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长诀(1 / 2)

沈意想要离开这里,得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而这个时机就是在荒沙坪混乱的时候,越是混乱,就越是没有人会注意到逃跑的自己。

而混乱无非两种,第一个是这里的兵卒闹哗变,而第二个就是强敌入侵。

让兵卒闹哗变沈意还没有那个能力做到,但是第二点就有点说法了。

就比如地宫最里面关着的那位,如果有可能的话,自己可以利用一下。

灵阶巅峰的存在,对于军营来说,可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想办法把那家伙解放出来,让其大闹军营,自己则好趁着混乱离开。

不过灵阶巅峰也是灵阶,面对玄阶尊者,一个地一个天,差距还是很大的,沈意当然不指望他能拖住那位玄阶尊者。

这也是为什么,沈意会说最后要委屈一下小王爷。

为了保证自己能够安全脱身,他得在玄阶尊者注意到自己并来抓自己时,以小王爷作为威胁让对方不敢轻易对自己动手,等自己离开再放了小王爷。

这便是沈意现在想到的办法。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白天的时候,小王爷又来找了沈意一趟,询问他有没有问题要问,而沈意自然是有问题要问,但都是小问题而已,就比如问他有没有打探到鹤见初云的消息,还有自己每天吃的那种丹药到底是什么丹。

前者小王爷才刚刚开始,当然不会有什么有用的信息,而后者他也没法回答,小王爷才五岁,根本用不着丹药,对丹药的了解几乎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只知道一些常见的疗伤丹药而已,而沈意吃的暗紫色丹药小王爷一来不知道叫什么名,二来不知其作用是什么。

只说会帮沈意打听一下。

再之后沈意又问了有关于最里面那个魔修一些信息,但小王爷对其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那人叫苗晋冲,是在大景横行已久的魔修,不同于吴贡,在大梁,人们在谈论到缺脸煞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吴贡这个名字,而这位魔修,这里的人可能除了那几位灵阶强者和小王爷他爹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其在江湖上的名号叫什么。

苗晋冲这个名字也有可能是个假名。

在小王爷说出这些的时候,当时的沈意心下一喜。

从他话语中给出信息来推测,苗晋冲这个魔修极大有可能上了大景的捉拿榜书上,灵阶巅峰的实力,排名绝对不会低于前十,而小王爷他爹抓住苗晋冲并没有押送给大景皇族,而是私自将其关了起来,不知道是要做些什么。

如果自己猜测是真的,那么老妖婆也有可能是这样,被抓了,但被关在了军营的某一处,而这一切大梁皇族现在还并不知情。

至于为什么老妖婆没有被关在地宫里,其实这也好理解,因为对比起苗晋冲,她的修为实在是不够看,想关住她自然不用那么大费周章。

而为什么自己会被关在地宫?沈意则认为是因为自己的体型太大,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想要关住自己就需要大一点的笼子,这地宫当然是最合适的。

只是那凤定章没想到自己身上会有缩体玉符这东西,而且自己还有感识。

后面沈意问的问题都是一些偏向日常的,什么他那个爹宠不宠他,他娘在哪里,这些就不值得一说了。

到了晚上,看着下来的守卫在自己感识中消失,沈意当即起身,缩小身体从铁栅门钻了出去,到了岔路口,他朝着左边的通道走去,一路来到尽头的另一道铁栅门前站定。

察觉到又有人过来,被关在铁栅门后面平台中央上混身缠满纸带的男人微微昂头,目光看了过去。

发现并不是人后,不由觉得有些意外。

虽然他现在无法使用感识,但他如今这个境界早已经修练出了法眼,一眼就能看出沈意是一只契约兽,他在这里待的时间少说也有几个年头,但从未见过有契约兽在这里出现过,而且这契约兽还是自己前所未见的,也不知道是什么。

感觉有些奇怪,男人并没有立刻移开目光,而是冷冷地望着沈意。

其眼中闪烁着极为邪性的光芒,看着就让人不自觉的遍体生寒。

沈意深吸了一口气,没有退缩,也睁大眼睛死死看着对方,就这样和对方杠了起来。

双方之间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随着时间流逝,沈意慢慢克服了心里的那种恐惧,看向对方的眼神里也带上了一些挑衅的意味。

魔修眼中杀意流转,漆黑的魔气从身体四周散溢开来,但很快就被无形的屏障阻拦住,无法进一步扩散。

也不知道对视了多久,突然他大笑出声。

“小小契约兽,等大爷我出来,定去了你全身鳞片,将你烤了!哈哈哈哈”

沈意也不惯着他,等话音一落,就毫不客气回怼道:“你笑尼玛呢,还烤老子?你信不信你爹现在就把你吃了?”

此话一出,对方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表情变得错愕起来。

“谁?是谁在说话?出来!”

他下意识地以为还有人在附近,只是自己没察觉到,但很快沈意极为不客气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看个毛线,就是你爹在说话。”

他的目光重新看向沈意,有些发愣。

“你?”

“你特么的,不是老子还能是谁?”

“这”苗晋冲脑子里一片空白,那表情就好像见了鬼一样。

其实真见了鬼作为魔修的他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惊讶。

契约兽竟然会说话?

等回过神来,他死死盯着沈意,仔细打量着。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是你爹。”

“你!找!死!”苗晋冲暴怒,恐怖杀气释放出去,周围空气都冷下去了好几度。

而在下一秒,沈意又是一句话出口,直接让他暴怒的神情一滞,眼神也变得清澈起来。

“你哔哔个啥呢?老子就问你一句话,你想不想要自由?”

“嗯?你说什么?”

“我说你想不想要自由?”

“你能放我出去?”在明白了沈意话里意思的这一瞬间,苗晋冲双眼中精芒爆闪。

他怎么不想出去?

他每天都在想,想离开这暗无天日的地牢,想将那些侮辱自己的兵卒杀光,再找出查映司中里的那几个毛贼将他们抽筋拔骨!

气氛安静了下去,沈意隐隐听到了对方变得急促的呼吸声,他嘴巴微张,似乎是在笑,然后对其轻轻点点头。

这一动作,让苗晋冲激动得颤抖起来,不过身体受到阵法和纸带的影响无法动弹,只有上下两排牙齿哒哒哒的打起了架。

不过他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虽然很想离开这里,但他很明白,在荒沙坪中,是不会有人愿意看到自己重获自由的,现在突然有人来救自己,导致苗晋冲很疑惑,这契约兽背后的主人是谁?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来救自己?

所以激动过后,他很快冷静了下来,沉声问道:“为什么救我?”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老子想救就救,随心所欲罢了。”

“哼,是吗?你背后的主人到底有什么目的,说出来便是,只要能放我出来,一些小忙我还是能帮得上的。”

“你特么才有主人,老子背后什么人也没有,只有个小女仆。”

“女仆?”

沈意歪了歪嘴巴,说话间已经钻过了铁栅门,朝着苗晋冲那边走去。

不过他没敢靠得太近,苗晋冲灵阶巅峰的修为,搞不会现在还有手段会打自己一个触不及防,所以在距离他还有十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问道:“你叫苗晋冲?”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