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不复存在的小镇(1 / 2)

话说回来,那书有那么神吗?

想着这些,沈意又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视角上,仔细去看她所看的那本书,他之前不是没看过,看过了很多次,不过书中的内容全是文言文就算了,上面的字好像还是人手写出来的,很狂乱,看了半天,沈意也就只能勉强认出了几个字,根本没法读。

这次,他再次尝试去理解书中的内容,但没多久又放弃了。

两方沉默了有一会儿,突然沈意想起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睛,抬起头问道:“咦我是不是记得谁说过她修练净阶会更好吃来着?”

脑子里他的声音回荡着,鹤见初云听到后愣了一下。

“啊?什么啊?谁啊?”

“你啊!”

“我怎么了?”

“是谁说修练到净阶会更好吃的?”

“我不知道。”

“你少给我在那装傻,哦,我想起来了,在稻果乡,你说过你修练到净阶就更好吃了,现在你到净阶,是不是该履行承诺了?”

“呃你在说什么?”

“还有,前几天我帮你修练,你还啥也没表示呢。”

说话间,沈意已经变成一团光芒从她眉心处钻了出来,站在她面前直勾勾望着她。

“我我不记得了,你别乱来”

“你不记得了?这重要吗?我记得就行。”

沈意说着,就伸出爪子将她摁倒了下去,手里的无名书籍也掉到了一边。

她开始拼命挣扎,突破到净阶后她的力气明显有着增长,沈意差点就没有摁住。

“你别动!”

“你别闹了,我还没看完呢。”

“想食言是吧?”

“没有,是那个”

“什么?”

“我要是修练到识阶会更好吃,真的。”

“我怀疑你在骗我。”

“没有,是真的。”

“我就尝尝”

“你现在尝了就没有味道了。”

“那什么时候才有味道?”

“等我修练到识阶,真的,会更好吃的。”

“你连骗人都不会骗。”

“真的,我没有骗你。”

“你就继续骗吧你,真的是”

“你放开啊,衣服被你弄乱了唔”

沈意渐渐加大力道,尽管鹤见初云突破到净阶实力大增,但面对他还是有些有心无力,僵持了一会,就败下阵来。

“嘿嘿嘿老妖婆”

“你好烦啊!”

就在沈意准备下嘴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一阵夜风吹来,让烛火晃动了两下。

他的动作一顿,与鹤见初云在同一时间看了过去。

“谁啊?”

“是我姜姑娘,你怎么了?”

“你们还不睡?”

“我们不困。”

“你们找我干什么?”

“就是想问问丹炼好了没有。”

鹤见初云看了沈意一眼,叹了一声后示意他放开自己,然后起身过去将门打开,看着门外的吴贡三人道:“炼丹哪有那么快好的?你们回去,炼好我自然会喊你们。”

吴贡挠着头,一脸尴尬的笑容:“行行,那我们先回去。”说着,他往屋里瞟了一眼,随后脸上露出些许疑惑之色。

在敲门之前,他隐约听到屋里除了鹤见初云以外还有别人说话的声音,只是声音刻意压制着,让他听得不是很真切。

是幻听了?

“怎么了?”看他往屋里看,鹤见初云不禁出言询问道,心里有些发慌。

而吴贡将目光收回来后就重新看向鹤见初云,道:“我刚刚好像听见你房里别人的声音,这”

“这个啊”鹤见初云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回道:“我一个人独处时常会自言自语,你应该是听错了。”

“哦。”吴贡眼中还带着一些狐疑,不过鹤见初云都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闲聊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重新关上门,鹤见初云恨恨地剜了沈意一眼。

“你能不能别闹了?”

“得得得,不闹。”沈意晃了晃脑袋,趴到破窗子边上对着外面的天空张开了嘴,哈了好几口气后,眼见一根小火苗窜出,他才满意的将脑袋缩了回来。

蛇毒带给他的后遗症正在慢慢消减,现在他终于可以吐出一些龙息了。

夜色渐深,他的精神却很好,本想着不睡觉了,继续消化红气,可检查了一下,发现红气已经不多了,就剩下十来个单位。

难不成今晚睡觉?

话说自己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共享到陈星云的视角了,不过这应该不是自己的问题,毕竟沈意也睡过好几次觉了,问题应该在陈星云那边。

按照猜想,只有一方睡着而另一方保持清醒,才能让前者有几率共享到后者的视角。

沈意一般晚上睡觉,每次共享到陈星云的视角他都是醒着的,而他要共享到自己的视角,必须是在白天就开始睡觉才行。

或许是对方想改变一下双方的作息时间吧,但这可能吗?

自己才不在乎呢。

毫不客气的说,沈意对那个自称是陈星云的家伙一点信任感也没有,只要能避免线下见面,那对方爱怎么来就怎么来。

网上口嗨是他最拿手的事情。

至于陈星云所表达的那些敌人,“他”或者“他们”什么的,沈意更不在乎了。

就目前而言,作为能让一位身穿紫色官袍的王朝官员都必恭必敬的存在,陈星云家伙起码有着玄阶的实力,甚至是明阶,就这样的存在都对付不了的敌人,现在的自己更对付不了了,参与进去简直就是白给。

如果“他”和“他们”真的存在,沈意唯一要做的就是赶紧给自己刨个坑,好体面的去死。

所以呢,要解决陈星云,也是自己已经成长到可以匹敌明阶强者之后的事了,鬼知道是多久,可能是几年后,也有可能是几十年后,那时候,自己应该和老妖婆解除契约了吧?

做一个冒险家,旅行者,到处游山玩水,吃喝玩乐,无忧无虑。

路见不平便拔刀相助,大喊一声:“剑来!”

不对,应该喊:“枪来!”

剑应该不好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修士的武器都是长剑,就像老妖婆,使起来的确飘洒写意,但沈意很确定,剑一定不适合自己,比起剑,他更喜欢用长柄武器,或者是长刀,能隔着四十米开外把人捅死的那种,讲究的就是一个实用性。

想着这些,沈意抬头对鹤见初云问道:“老妖婆。”

“嗯?”

“你还不给我做头套?”

闻言,鹤见初云颇为头疼,揉了揉额头,她只能放下书,起身搬过来一张积满了灰尘的桌子。

“行行行,我给你做。”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