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老妖婆的伪音进度(1 / 2)

因为要最大可能的去避免被药庐里的人怀疑到,所以其他人回来的很晚,鹤见初云在破房子这边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多的时间,从王中柱到武胜五人材相继来到这里与鹤见初云汇合,可最后的吴贡却迟迟见不到人。

渐渐的,几人开始着急起来。

“老大怎么还没回来?”

“是啊,不会出事了吧?”

“他娘的,要不要进去救人!”

“等下!”鹤见初云赶忙出言叫住几人。

“你们别乱来!”

几人看了她一眼,全部坐定了下来,他们当然不是傻子,吴贡是什么实力,如果他遇到连他都难以应付的麻烦,他们进去那就是不是在救人,而是去送死。

“那现在怎么办?难不成就在这里一直干坐着什么也不做?”

“是啊,老大要是出了事,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不管了,我们先进去瞧一眼。”

“我也去!”

“老段!胜子,你们都给我冷静点!回来!”

“柱子哥,你还有没得良心?”

“赶紧走!”

“给老子都回来,莫要进去给老大添乱!”

“……”

鹤见初云皱着眉头,眼见场面变得越来越混乱,便直接起身大喝道:“站住!”

她释放出自己身为净阶修士的气息,几人当时就感应到了,全部顿住望向了她。

鹤见初云眼中带着一些冷意,如果不听她的,武胜他们丝毫不怀疑她会选择动手将自己等人暴揍一顿。

“鹤见小丫头,你说咋整嘛!”

“等!都在这里别动,谁要是敢自作主张,别怪我不客气。”

没有了吴贡,在场所有人中修为最高的鹤见初云自然就有了绝对的话语权,见状,几人也只能冷静下来,老老实实待在一边。

从正阶突破到净阶,可以说是一次质变,如果他们来硬的,五个人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斗得过鹤见初云,除非命神品级够高,但可惜的是真要比起命神品级来,眼前的这个少女可以碾压世上的所有人。

场面缓和了下来,但气氛却很诡异,每个人都闷着头不说话,在她的强压下,六个人愣是又等了半个时辰。

但到最后他们发现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吴贡并没有出事,他从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的方向骑马过来了。

不过他的衣服上全是血,衣角处也不断滴出来,插回刀鞘的刀柄有大量血溢出,已经凝固成了一层厚厚的血痂。

一见到他,众人就一脸欣喜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全部围了过去。

“老大!老大!你终于回来了。”

“你要再不回来,我们都还以为……”

“老大,你身上怎么全是血,伤的重不重?”

吴贡下马抖了两下身上黏答答的衣服,说道:“我没事,这些血不是我的。”

“是……哦,好像是?”

众人闻言仔细看了看,的确,虽然吴贡看起来是好像受了不轻的伤,但他只是精神有些疲惫而已,身上的衣服却很完整,不过上面的血迹太多,看起来就好像刚从刀山上滚过一样。

他挤开众人,就往破房子里走去,准备换一身衣服,一边走还一边说着自己的经过。

其实在武胜买到药后,药庐的人就已经察觉到不对了,虽然在武胜出城后吴贡等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可进去买药时药庐还是对他有了防备。

一开始,他很顺利地买到了冀灵玉在内的三种药材,只不过出了药庐没多久,就被某个家族派出的门客围住,他硬是一个人一把刀,杀出了一条血路,后面出城他也是往反方向走的。

当然了,一位疑似炼丹师的存在,怀英城内的家族根本不可能让他轻易地离开,自然是紧追不舍,但奈何吴贡不是一般人,识阶沉闻段,是少有人能够踏足的境界,在那些家族门客之中,只要没有识阶巅峰或者灵阶的出手,他几乎等于无敌,最后有两个识阶修为的门客惨死在了他的刀下,其他人被吓破了胆,吴贡这才得一顺利脱逃。

整个过程中,只有那些守军组成的杀伐军阵让他吃了点亏,有些许狼狈而已。

进了破房子,吴贡换回了昨日他进怀英城之前的装束,身上令人胆寒的煞气再配合那残留在身上的浓郁血腥味,他又变成了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吴贡,只不过脸上的妆容他没有动哪怕一下,没办法,顶着一张谁也不认识的脸行起事来太方便了,他都不舍得换回自己原来的样貌了。

不过脸上有点,他就让鹤见初云帮自己再补一下。

而在补好妆后,他望向王中柱询问道:“对了,我回来之前没出什么事?”

王中柱还没有回答,一旁的武胜等的就是这一刻,率先喊了句:“老大,柱子哥这狗日的没得良心!”

“嗯?”吴贡面露疑惑,他本来就只是随口问一句,没想到还真有事啊?

“怎么了?”

“是这样的。”鹤见初云插了句嘴,将半个时辰前发生的事情大致客观的说了一遍,听完,吴贡沉默了一下,然后起身对着武胜脑袋就是一下。

“老大!”

“以后你少给我冲动。”

“……我这不是担心老大安危嘛……”武胜捂着头,语气很是委屈。

“也幸好你们没来,要是来了,我可救不了你们。”吴贡说完,又对王中柱道:“干得不错。”之后又看向鹤见初云:“你也是。”

“行了,咱们骑上马赶紧走,这里不宜久留,晚了恐怕出事。”

众人点点头,谁也没有异议,毕竟怀英城中还有没有灵阶修士的存在谁也不敢肯定,也不敢去赌,要是存在着灵阶以上的存在,一旦动身,只凭那灵识,哪怕沈意身上再长两对翅膀都难逃,所以众人都麻溜地骑上马,跟着就吴贡沿着凹凸不平的土路朝远处奔去。

他们骑马连着走出十几里路,之后不是赶路就是聊天,身下的马匹几乎没有休息过,在天色暗下来时,他们在荒野上找到了一座已经被人遗弃掉的茶楼客栈,据吴贡所说,在前两年,这茶楼客栈可谓热闹非凡,他还是这里的常客呢。

而如今冀州邪祟横行,茶楼废弃也是必然的结果。

在战乱没有开始前,吴贡除了不能进入那些大型的城池外,在林州和冀州之中也可以说是畅行无阻,来去自由。

最巅峰之时,他手底下有着数百位弟兄,纵横黑蛇镇无人可敌,每天打架,赌博,抢劫,日子过得相当滋润,现在想想恍如隔世一般。

可能是跟自己时间最长的一个弟兄死在了自己面前,吴贡感觉自己已经不像是从前那些无所畏惧的自己了,以前的他觉得生活无非就是自酌自饮自消受而已,但总归要继续过下去,从未想过改变,而现在,他竟然期待着到了风州以后的日子,那是一个新地方,也将会迎来他的新生活,

他不会再打打杀杀,他想娶妻生子,朝看白水明天,暮望苍峰碧翠,是一个平凡没有过往的人,有一个自己的归宿,或许吧,他也不好确定……

废弃的茶楼客栈里空着的房不少,在短暂的闲聊过后,鹤见初云就随便挑了一间,点上油灯后,她就把白天买来的所有药材取了出来,用称一一整理,但买药的时候药庐掌柜以为她是被自家医师坑了所以让人取药时就少取了一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