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赏金任务(1 / 2)

好好的长椅被倒飞而来的大汉撞得支离破碎,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哼了一声,脑子里一片空白。

重新睁开眼睛,他看到一只长着翅膀但叫不出名字的小兽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

很快,他回过神来,自己会这样全因那个少女!

他当即就要开口大骂脏话,然后狠狠教训那个少女一顿,可还没来得及起身,眼前的世界再一次天旋地转,隐约间他听见有人说了一句:“莫挨老子!”

这声音嘶哑闷沉的过份,有点不像是人发出来的。

但他现在顾不得这些了,连续挨了两下,他就这样飞出了包厢,在地上滑行数米后,疼痛神经终于反应了过来,那剧烈的疼痛疼得他面目都扭曲了过去。

外面的气氛一变,不少人将目光看了过来。

混战中,又一人脱离了出来,看着在地上的大汉厉声问道:“谁打的你?”

他疼得没法回答,只能伸手颤抖的指向鹤见初云所在的包厢。

这一刻,混战之中当即有三人放弃了手里正在殴打的对象,齐齐朝着鹤见初云这边走来。

她不慌不忙地看了沈意一眼,而她的眼神对方立刻就看明白了,当场化作一团光芒钻入她的意识空间当中。

很快,其中一个男人就大喊一声,抬起拳头就冲了过来,朝着鹤见初云胸口砸去。

“啊!”

鹤见初云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而眼看自己的拳头距离她越来越近,那男人脸上逐渐露出几分狞笑,可就在拳头即将触碰到她时,他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好像什么东西闪过一样,等重新看清后,发现鹤见初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侧开了身子,他脸色一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拳头砸了个空。

“可”想张嘴骂出一句脏话,可刚吐出一个字,鹤见初云一耳光就扇了过来。

净阶通神者这一掌蕴含的力量可是儿戏?尽管鹤见初云没有使用全力,但男人还是被这一耳光扇得凌空飞起,在空中旋转了好几圈像是在跳芭蕾一般,最后重重落在地上,“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后奄奄一息。

继他之后,其他人也先后来到了她面前,胡乱挥舞着双拳朝她砸去。

对于鹤见初云来说,这些人用小猫小狗两三只来形容都算是侮辱了猫狗,她只是轻轻往旁边一闪,他们的攻击就全部落了个空,反应过来,他们连忙调整方向,再次挥拳,但没有想到的是,鹤见初云只是随手将其中一人推了过来,几人就砰砰撞在了一起。

因为用力太猛,他们的拳脚不仅没有伤到鹤见初云,反而还痛击了友军。

“抄家伙!娘希匹的!”

“弄死她!”

见鹤见初云有几分本事,徒手对付不了她,几个大汉就开始就地寻找起武器来,有人从边上拿起一把扫帚,有人抱起一把椅子,也有人拎起了就在脚边不远处的凳子,再次冲向了她。

可事实证明,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无论弱者用出什么样的手段都是苍白无力的。

鹤见初云对付他们,就好像一个成年人在对付一群连走路都走不稳的幼儿一样,一人一下,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几个大男人就全部飞了出去,砸坏了不少桌椅板凳。

这四周看热闹的食客们也是连忙进行躲避,生怕与任何一方沾上边。

“这小妮子竟然是通神者?”

“几个大男人都打不过她一个,不是通神者老爷还能是什么?”

“对对对,真是看不出来啊。”

“既然是通神者老爷,那他们几个可就惨了啊。”

“我看呐,他们就是活该!没事去招惹那通神者老爷。”

“”

在众人小声交谈之际,那几个大汉也缓过了劲来,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终于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女子不是他们一群凡夫俗子能够对付的存在。

所以他们不再纠缠,连忙叫起其他倒地的同伴,互相搀扶着灰溜溜地逃出了酒馆。

“走!”

鹤见初云没有拦他们,就冷冷的看着他们离开,这是在城里,杀了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不想知道也不想承受,如果是在法外之地,这几人今天非得死在她手上不可,别说是留着一条命离开了。

而在他们走后,之前那个老者就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朝鹤见初云这边走来,身后还跟着两个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伤的少年。

“姑娘!姑娘多谢多谢你出手相助,要不然老朽这条老命今天可就栽在这里了啊!”说着,老人看向了身后跟着的两个少年,怒喝道:你们两个,快!还愣着干什么?不记得我刚才对你们说的了?”

两个少年闻言也是很快反应过来,连忙看着鹤见初云异口同声的恭敬道:“多谢女侠救命之恩!”

就连被老者拉着手的那个小女孩也是开口用糯糯的声音道:“谢谢姐姐!”

鹤见初云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停留了那么一秒,但很快便移开了,经过这么一出,她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情?便喊道:“小二,结账。”

随着她的声音,店小二很快就从人堆里面走了出来,满脸笑容地小跑至她身边。

“客观,一共一百一十六文钱,收你一百一十文好了。”

听到价格,鹤见初云松了一口气,之前兜里有钱的时候,她每一顿饭都是往贵了的点,很多时候一顿饭少说也要三四两银子,而现在这一顿吃了一百十一文钱,虽然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还是贵了,但对她来说还算得上公道,所以她很爽快的就付清了钱。

不过就在她要走时,店小二却叫住了她。

“等等。”

鹤见初云转头过去,语气带着疑惑。

“干什么?”

小二挠了挠头,犹豫了一会还是说了出来。

“客官,这些打坏的座椅可以要赔的”

听到他这话,鹤见初云明显不悦了,冷声道:“你怎么不去找刚刚那些人去要?”

“这”小二一时间哑口,鹤见初云是外地来的对刚刚那伙人的底细不清楚,但他作为本地人却非常了解,要真去找了刚刚和鹤见初云交恶的那群人要赔偿,以后这小酒馆也别想安生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