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祭衣之术2(1 / 2)

在沈意的话语过后,苗晋冲的精神明显变得亢奋起来。

“当真?那老匹夫真的去了大梁?”

沈意轻轻点了下头,信誓旦旦道:“当然,若非如此,我岂敢对那向玄动手?”

“也是……”苗晋冲点点头,随即又沉默了下来,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他信了没。

但这些沈意无所谓,感识用不来,身体动不了,即便苗晋冲不信,在没有信息获取途径的情况,自己也能说得他信。

不过现在时间应该过去有半个时辰了,沈意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可以耽误,便又伸出爪子观察着缠在苗晋冲身上的这些黄纸带。

这东西很神奇,别看它薄薄的,好似一用力就能轻松撕开,但实际上这黄纸带绷得很紧,只要一用力,一瞬间就好像变成了一块牛皮一样,很有韧性。

沈意尝试过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拽不动这些黄纸条。

“这……”他不信邪,继而加大的力道,身体也发出西啦一声,但爪子抓着的黄纸条却纹丝未动。

“……”很快,沈意就停下了,旁边的苗晋冲静静地看着他变大身体,眼中的神色怪异,随后开口说道:“这些符纸被数位灵阶修士的灵力加持过,靠蛮力轻易破不了。”

“轻易?那就是有可能咯?”

苗晋冲没有说话,的确,蛮力也可以破,但是力气足够大才行。

至于力气要大到什么地步,这他还真不好说,主要是怕沈意绝望,然后直接放弃自己选择单干。

沈意再次捏着黄纸带,用力扯了扯,还是扯不动,这黄纸带的质感其实和普通的纸没什么两样,但就是有着莫名的强韧感。

“邪门了嘿。”叹了一声,他看向苗晋冲,问道:“不用蛮力难不成要用灵力来破解?”

对方点点头表示了肯定。

沈意犯起愁来,蛮力破不了,只能用灵力,可他哪来的灵力?

老妖婆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他根本找不到。

至于其他的通神者,他上哪找去?

死循坏了属于是。

“就没有其它办法了?”

“没有。”苗晋冲摇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些失望之色。

不过对于沈意来说,这可不行,无论如何,都必须把苗晋冲这家伙释放出来,让他帮自己。

当然,他也考虑这家伙自由后

而且即便他真的会对自己动手,沈意也有时间去做准备,根本不用太担心。

这个动作只是在发泄而已,但在揉搓完后,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眼睛一亮,表情变得认真起来,背对着苗晋冲不知道在干什么。

苗晋冲心里好奇,也不知道沈意怎么了,够着脑袋想要看清楚他在做什么,但因为身体跪着动弹不了,双臂还被别在了后面只有脑袋能够,他根本看不到沈意爪子上的动作。

这让他越发好奇,不禁出声疑问道:“你在做什么?”

沈意没有回答,爪子上的动作没有停,哗哗哗的磨擦声音不断响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意突然就停下了,将庞大的身躯扭动了过来,望向了苗晋冲,而对方因为实在是太好奇,也急忙往他爪子上看来。

只见沈意爪子里正抓着一截黄纸带,一开始他还没看出什么来,但仔细扫过,发现他爪中那截黄纸带的边上有一个口子,很小很小,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

而沈意其中一根爪子上还残留着一些粉末,不多,好像是纸屑什么的,磨得很细。

苗晋冲眼中闪烁着名为兴奋的光芒,他大喊道:“继续!继续!”

虽然这黄纸带只被沈意磨出一个很小的口子,如果一直磨下去,要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将这符纸磨断,到时候就是他苗晋冲重见天光之日!

“快!快啊!”他催促着,但沈意并没有继续,他摇了摇头,对他道:“继续个屁啊,老子和你一样,也是被关在这里,只是在另一个牢房,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要走了。”

说完,他扭过身子就往铁栅门那边走去,随着他不断向前迈动的步伐,他变得庞大的身躯也以极快的速度缩小。

“你别走!回来!给我回来!”

“你傻逼吧你。”沈意回头骂了一句,这家伙在这里关得太久,脑子都不太灵光,就想着自己自由,要是自己被发现,他还自由个毛线。

在门前停留了一会,等将身躯缩小到极限,沈意根本没有任何耽误,直接就钻出铁栅门,朝着属于自己的牢房去了。

一个时辰的时间快到了,当然得回去。

而在后面,苗晋冲还在疯狂的呐喊着。

回到关自己的地宫,沈意来到阵法中间,一用力让刚刚缩小的身体变到最大,摆好造型后,就静静等待着。

幸好,他回来的不算晚,等了一会儿,他就看见有守卫下来巡逻,心里也是长舒一口气。

不过这样很麻烦,无法确认时间,如果他每天深夜都出去,回来早还好,要是一不小心晚了些时辰,那可就倒了大霉,他可得弄一个可以确定时间的东西。

另外,缠在苗晋冲身上的黄纸带可以磨断,刚刚他就是拿着黄纸带在自己的爪子疯狂且快速的摩擦,虽然最后只造成一个很小的口子,但这起码也算得上是一个进度,如果每天都有这样的进度,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他就能将黄纸带磨断。

想着这些,沈意慢慢睡了过去。

又是一夜过去,到了白天,小王爷并没有来找自己,似乎是从自己手里赚得多了,够吃一段时间,便不来了。

沈意很无所谓,爱来不来,只是一个人待在这巨大的地宫,实在是有些无聊了。

突然很想老妖婆,要是她和自己在一个地方,自己还能调戏调戏她,跟她打闹。

晚上,被人强行喂完神秘丹药和又腥又臭的泥状食物后,沈意鼻孔流血,恨恨看着兵卒从自己眼前离开,等到

到了之后,他麻溜地找到昨晚被自己磨出一道口子的那截黄纸带,将其放在自己爪子锋面处,使劲且卖力的锯啊磨啊。

而苗晋冲一看到沈意,就有些愤怒的质问道:“为什么现在才来?”

“你踏马的!我说你就是个傻逼!”

“别给老子哔哔,老子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出现,要是外面的守卫发现我不在牢里,以后我看还有谁放你自由。”

苗晋冲哑口无言,沈意说话很不客气,要放在以前他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但现在为了自由,他只能忍住。

而沈意说得也有道理,现在唯一能放他自由只有眼前这个非人的存在了,要是他被发现,自己连唯一自由的机会也没了。

苗晋冲明白这些,只是自身修练魔功,在魔气的影响下整个人变得很易怒嗜血。

沉默了几秒后,最后苗晋冲只张口催促了几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