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祭衣法事(1 / 2)

眨眼间,又是半个多月过去,这一天,沈意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但并不是他恢复过,而是刚刚吃完东西,被钩子钩得鼻子疼,所以才精神了些。

这些日子下来,他的鼻子半好不好的,已经开始发炎和流脓了。

沈意管不了这些,只是揉了揉鼻子后就重新闭上了眼睛休息。

没过多久,他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很放肆,没有任何克制,便睁开眼看去,果不其然,就是小王爷。

今天的他看起来很开心,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来到铁栅门前就对沈意问道:“玄厉,初云姐姐让我送东西给你。”

沈意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才有气无力问了句:“什么东西?”

小王爷从铁栅门外钻了进来,来到面前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盒子,说到:“初云姐姐说你头晕吃这个就好了。”说着,他将盒子打开,沈意勉强睁眼看了下,里面是一只烤鸭,烤鸭旁边还有一坨用纸包着的东西。

等撕开后一看,是一些蕴兽丹,黑色的,表面很光滑,是极品蕴兽丹。

沈意眼睛一亮,赶忙低下头,将盒子里的极品蕴兽丹全部吸溜进了嘴里,足足有十颗,一下子给自己补充了三十多个单位的红气。

而烤鸭是处理过的,骨头被人挑干净了,只剩下带皮的肉,深褐色带着绿叶的点缀,看起来很有食欲。

“算老妖婆有良心。”沈意歪着嘴感叹道,但小王爷却不满了:“你为什么要叫初云姐姐老妖婆?多难听啊,她明明那么好看。”

“我看你是三观跟着五观走,长得好看就是好人了?”

“初云姐姐又不是坏人。”

“行了行了,我叫我的,你叫你的,你管我叫她什么?真的是。”

“哼!”

小王爷很不满的哼了声,随后又道:“初云姐姐做了桂糕,等下就可以吃了,我才不给你送呢!”

“桂糕?”沈意面露疑惑。

老妖婆啥时候会做桂糕了?

不过细想也不奇怪,老妖婆来这里怎么说也有三个月的时间了,这些时间学会做桂糕也不是什么难事。

很快,就听沈意阴阳怪气地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咦~初云姐姐做桂糕吃哩~”

“哼!不理你了,走了!”小王爷更加的不满,转身就钻出了铁栅门,朝着蚁道方向走去。

出了地宫,感受着明媚的阳光,他的心情又变好了起来。

桂糕以前幺娘经常做,他经常吃,都快吃腻了,只是他不知道鹤见初云亲手做的桂糕怎么样,味道很有可能比自己幺娘做的要好,对此小王爷很是期待,一边想一边蹦蹦跳跳地走向栖山院。

可刚一进去大院门口,他就感觉到气氛有些奇怪,脚步也在随后停下。

小王爷看向前方,眼里满是疑惑。

“怎么这么多人?”

他就离开了半个时辰而已,在栖山院外院中就多了上百位身穿甲胄的大景兵卒,一个个手持兵器,身姿笔直的站立着,空气中也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而这不是最奇怪的,真正奇怪的是这些兵卒当中有一些身穿奇装异服的女子并排站立,每个人手里都放着一块圆盘状的物品。

这些女子,小王爷以前见过,每当荒沙坪军营中举行重大活动时就会有这些女子出现。

她们搀杂在那些兵卒当中,让本就肃杀的空气中又多了几分诡异之感。

小王爷不是很在意,没一会就不放在心上了,横穿在人群之中朝着鹤见初云的院子走去。

可没多久,他发现这些人排往的方向就是他的目的地,这一刻,又一次感觉到不对劲的小王爷赶忙加快了脚步,奔了过来。

一见到鹤见初云所住院子的大门,只见门口同样站着数百名兵卒,这些人与军营中寻常兵卒不同,他们身上穿着的甲胄看着要更为密实一些,煞气也更为浓烈,兜鍪之下带着狰狞的铁皮面具,看起来可怖无比。

这些人小王爷见过,他们并不是大景的兵卒,而是大梁人,同时,他们是自己父亲身边的亲卫,平常的时候很难看见他们。

如果平时看见他们,只会说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而他们现在出现在鹤见初云住的院子门口,让小王爷心里越发感到不妙。

院门已经被打开了,虽然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情况,但他也能猜出来,还有人在里面做些什么。

小王爷想要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可刚往前走了两步,就见鹤见初云被两个冷着脸的妇人搀扶了出来,朝着停在门口的轿子走去。

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与旁边的两个妇人一样,很冷漠,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察觉到小王爷的目光,她看了过去,但仅是一眼后就收了回来,一句话也没说。

“初云姐姐!初云姐姐,他们要带你去哪里?”

“……”

“你说话啊,你不是做了桂糕了吗?我还没吃呢!”

“……”

“你们放开她!”

“……”

鹤见初云没有回应他,这时小王爷才发现,她换了一身装束,穿着和周围那些女子差不多的奇装异服,苍白色的布料配合着黑色复杂的线条,看着诡异而又神秘,不同是,她头上戴着很多那些女子没有的银制饰品,看起来又多又重,脸上的妆容更是诡异,让她看着根本不像是一个活人。

小王爷心里咯噔一声,他虽然不知道鹤见初云要被带去什么地方,但她现在这副样子让他有一种很不祥的感觉。

他当即冲了过去,抓住了搀扶鹤见初云其中一个妇人的衣角,一边用力扯一边大喊道:“放开她!”

“你们要带她去哪里?我不准你们带她走!”

“放开她!”

被抓住衣角的妇人眉头一皱,低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便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两个亲卫。

两人心领神会,铁面下看不到他们有任何表情,随后上前,不由分说就抓住小王爷的后衣领,一用力将他甩了出去。

小王爷小小的身板哪里扛得住这一下?摔在地上后哼唧半天愣是疼得说出来一句话。

等缓过劲来,起身后的他怒不可遏:“你们敢摔我!”

两个亲卫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回到原位,看着鹤见初云进入轿子,四周的轿夫动作整齐划一,嘿哟一声就将轿子抬了起来,在前面兵卒的带领,缓缓向前走去。

而掺杂在兵卒之中那些身穿怪异服饰的女子们也开始扭动起身子,跳着诡异难言的舞蹈跟上了轿子。

小王爷想要追上去,可刚刚那一下摔得可不轻,现在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更别说跑上去追了。

就在他又气又怒的时候,一只大手忽地按在了自己肩膀上。

他一愣,赶忙抬头看去,见到来人脸上大喜,喊道:“臭脚叔!”

“你这娃子,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难受?”

“臭脚叔!他们把初云姐姐抓走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