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沈意的新点子(2 / 2)

&t;divcassntentadv>一进入蚁道,他便直接钻进一条距离自己最近的通道。

小王爷秘密基地中三个出口,沈意分别将其看成一号出口,二号出口和三号出口。

而他现在所选择的这个出口便是三号出口。

当然了,沈意选择三号出口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按小王爷所说,一号出口通往的是他的住宅,作为王爷之子,他住宅附近的守卫力量最为森严,所以一号出口想都不用想,根本不能选。

而二号出口在军营之中,兵卒数量不容小觑,人多眼杂,太冒险,也不能走二号出口。

只有三号出口,小王爷经常顽耍的地方,很少有兵卒会经过那里,想要逃脱,最好的点似乎就是这三号出口。

沈意的动作不慢,很快就来到了三号出口的尽头。

穿过变成半透明的地皮,进入树洞,沈意并没有立刻出去,而是原地待了一会儿,确定外面没有什么异常后,这才从树洞里钻了出来。

小王爷和自己说过,这片地方叫荒沙坪,似乎是大景与大梁大禹两个接壤的边界地带,驻扎着三十万大军,其中的灵阶修为的强者还屈指可数,但是识阶修为的存在有多少,就连小王爷都不清楚,总之就是不少。

识阶以下或者勉强到识阶初期者还无法察觉到沈意的感识,但是识阶凝气段往上,只要感识一触碰到,就会立刻感知到自己的存在,所以现在的沈意不能轻易使用感识。

周边环境到底是什么样的?他只能用眼睛去看,去了解,不能冒哪怕一点险。

不过已经习惯了感识探索的沈意现在突然不能继续用感识了,就感觉一切都变得棘手起来。

在黑暗中,他隐隐能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一些兵卒谈话声,不确定距离,又在哪个方向,就好像四面八方都有人一样,哪哪都不方便。

他只能躲在巨石和木墙之间狭缝中,不敢乱动,生怕引起别人注意。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一直僵在这,地宫入口守卫开始下来巡查,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他可不想变得和地宫最深处的那位一样,不仅被阵法束缚,还得被一些作用未知的纸带子缠住。

抬头看了往木墙上面看了一眼,沈意现在想知道木墙外面是些什么。

他真不求一次性就能成功离开这里,如果时间足够的话,他也可以慢慢熟悉这里的地形,人数分布,然后循序渐进,慢慢定出一个详细的脱身计划,最后一根汗毛不少离开这里。

想着这些,沈意打起几分精神,浑身充满干劲,四肢一用力,直接跳到了巨石上面。

他往后面看去,现在所处的地方好像是一座小寨子,面积不大,也就比关他的地宫大上一些而已,涵盖着不少建筑,隐约能看到一些兵卒走动的身影。

寨墙的四个边角都有一座塔楼,塔楼中有烛火的光芒跳动着,里面也有兵卒,只是沈意现在所处的角度看不到里面到底有几个人。

见没有人注意自己,沈意安心收回目光,再次看向眼前的墙,想了一会,没多久就见他伸出爪子,用锋利的龙爪掐入木墙之中,将腹部慢慢往墙上贴去,如同大壁虎一样爬在墙面上,以自身绝对的力量作为支撑,一点点地往上挪。

没过多久,他就爬到一个吊台上,站稳后,他迈开四肢,三两下跃到一个坎子处,然后连忙窝下身子。

等了一会,见还是没有人,沈意心里又是一松。

感觉高度差不多了,他便伸长脖子,小心翼翼探头向墙外看去,可这一看,他顿时呆住了。

整齐排列着的砖瓦房屋,数不清的武器架以及训练时用的木桩,那处处弥漫着的旗帜无不让人感受这里的紧张气息。

数不清的军寨伫立,周围火光通明,照亮了目之所及能看到的整片山野,与夜空上的璀璨星河相映。

沈意眼中名为希望的光缓缓消失,转变成了绝望,

地宫入口前,一个昏昏欲睡的兵卒想起了什么,睁开眼睛揉了揉额头,起身后走到另一个兵卒面前,伸手往对方脸上拍了拍,将其拍醒了过来。

“干嘛子?”

“时间差不多了,该你下去瞅两眼去。”

“再过一个时辰再说,少看一眼又不会出事。”

“赶紧去哦,老子才不想因为你挨板子。”

“快点,到我们的时候都下去瞅过,凭嘛到你这个龟孙就能躲?”

见其他人也开始催,被拍醒的那名兵卒只得揉了下惺忪的眼睛,起身将手里的兵器交给对方,嘟囔道:“去就去,喊些啥嘛子给你。”

“烦得很,下个月又是大军练,累死个人。”

说着,他打起灯笼,就朝着地宫

刚睡醒,他眼中还带着浓浓的睡意,眼睛半眯着,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像个丧尸一样。

来到第一道铁栅门时,这兵卒往里面扫了一眼,体型庞大的沈意呆呆地趴在平台中心,看起来好像是傻住了,状态也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差。

只是草草的看上一眼,兵卒没有太多在意,转头又继续往前走去。

摇摇晃晃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到了岔路口时,他走向了左边的通道。

来到第二道铁栅门前,他和之前一样,也往铁栅门后面看了一眼,平台最中心,男人浑身缠着画满符文的黄色纸带,保持着永远不变姿势跪在那里。

目光放在他身上时,男人也察觉到了这个兵卒的存在,猛地抬起头怒吼出声,声音阴冷嘶哑,杀意扑面。

“滚!”

兵卒未曾在意,他来过这里不少次了,知道这个魔头很不待见他们,但这又如何,他只能跪在那,连将头抬起来都费力,更何况杀了自己?

若非这魔头对两位世子有用,恐怕早就死在王爷手中了。

兵卒转过身,没理那男人,摇着灯笼往回走去。

等重新走到关沈意的铁栅门外,他再次往里看了一眼,但一眼过后,只是摇了摇头,脚步没停,就这样回到了入口处。

而在他离开后过了大概十多分钟,沈意突然换了个姿势,侧躺着,一边的翅膀轻轻扇动着,双眼望着天花板上复杂的阵纹,眸子是越来越亮,散发着淡淡的昏黄光芒。

“Ihaveanotherpian!”

半个时辰时他出去看了一眼。

那外面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军账数都数不清,三十万大军,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现在他算是知道为什么整片地宫只有六个人守了,因为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人守,在荒沙坪中,他所在的这片地宫处于内围地带,想要躲过所有兵卒的眼睛无声无息地离开根本不可能,一旦被人发现,哪怕自己已经起飞,那位玄阶尊者也能轻轻松松将自己逮回来。

除非他把潜行技能点满,熟知这里每一个士兵在什么时间会做什么事,但这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

所以想要离开这里只能硬来。

可怎么硬来?玄阶尊者的实力可是直接碾压自己。

先前沈意完全没考虑过光明正大的逃走,只想着如何偷偷摸摸的脱身,但现在换了个思路,他又想到了个点子。

只不过这个点子要实施起来可能最后要委屈一下那小鬼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