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身死之日(1 / 2)

暴怒之下,王中柱等人在吴贡之后也相继越过院墙杀了进去。

感受着他们的气息,院中的守卫顿时就慌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威力强大的破空弩竟然没有杀掉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可现在想要填充下一发弩箭明显来不及了,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直阶巅峰而已,面对吴贡他们,根本没有反抗能力。

吴贡连法身都不用开,一刀挥出,恐怖的刀气裹挟着灵力就席卷了院中的每一寸土地,数不清的人被掀飞出去,再一刀,如匹练般的刀气瞬间将架在院中的破空机劈得支离破碎!

原本他到这冀州城是不想杀人的,但现在,他每一次出手对方都是非死即伤。

对方要他性命,他自然不会留手。

一时间,血腥味弥漫开来,那些守卫,没有一个是他们的一合之敌,很快就倒了大半。

地上满是尸体和已经变成残废而惨叫不已的守卫。

“小崽子们!来啊!还有谁!”

“来一个老子杀一个,来两个老子杀一双,他娘的!”

见院子里活着的人已经不多了,混身浴血的吴贡也停了下来,望着仅剩下来的几人怒吼道。

剩下的守卫已经被吓破了胆,哪里还有勇气提刀与吴贡对峙?

一个个缩在墙边看着吴贡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魔鬼,一个杀神。

“别打了别打了!我们知错了,你已经杀的够多了!”

“现在知道厉害了?”吴贡狞笑着,但手里的刀还是收了起来,刚刚破空机射出的那一发虽然让他暴怒,不过总归来说他们并没有什么伤亡,就是死了一个倒霉蛋而已。

而这场战斗已经有不少人死在他手上了,变成残废的人更多,到这个地步怎么说也该解气了。

平下心情,他大大咧咧地坐在几人面前的花坛上,问道:“还能不能动?谁要是不能动我就把谁宰了。”

几个守卫闻言连忙点头,齐声喊道:“能动能动,肯定能动!”说着,他们就要从地上站起,不过刚刚吴贡给他带来了太大的心理阴影,导致他现在腿还在发软,好不容易站起来后腿却一直在打摆子。

这一幕看得王中柱等人哈哈大笑。

“你是刚生完娃子的娘们?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是吧?”

“呵呵哈哈哈!”

“”

“没没有!我真能动。”

“我也是,你们别杀我。”

吴贡抬起手,示意王中柱等人先别说话,然后才对刚站起来的几个守卫问道:“你们堂主呢?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他?”

“我们堂主回家去了,没在这里?”

“他家住哪?你们可知道?”

“知道知道,我们肯定知道!”

“知道就好。”吴贡点点头,又问道:“身上有银子没有?”

“有有有。”几个守卫赶忙在身上摸寻,最后拿出几十两银子放在了吴贡面前,见此他松了一口气,就道:“我们兄弟几个为了来到这里,赶了好几天的路,现在你们拿着这些钱出去,去给我买几卓酒菜来好洗洗风尘。”

“是是是,我们这就去。”听到吴贡这样说,几人脸上一喜,当即就要拿出银子去给他们买酒菜去,可手刚刚伸出就被拦住了。

“等等。”

“大爷,您还有什么事?”

吴贡摇摇头,伸出手在他们之中点出三个人。

“你,你,还有你,你们三个拿钱去买,剩下的都给老子留在这里,听好了,要是一刻钟内没有回来,其他人哼哼,就别怪我狠心了。”说这话时,吴贡冷笑两声,脸上也露出了极为狰狞的笑容。

被点到的三个人神色一僵,其他人看着他们的表情也满脸哀求。

“你们一定要回来啊!”

“幺哥,我的命就交在你手上了,你可千万不要开玩笑。”

“是啊!”

“行了,把嘴巴都给老子闭上,你们三个人赶紧去,记住了,酒我要上好的,菜也要好吃,还得是肉,要是敢糊弄我,老子把你们所有人都宰了!”

“是是是!这就去!”三人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拿起他们凑出来的银子就逃也似地跑了。

之后吴贡又让其他人把屋里的桌椅板凳全部搬出来拼到一起,他也不着急,就安安心心等待着。

除了他们七人以外,其他血鹰堂的守卫们在旁边看着,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好在,一刻钟还没到,进城去买酒菜的三人就回来了,按照王中柱的要求,把各种菜肴一一摆放在桌上。

吴贡也就当自己来到了家里,像个主人一样,招呼着鹤见初云她们都坐下。

“来来来,都坐,赶了那么多天,该好好吃一顿了。”

“老段,你别看了,赶紧过来。”

“这椅子给我。”

“去你他娘的,你给老子坐板凳去。”

“吃肉吃肉!”

“光吃肉怎么行?来,喝酒!”

“姜姑娘,酒要不要来点?”

“不了,你们这酒我喝不来,我吃菜就好。”

“三屁股,今天这坛子酒是你的了,要是干不掉,我拿你是问。”

“你算个屁,还拿我是问,老子能把你屎打出来。”

“出去比划比划?”

“比划就比划!”

“都给老子安分点,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今天这顿,就当是我们的接风宴,来!干!”

“”

桌边的吴贡等人姿态豪放,也很吵闹,让人感觉就好像身处于某个山头上的土匪寨子里一样,不过这些鹤见初云早已经习惯,之前便是这样,她没有参与他们,轻缓夹菜的同时观察着周围那些坐立难安,忐忑不已的守卫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喝酒正喝得兴起的吴贡终于是想起了正事,连忙放下酒蛊,转过身子望向那些守卫们。

“喂!你们!”

“大爷,什么事?”

“除了你们的堂主,这的管事是谁?”

“管事已经被你杀了,就在那里。”守卫们指向了院子里其中一具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吴贡扫了一眼后撇了撇嘴,那家伙是这些守卫当中修为最高的,他一进来二话不说就用刀抹了这人脖子。

“行吧,剩下你们之中谁话语权最大?”他又询问道,这次守卫们没有说话,而是齐齐看向了其中一人,吴贡也寻着目光看去。

这人看着年纪就不小了,面容已经苍老化,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

“卢哥!你快去啊!”有人向他呼喊了一句。

吴贡也问了一声:“你啊?”

听到吴贡的声音,被人称呼为卢哥的人也只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