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往事旧账(2 / 2)

站了一会儿,杜尚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服饰,然后一步迈了进去。

院落里,王中柱等人的吵闹声戛然而止。

“大爷,我们堂主来了。”

“来了?哪啊?”

“在那里,就在门口。”

“哼,怎么来这么晚?”吴贡迷迷糊糊地转过头看去,见到杜尚来的身影,就笑着打了声招呼:“小尚来,咱们好几年没见了,今日重聚,还不给你爷磕几个响头?”

吴贡声音响起的一刹那,杜尚来的心猛地跳动两下,这粗犷的声音,他如何不认识?那就是吴贡的声音。

可发出这声音的那人,却根本不是自己记忆中吴贡的模样,而是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这是……吴贡?

自己好像猜对了,吴贡真用了易容术,但他什么时候学会的?

在其他人身上扫了一圈,杜尚来的目光最后在鹤见初云身上停留了一下,很快就移开了。

该说不说,如果现在的吴贡直接找到来到自己家里面,即便认识了他二十多年,杜尚来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及时认出他就是吴贡。

另外,杜尚来看得明白,吴贡现在是在装醉,实际上还处于清醒状态,所以他反应很快,在吴贡话音落下之后,直接上前一步对着他跪了下去。

“尚来在此拜见师父!”

他大喊一声,然后就在地上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用的力道很大。

见状,吴贡哈哈大笑,往前摆了摆手,驱散了周围的守卫。

“你们都给老子出去!”

“是,大爷!”

守卫们如释重负,谁也管不上杜尚来了,一溜烟地全部出了院子。

等他们离开后,吴贡才对杜尚来道:“起来吧!”

“多谢贡爷。”

“随便挑个位置坐。”

“是。”杜尚来表情忐忑,惴惴不安地坐在了陈金田旁边,其他人也相继和他打着招呼。

“尚来,几年没见,变化挺大啊,差点没认出你来。”

“那是那是……你是谁?”

“哦,差点忘了,我老王,旁边这个是三屁股,还有他,小胜子……”

“尚来,你这血鹰堂我们也看了,混得不错啊?”

“小打小闹,小打小闹而已。”

“诶,我想想,有四年多了吧?冀州城你在了这么久,感觉怎么样?”

“还行,马马虎虎的过日子罢了。”

“对了,你和小崔媚不是已经拜堂结婚咯?她人嘞?”

“在屋里面照看娃娃。”

“你咋不把你那小子带过来?你走嘞时候我看他还小小呢一个,这些年应该长大不少了吧?”

“人家到几个月都没取名字,一直叫狗娃,现在有名字没得?”

“取咯,现在叫杜卫亮,是个教书先生取嘞。”

“杜卫亮,这个名字真可以。”

“……”

随着几人的问题,杜尚来的表情渐渐放松了下来,没有了一开始的紧张,仿佛以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王中柱等人于杜尚来表现的就好像关系一直很好的朋友一般,吴贡没有表态,他们也不好对杜尚来发难。

吴贡将他养大成人,传授其本事,到如今,要比起起谁认识吴贡的时间长,那么谁也不及杜尚来,毕竟吴贡的原班人马之中就有他,所以王中柱等人的地位是远远不及杜尚来的,而且他的天赋也很好,三十三岁的他,已经是净阶凝气段的修为了,若非如此,吴贡也不会将杜尚来当成自己的弟子来对待。

在与王中柱他们闲聊时,杜尚来看向鹤见初云趁机问了一句:“这人是谁?”

她坐在边上,手里捧着一本书,时不时用筷子夹两口菜,也不搭话,就好像一个局外人,与他们格格不入。

“她啊,你叫她姜姑娘就行。”

“对,我们都这样叫,来冀州城的途中认识的,本事大的很。”

“你看,我们的样子,就是她弄的,我们还去了怀英城一趟呢,还有,她是……”武胜还想继续说下去,可这时吴贡突然将手里倒满酒的杯子往下一倾,酒水全部洒在了桌子上。

这个动作直接让武胜闭上了嘴,他反应过来自己差点就要说错话了,鹤见初云这位炼丹师,真要说起来可比他们这些人麻烦多了。

他们要是暴露,也就被城中大家族里的门客追杀,最严重也不过是惹得灵阶修为亲自动作,而鹤见初云是大梁皇族重金悬赏的对象,再加上一个炼丹师的身份,一旦暴露出来,恐怕在城中驻守的玄阶尊者都会动手抢人。

杜尚来心里一紧,连忙收回了目光,望向吴贡:“贡爷。”

一杯酒倒完,吴贡又续上了一杯,不过他没有立即喝,而是指向院子角落处的那一堆尸体。

“我进来的时候,你的人让我很不开心,所以被我杀了一些,你不介意?”

杜尚来连忙摇头:“贡爷对我恩重如山,我当然不会介意。”这句话他没有说慌,死掉的那些守卫只不过是他随便找来的爪牙而已,死了大不了重新招一批,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

不过即便杜尚来这样说,吴贡并没有给什么好脸色,继续道:“不介意就好!但是我介意啊?”

“贡爷这话什么意思?”

“可还记得你四叔,树鸦,老耶,李富根,徐占如,李二詹……”

杜尚来沉默了下去,其他人也很默契地闭上了嘴,他们如何不知道,吴贡已经开始翻旧账了。

气氛一瞬间就变了,只有鹤见初云时不时抬头看了一眼,当一个观众。

只听吴贡一连说出了一大串名字,足有好几十个,说完又问:“这些人,你还记不记得?”

“记得。”

“从小到大,他们看着你长大,你自己扪心自问一下,他们对你好不好!”

“好。”

“好?哪里好了?好到你能在四年前在旁边坐视不理,看着他们去死?”

杜尚来一时间哑然,他背叛过吴贡,尽管有自己的理由,可他不傻,清楚明白哪怕理由也无法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而且他了解吴贡,知道这个时候越是解释,就会让吴贡更加暴怒,大大增加对方当场杀了自己的概率。

沉默了一小会儿,杜尚来脸色一狠,闷声闷气地说道:“是兄弟做错了,我也知道说什么都没用,要是贡爷觉得心中恨意难平,那杀了我便是!但还请贡爷放过我妻儿,给她们一条活路。”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