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两个老贪(1 / 2)

一夜很快过去,

在这里,吴贡也见到了所谓的船老大陶卫忠,那是一个矮胖矮胖的中年男人,修为不俗,和杜尚来一个境界。

正如杜尚来所说,陶卫忠这人很贪财,一见面吴贡招呼还没打完,他就点点头,伸出手对着吴贡做出一个搓手指的动作,丝毫不带客气的。

吴贡也是被搞懵了一下,回过神来后选择装傻:“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陶卫忠反问了一句。

吴贡一时间汗颜,只得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明白明白……多少?”

“一个人,这个数。”陶卫忠一边说,一边对着吴贡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两?”

“你觉得这有可能?”

“五十两?”

“不是。”

“你他娘的!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带你进风州可没有那么容易,等到了关口,官府的人可是要上来查船的,你们要是被发现,我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那五百两?再不是我立马要你命!”

陶卫忠的神情明显犹豫了一下,感受着从吴贡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他心里也不由的发寒,无奈只能点点头。

“就是五百两。”

吴贡脸色缓和了下来,但算了一下,七个人,每个人交五百两,合算起来就是三千五百两……这个数额可不小,他顿时就觉得心痛到不能呼吸。

他看向杜尚来,对他昂昂头示意了一下,杜尚来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脸色顿时一苦,哀道:“爷,我杜某平日里就和媳妇守在一亩三分地上,哪里有那么多银两啊?”

随后吴贡又看向王中柱等人,他们察觉到他目光,一个个也变得愁眉苦脸起来。

“老大,你可是知道我们的,我们身上连个子儿都没有啊!”

“是啊!老大你看看,这就叫两袖清风。”

“去尼玛的!”

吴贡忍不住怒骂了一句,转而又看向了鹤见初云,而对方双眼微微眯起,有些无语地望着他。

“姜姑娘,我可记得你还有不少银子呢……这不……那个点?”

鹤见初云翻了个白眼,都懒得说什么了,之前她还看不出来,现在才发现这吴贡是真抠门。

挪开目光,她看向陶卫忠,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一千两银子就放在了地上,然后对吴贡说道:“我只出一千两,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说完,她就去到了一边,不再理会吴贡他们。

吴贡尴尬的笑了笑,三千五百两银子,现在去掉一千,还有两千五百两,但这依旧不是小钱,他还想再从别人身上榨点出来,可现在谁身上有钱?

谁也没有了。

实在没有办法,他只能重新面向陶卫忠,然后将手伸出怀中,准备自己放血。

而陶卫忠则拎了拎鹤见初云放在地上的袋子,这份量够足,一千两是够了,之后他看向吴贡,发现到他的动作后便伸手去接。

吴贡扭捏着,最后还是从怀里掏出两块黄金来。

一开始他也就以为是银子什么的,可当看到那黄灿灿的金子后,陶卫忠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黄……黄金?”

伸在半空中的手僵住,吴贡撇了他一眼,将从怀里拿出来的黄金递了过去,没好气道:“狗日的,到底要不要?”

“要……当然要!”陶卫忠连忙接过,不过抓住黄金时吴贡却不愿意放开,僵持了一会儿他才不舍地松开了手掌。

拿到黄金后,陶卫忠就在手里掂了掂,这两块黄金不大,但加在一起两百两绝对有。

正常来说,一两黄金等于十两银子,吴贡差着两千五百两银子,应该给两百五十两黄金才对,而现在这两块黄金的重量还远远到不了两百五十两,但陶卫忠不在意,金子本来就希少,一般情况下,金子与银子的比例是超过了一比十的。

另外,两千五百两银子多重啊?很不方便携带,而黄金这么小,也好藏起来。

“够了没?”

“够了,够了。”

“那我们上船去了,早点出发。”吴贡说着,就要带人上船,但陶卫忠却急忙拦住他们。

“诶,先不急,我们还有一些事要办,过一会儿才会启航。”

“你们还有什么事?”吴贡看向陶卫忠皱起了眉头,而陶卫忠叹了一声:“这些是我们的事,你就别管了,说了你们也听不懂,反正还要等一段时间,要不了多久,你们就在这周围到处转转,吃一吃东西,等我们把事办完了,自然会出发去大景。”

“你们要多久时间?”

“半个时辰多些。”

“他娘的!”

吴贡大骂一声,也不再继续往船上走,带着人又走了下来,坐在码头边上的围栏下。

这陶卫忠一下子要了他两百多两黄金,他心情能好就怪了,嘴里每一次爆的粗口,几乎都是在针对陶卫忠,让人很担心等到了目的地他会选择卸磨杀驴。

而陶卫忠摇了摇头,也没在意,与杜尚来对视一眼,就带着一些船夫走远了,也不知道去干什么。

至于鹤见初云,她在得知要半个时辰才会出发后,便一个人在周围转悠起来。

码头上的人很多,路边也有一些小摊小贩什么的,她想到处走走瞧瞧,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可以买的东西。

要知道,虽然她刚刚交出去一千两银子,但现在储物空间里依旧还有将近四千两的银子,名副其实的小富婆,财富自由的她,根本没有钱不够的烦恼。

除非去买那些贵到离谱的法器。

不过转了一圈,她发现这码头上也没什么东西可以买的,那些商品她根本看不上眼。

兜兜转转半天,最后她发现了一家铺子,里面是卖的,周围有很多小孩子,进去一看,各种品五八门的,尝了一些,感觉还不错,她就大手一挥,各种买了好几罐子,准备留在路上吃,总共也就出去了二十多两银子。

做完这些,估摸着现在也过去了半个时辰,他便朝着之前的地方回去了。

等再次见到吴贡时,陶卫忠以及他手底下的那些船夫也办完事回来了,此刻正招呼着众人上船,除了吴贡六人,还有陶卫忠手底下的那些船夫外,周围还多了很多码头工,正哼哧哼哧地合力将一个个大箱子往船仓里搬。

上了船,吴贡鹤见初云就被人安排到了船仓方,即便官府的人来查,也很少会查到这里来。

在船上的吴贡几人有些激动,好奇地在船仓里东张西望,也没想过船里面竟然会是这种样子,不过等了一会儿,发现船一直没有动起来,便打开窗船仓里的窗子往外面看,发现外面还有很多码头苦工一批批地把箱子往船里搬。

而进入这片吴贡他们所在区域的入口也在陶卫忠的指挥下被码头工们用箱子遮挡了起来。

箱子落下时里面发出叮叮铛铛的声音,听着里面装着的好像是一些瓷器。

又等了一会儿,码头工们不再往船里搬送货物,船终于动了起来,巨大的船帆展开,遮天蔽日,离了岸,被风推动着缓缓上前。

单独的房间内,鹤见初云将沈意放了出来,让他在窗边透了口气。

将脑袋伸出窗外,那风声呼呼作响,能看到一排巨大的船桨左右摆动着,在宽阔的白澜江河上荡起片片浪。

隐隐间还能听到上方船夫发出的嘿哟声。

大船的移动速度开始加快,那宏伟壮丽的冀州城也在视野中慢慢拉远,变小,然后消失不见。

“你没坐过船?”旁边的鹤见初云询问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