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往事旧账(1 / 2)

初见吴贡时,杜尚来也才七八岁的年纪,是一个在街边流浪的孤儿,两人一见如故,从那之后,吴贡便带着他一起闯荡江湖,这一跟就是二十几年的光阴。

可以说,吴贡是他进入江湖的领路人,两人亦师亦友,他这一身的本事,几乎全是吴贡传授的,两人说是老友,其实也没有什么毛病。

二十多年的时间啊,足够让一个人将另一个人了解的透透的,与吴贡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杜尚来不仅说话的语气像吴贡,就连日常的动作习惯都与吴贡有些相似。

而吴贡平日里,最喜欢说的都是剥皮二字,把这个人的皮剥了,把那个人的皮剥了什么什么的,特别是黑蛇镇时期,与别的势力抢夺地盘时,剥皮二字更是离不开口。

能动不动就要把人剥皮的在他印象里也只有吴贡了。

可问题是,他就是想不明白吴贡为什么有胆子来冀州城,于是他问道:“那带头的人长什么样子?”

卢哥回忆了一下吴贡的样貌,很快回答道:“嗯……眉毛很粗,大小眼,还有嘴有一点歪。”

“没了?”

“没了。”卢哥点点头,而杜尚来更懵了,然后睁开双眼确认:“真没了?”

看他这样,卢哥又开始回忆起来,寻找吴贡面上的更多特征,不过除了这些,好像真就没有什么了,他的眉头渐渐皱起,但很快,他眼睛一亮,想起了什么,连忙道:“对了堂主,带头那人脖子上还长了一个肿包。”

杜尚来原本还是一脸忐忑,听到只是脖子上长了个包,顿时愣了一下。

“只是这个?”

“嗯,别的没有了。”

“那人下巴是不是缺了一个口子?”

“这个……没有。”卢哥摇了摇头,他很确定,那吴贡脸上并没有缺什么口子。

杜尚来陷入沉思之中。

歪嘴巴,大小眼,前者像吴贡,但后者不像,听对方的描述,这人好像不是吴贡,可不是吴贡又是谁?

等等……脖子上有个肿包?

他突然想起吴贡脸部骨骼受到过很严重的创伤,导致左右脸不对称因而坍塌下来的皮肉堆积在脖子边上,这也是属于吴贡的一大像貌特征。

“你说那人脖子上长了一个肿包,是长在哪边的?”

“这边。”

卢哥摸向了自己的脖子右边,杜尚来一看当时就沉默下去。

还用说什么?那人绝对是吴贡!

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的易容……这样就麻烦了。

见杜尚来不说话,卢哥有些着急了,便道:“堂主,你还是快一些过去了,那人可说了,要是一炷香之内见不到我人,他就杀了剩下的弟兄。”

杜尚来往他脸上看了一眼,不耐烦道:“急什么急,你先过去,我等会儿就来。”

“可是……”

“赶紧去,别来烦我。”杜尚来踹了卢哥一脚,然后不由分说地就进了房,将门关上。

卢哥喊了两声,见他没有回应,只能一脸无奈地往堂口那边跑去。

他怕晚了堂口那边的弟兄都被吴贡杀完了。

而杜尚来这边,在进了屋后就坐在床边一言不发,紧锁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旁边作为他妻子的美艳少妇见他这般模样,不禁疑惑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夫妻两来到冀州城这几年,建立血鹰堂大肆敛财,虽然过程中遇到了不少的麻烦,但这些麻烦都还没让杜尚来像今天这般苦恼过。

“这次和以往不同,是大事……”

“什么大事,你这个死鬼倒是说啊!”

“是……”杜尚来犹豫了一下,但看着自己的妻子眼睛,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是吴贡,他找上门来了。”

“吴贡!”听到吴贡这个名字,美艳妇人惊呼了一下,身体猛地紧绷,脸色已经就变得慌张起来。

“他……他……他,他怎么找到我们的?”

“这谁知道?”

“他以前是不是进过两次冀州城?”

“对,都是杀人来的,你知道他杀的两个人是什么人?”

“不知道。”

“他杀的那两个人以前都是他的手下,他这人最恨有人背叛他,一旦背叛他的人被他找到,哪怕天涯海角他都会赶赴千里去把人杀了。”

“他是来杀你的?”

“这我不知道,吴贡现在让我去见他一面。”

“你可千万不能去!”美艳妇人一听就急,赶忙劝阻道。

杜尚来沉默了下去,正常来讲,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当然是走为上计,可他清楚吴贡的实力,一旦让他发现自己带着妻子孩子跑了,那绝对会追赶过来,他并没有自信能从吴贡手上逃掉。

所以他想到的是报官,将吴贡的行踪告知官府或城中的家族,可这样做能不能及时除掉吴贡不好说,要是让他有反应的时间,自己这一家人必定是在劫难逃。

即便吴贡被人及时除掉,自己的过往也有可能被人知道,到那时候,城中的大家族可不会放过自己这一家老小。

他承受不起。

美艳妇人没有打扰他,就让他安安静静地想办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杜尚来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平复下心里的紧张,一脸凝重地看向自己的妻子。

“媚儿。”

“你想到办法了?”

“没有。”

“那怎么办?”

“这样,吴贡是要见我,兴许有挽回的余地,我去见他一面便是,你在家里好好待着,要是我没有事,会派人或自己过来给你报个平安,但要是我天亮之前都没有回来,你就带着孩子去城东的入梦斋找老掌柜,他会安排你去处。”

“可你要是死了我和孩子还怎么活?”

“没事,没事,听我的,就这样做。”杜尚来安慰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然后不顾对方挽留,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就在这里待着,哪也不要去,看好我们的娃儿。”

“相公!”

杜尚来将门一关,转过身后再一次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向了城门方向。

为了家人,他别无选择。

从家里到血鹰堂之间的路程说近不近,说远不远,步行到那边也就一刻钟的时间不到而已。

没多久,他到了血鹰堂堂口前,听着里面传来的吵闹声,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从前的日子,那一段让他无比怀念但又不想再陷进去的记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