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像我们这样的人(1 / 2)

四年前,杜尚来看着自己的儿子在自己面前呱呱落地,那一刻,他心里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感受,有紧张,有激动,还有恐惧,那是一种做为人父的责任感,很强烈,看到那孩子的瞬间,他就知道,那就是自己的一部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他的激动和紧张都是因为他,而恐惧,则来源于他的生活。

他看过太多自己身边的兄弟死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说实话,以前他不怕,但有了妻儿之后,他开始怕了,特别的害怕失去那一刻得来的一切,退缩的萌芽在心里生出,再也无法抑制。

以前他为自己而活,而余生,他为他的家而活。

他只想趁着时间还不算晚,拿着这些年攒来下的钱带着妻儿全身而退,然后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把孩子抚养长大。

他一直在计划这样的事,最后也成功了,但代价是无数兄弟的性命,也是从那开始,吴贡势力慢慢走向衰落。

养育之恩,师徒之情,还有最后的背叛,可以说他欠了吴贡很多,根本还不完。

吴贡没有立刻将他砍成两半,已经是非常有耐心了。

杜尚来一句话说完后,便左右看了一眼,下一秒,陈金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腰间的刀就被抽了过去。

“你干什么?”

陈金田一愣,看向杜尚来,可对方此时已经将刀架在了脖子处,作势就要抹,其他人想要阻止,但根本没有时间。

千钧一发之际,对面的吴贡冷哼了一声,手一用力,酒杯猛地飞出,重重地砸在杜尚来握刀的手上。

咔嚓!

茶杯承受不了吴贡施加的力道,一碰到杜尚来手背当场碎裂开来,隐约间还能听到杜尚来手骨断裂的声音。

识阶强者爆发出来的力量,他根本无法抵抗,剧烈的疼痛传来,让他下意识松开了手里的刀。

哐当。

愣了两秒,回过神来后杜尚来甩了下手,望向吴贡。

“贡爷……贡爷,你也知道,我拖家带口的,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已经不适合我了,我很早之前就想离开,只是我没想到最后……”

“行了,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把你杀了,有什么用?我不想杀你,你也别给我讲这些,把你的命给我好好留着。”

见吴贡这样说,杜尚来长舒一口气后连忙道谢:“谢贡爷。”

吴贡头摇了摇,拿来了一个新的杯子,倒上酒后轻轻抿了一口。

“死罪免了,但是活罪可免不了,我们的规矩,你还记得吧?”

“记得。”杜尚来点点头,重新捡起了地上的长刀,一咬牙,对着手臂就砍了下去。

唰!

砰。

完整的手臂掉落在地上发出极为闷沉的声音,鲜血涌出,杜尚来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他不敢犹豫,赶忙用运转灵力将血止住,感觉舒服了一些后才看向吴贡。

“好了,坐吧。”

杜尚来点点头,他想说什么出来,可张开嘴,剧烈的疼痛却只能使他发出一些模糊的音节,后面他干脆闭上嘴巴,直接坐回了椅子上。

看他实在难受,鹤见初云就随手扔过去一枚回春丹。

作为净阶修士,他反应可不慢,看到什么东西朝自己飞来,伸手便稳稳接住了。

发现是用来疗伤的丹药,他连忙对她点了点头以示感谢。

吃下回春丹,断臂处的疼痛似乎好了一些,没刚开始那么痛了。

“怎么样?”

“可……可以了……”

“好,那我们就说正事。”

“嗯、”

“我们这次来,目的也不是找你算账,只是有一件事要你帮忙。”

“嗯?什么事?”

“不急,你先告诉我你这血鹰堂的地盘有多大?”

“这……有三四片码头,贡爷这是要杀人?这样的事交给我手底下的人来做就行,贡爷您不必麻烦……”

“不,这次不是杀人,我们来找你,是想要坐船。”

“坐船?”杜尚来有些没听懂,

“对,我们要去大景风州,需要你安排船给我们。”

杜尚来终于明白了过来。

也是,吴贡这些年来犯了那么多的事,大禹和大梁两国都已经无法让他们生存了,正常来讲,肯定是要到一个新的地方,而对于吴贡来说,新的地方就只剩下大景了。

可如今大景锁关,禁止禹,梁两国的难民入境,他想要进入大景,乘坐商船偷渡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杜尚来沉默了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吴贡见他突然不说话,不禁皱眉。

“怎么?”

“嗯?哦,贡爷,我想问一下,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走?”

“当然是越快越好。”

“这个……码头上正好有一艘要去大景风州的商船,不过我听他们的船老大说后天才会出发,不知道贡爷能不能等?”

“后天?”吴贡有些不愿意,他在这冀州城压根就没打算多待,这里的强者太多了,哪怕易容了也会被他们的法眼看出来,可谓是危险至极。

“可有明天就出发的船?”

“没有。”杜尚来摇了摇头,但很快又说道:“贡爷要是实在着急走,我可以与船老大说一声,让他提前在明天早上出发。”

“这能行?”

“贡爷放心,我与那船老大也认识不少时间了,交情也深,我的忙,他应该乐意帮,就是……”杜尚来犹豫起来,没有了下文。

“什么?”

杜尚来伸出仅剩下来的一只手,对他做了一个的手势:“那船老大最好钱财,要是想要他载贡爷你们一程,这个可能少不了。”

吴贡听完感觉有些牙疼,这辈子他别的人不恨,就恨那种贪财的人,虽然他本身也贪财……

“他要多少?”

“这个我也不知道,还是贡爷与他当面谈为好。”

“行。”吴贡只能点点头,心中祈祷着那船长不会狮子大开口,毕竟他储物空间里的金子数量真说起来可没有多少,万一要多了,他到了那风州别连娶老婆的钱都没有。

要是要狠了,搞不好到了风州吴贡会直接卸磨杀驴。

而杜尚来见吴贡答应下来,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继续道:“那贡爷,我现在就去办?”

“等下,我们来的突然,也没个住处,你找人给我们安排一下。”

“是。”

杜尚来点头,随后起身走出血鹰堂堂口,按照吴贡的吩咐了找了一些人回来给他们在后院里收拾出来了三间屋子。

再之后,他马不停蹄地进了城,回到了自己家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