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漂亮姐姐(1 / 2)

地宫内的平台上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被人强行喂完吃食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意亲眼看着一个兵卒

也是在这一刻,沈意精神一震,收回感识,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地开始缩小身体,大概一分钟后,他的身体就从九丈长一下缩回到了一只土狗大小。

做完这些,他不敢有一点耽误,赶忙又将感识摸了出去,随时戒备着会有人下来。

好在一切都有惊无险,感识之中并没有什么人出现,有的都只是一些阻挡感识推进的障碍物。

沈意长舒一口气,然后缓缓迈步朝着铁栅门走了过去,看了看铁栅门之间的缝,其实窄也不窄,宽也不宽,刚好可以让那小王爷进来,而自己好像有点不太行。

低头扫了扫自己的身体,沈意摇摇头。

不行,还得再缩。

于是就见他又趴了下去,用感识摸向缩体玉符,进行

不过现在这个体型是他目前为止缩过最小的体型,再小一点他就没有尝试过了,所以这

“应该可以了吧?”

实在缩不下去了,沈意只能硬着头皮尝试着看看能不能穿过铁栅门,不过体型缩小后,他的身躯中段看起来极为臃肿,还有两边的龙翼,这让他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他愣着对铁栅门之间的缝挤呀挤,硬是从里面挤了出来。

“卧槽……”

过程稍微有一些折磨,沈意感觉皮都要从头骨上脱下来了。

深吸了一口气,他看向周围,感识之中还是没有人出现,想了想,往过道左边走肯定是不行了,那边是出口方向,有守卫,而往右边是最合适的,那边似乎有一条隐秘通道,只有小王爷知道,他得过去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

考虑到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沈意不敢过多耽误,连忙就往最里面跑去,不过没跑几步,他的身体发出“西啦”一声,突然涨了一圈。

沈意看了看后并没有管,体型缩得太小了,对力量控制的要求太高,他很难把握住。

只能这样了,等回去的时候再缩小回来,希望不会用太长的时间。

当然,他出来并不会在外面停留太长时间,只是简单去看看他感识无法到达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沿着过道一直往前走,大概十分钟的时间后,他就看见到一个分岔路口,完全由石砖铺成的甬道看起来极为幽深,也不知道一直走下去会到什么地方。

停留了一下,沈意的感识并没有在任何一个方向摸到任何人,于是便选择往左边而去。

而随着他的深入,通道开始弯曲向外延伸而去,环境也越发漆黑,空气也变得潮湿起来,地上的一些石砖踩上去还会滋出水来,要不是沈意有着夜视能力,还真不方便在这里行走。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在远处的黑暗中他隐约看到了火光,这一刻他心里一紧,连忙停住,保证自己的身躯一直隐藏于黑暗中。

但仔细一看却发现,那火光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墙壁上火烛而已。

借着火焰的光芒,他还看到了一道与关自己的地宫一模一样的铁栅门。

“难不成这里是个地牢?”沈意眯起眼睛猜测着,但说是地牢感觉又不太像,因为地宫里的布局,给他的感觉好像是用来举行什么活动的,哪有地牢会建那么大的?

还有那些铁栅门,根本就不像是关什么东西的,只要人够瘦,侧着身子就能钻出来。

没有继续向前,沈意先是控制感识摸了过去,穿过铁栅门,在里面的空间一阵摸索,但里面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

他放下心来,这才迈开四肢,朝里面走去。

到铁栅门前,他往里看了一眼,还是那样潮湿,里面什么什么也没有,巨大的平台上刻满了复杂而又蕴含某种不凡气息的阵纹。

样式和关自己的那间地宫一模一样,也没什么好看了,沈意很快就挪开了目光,继续往前走。

通道依旧弯曲着向前延伸,沈意没有收回感识,一边走一边检查着,想要找到另一条隐藏起来的通道。

但没多久,他停下了,原因很简单,前面没有路了。

现在地上到处都是混杂着黄泥巴的积水,头上的石砖缝中也不断有水渗出,往前大概十几米完全被泥土填满,走到这里,沈意也没发现什么隐藏的出口。

这里这么多水,很显然附近有地下河,所以通道也不再继续往前修建了。

又用感识检查了一遍周围,还是找不到隐藏入口后,沈意也不纠结,当即回头,了一些时间回到了之前那个岔路口,这次他选择往左边走,如果隐秘通道不在右边,那么左边一定有。

可走了有一会儿,沈意不禁疑惑起来。

“奇怪了,那小鬼是从哪进来的?”

作为王爷之子,沈意打死也不会相信他会生活在这个地方。

虽然比岔路口右边的通道,这左边的通道看起来要干燥一些,但这里这么黑,常年不见天日,在这里待久了难免心理会出现问题。

稳住心态,沈意脚步不停,而这座地宫的大致模型也在他脑子里渐渐浮现出来。

像一个“y”字,没有意外的,前面应该也有一个地宫。

不出所料,十分钟过后,他再次看见了一道铁栅门。

本以为和自己刚刚看到地宫一样里面会没有人的,可走近之后感识一扫,沈意就愣了一下。

地宫里面有人!

这一瞬间,沈意心脏狠狠一跳,可想要收回已经晚了,在他感识摸到那人身上这一秒中,对方当即就察觉到了,很快,沈意只觉得头部一疼,像是突然被针扎了一下,感识不受控制地一下子收了回来。

还没反应过来,铁栅门后面又响起了一个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

“藏头露尾之辈,连看本大爷一眼的胆气都没有了吗?”

“出来!废物!废物啊!”

“一群宵小之徒,带本大爷出来,必将杀光你们!碎尸万段!”

“……”

沈意有些紧张,不过没过多久他发现里面那人只是在无能狂怒,一点实际动作也没有,便放下心来。

“什么嘛,就会打嘴炮。”嘀咕了一句,沈意又开始往前走。

到铁栅门,他转头看向里面,那复杂的阵纹上不时泛起道道异光,阵法明显是在启动状态下的,而在阵法中间,的确有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正在跪在那里,双手别在背后吊着,在阵法的影响下,想来也动不了。

他一身狼狈,看起来就好像饱受折磨的重刑犯一样,散乱的长发下那张胡子拉碴,却又苍白得没有一丁点血色。

察觉到沈意的目光,他的头猛地向上抬了一下,那宛如野兽般凶狠的眸子让沈意心跳一滞。

他被吓了一跳,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对方抬头的动作。

这家伙在阵法中竟然能动,不过只能动一点。

他和自己不同,不仅有着阵法限制,其身上还有大量黄色的纸带,纸带上面写满了各种复杂的血红色的符文,这些写着符文的纸带就好像一个个锁链一般,缠在了男人身上,纸带的另一头则挂在了上面的钩子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