的气息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之前碰见过?

“怎么了?”察觉到她的异样,沈意忍不住出声询问道。

鹤见初云轻摇了一下头:“你先别说话。”

她开始在脑海中寻找有关于这股气息的记忆,没一会儿,就见她愣了一下,很显然她想起什么来了。

“玄厉……”

“你到底咋了?”

“我没事,我就是想问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菜子村遇到的那只邪祟。”

“菜子村?哦,你说在大梁时候的那个村子啊?”

“对。”

“我当然记得,那邪祟不是跑了嘛,还在冀州碰上过……等等,你的意思是这里的邪祟也是它?”

“嗯。”

“我去,不是吧?那玩意怎么跑这么远的?”

“我怎么知道……”

“你真的确定就是它?”

“好像是,但我不敢确定,就感觉好熟悉。”

“你这么说的话……”沈意突然想起之前绪叟说的,从那邪祟在同福村里出现后,村民除了失踪外,还有莫名其妙的会发疯,六亲不认的杀光自己的亲人。

这样的情况,在菜子村也发生过类似的。

而老妖婆说同福村里的邪祟有可能就是他俩之前遇到的那只“黑儿子”,那么十有八九就是它!

要真是这样,那可就有意思了,沈意万万没想到,那玩意会跟自己和老妖婆这么有缘,都出大梁走出这么远了,还能碰上面儿。

但话说回来,为祸同福村的邪祟真是“黑儿子”那老妖婆想要除掉它可就难了。

黑儿子这种邪祟别的本事可能没有,但跑路的本领那是一个比一个强,以老妖婆的移动速度,根本不可能追的上黑儿子,而自己的话,恐怕也悬。

当然,并不是速度比不过,而是黑儿子会附身的这个能力。

鉴于黑儿子只会在夜晚出没,白天出现可能无限接近于零,晚上视野受阻,哪怕沈意有着一定夜视能力,但也目光能不能一直锁在黑儿子身上沈意并不敢打包票,要是一个不注意让黑儿子附身在一只小动物身上,沈意的眼睛和感识可都是无法分辨出来的。

于是沈意便对鹤见初云道:“唉~老妖婆,要不还是放弃吧,去抓那车英德去,那玩意儿你最后抓不到它不就是白费功夫吗?”

沈意这话并没有让鹤见初云正视起来,她无所谓的说道:“哎呀,来都来了,先看一看嘛,再说了,为什么非得把它抓住呢?把它赶走也一样。”

“呃……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对啊。”鹤见初云差点没忍住嘻嘻一笑,她本就是来赚快钱的,而什么钱赚得快?当然不是做赏金猎人,她可不想为了一个悬赏对象就花上十天半个月的时间。

能越快解决就越好,兴许后面又能碰上这邪祟。

沈意点了点头,他完全无所谓,相比起抓住或除掉黑儿子,赶跑它明显更容易也更省力一些。

自己可是给那邪祟造成了心理阴影,一只吃邪祟的契约兽,想想都骇人,一见到自己那不得屁滚尿流啊?

再说了,那黑儿子起码有着净阶的实力,要请人除掉它没有一百多两银子可没人愿意干,而绪叟才给七十两银子的报酬,老妖婆只是赶跑邪祟也算对得起这个价格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