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哪来的老怪物(1 / 2)

吴贡反应最快,回过神来后第一时间就把她往后面拉。

“丹火收起来,这里人有点多,我们去没人的地方再说。”

鹤见初云也知道丹火被人看到了会有麻烦,所以收起丹火点点头后就跟上了吴贡的步伐。

而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回过神来,看着鹤见初云的背影,脸上的表情从呆滞变成了不可思议。

“真的是炼丹师?”

“兔牌炼丹师的丹火是黄的还是红的,我记不清了。”

“黄的”

“不对啊,小丫头明明是红的!”

“她不是兔牌,烂娘耶鹿牌!”

“你怕是在放屁,那小丫头才多少岁?娘希匹要是老子儿子没死还比她大七八岁。”

“凡红紫绿青,你贼娘养滴老子没记错,红色就是鹿牌!”

“妖孽?”

鹤见初云在他们眼中一直是个小辈,他们也一直就是这样对待她,从不觉得她比自己等人高到哪去,如果有可能,鹤见初云这个富家女对他们来说甚至有可能只是一个移动的备粮,只是说那修练天赋让人眼红,但这这世上天资卓越之人也不少有,他们跟着吴贡走南闯北,也见过不少,她再怎么样,也只不过是比那些人强上一些而已,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还没到让他们一直念道的地步。

但是炼丹师可不一样,活了一辈子,无论是他们还是吴贡哪怕是在黑蛇镇里,获取丹药的途径只有抢这个字,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从来未曾见过所谓的炼丹师,更别提是鹿牌以上的炼丹师了。

虽然对炼丹师知之甚少,但他们也知道炼丹之术想要精进没那么容易,绝大部分炼丹师炼了一辈子的丹药,也才只是鹿牌炼丹师而已,而鹤见初云直接亮出红色的丹火,这如何不让他们感到惊讶和震撼?

修练和炼丹的天赋都如此卓越,这天下怕是没几个吧?

但偏偏他们眼前就站着一位。

这一刻他们看她的眼神完全变了,不敢将她看成小辈,要是再喊她小丫头,总让他们觉得自己在蔑视炼丹师。

“”鹤见初云撇了眼陈金田,没有说话。

炼丹一途,或许就是她最应该走的路,随着炼丹之术的精进,炼丹仿佛变成一件刻在血脉之中的事情,她越来越得心应手,这可能是自己的天赋所在,如果不出意外,以后的她,大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有着青色丹火的顶级炼丹师,至于修练天赋她万万不敢肯定这全因自己的天赋所为。

这已经足够离谱了。

大有可能是因为玄厉的存在,在上古龙族还存在的时代中,修练之人根本没有疫气之说,只是在龙族被成仙得道者杀绝后,才出现疫气侵蚀,而玄厉是龙族,应该对疫气有着克制作用。

说话间,几人在吴贡的带领下来到一个人特别稀少的路口,停下脚步,他转身看向鹤见初云,有些激动道:“再让我看看你的丹火,刚刚没看清。”

鹤见初云点点头,伸出手,赤红如丝绸般的丹火又在手心中出现,吴贡看直了眼,没多久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将手指伸了过去,触碰这丹火。

他的身体素质强悍,手指放入丹火中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但很快手指骨就传来让人难以忍受的灼烧感,感觉到不对劲,他赶忙收回手。

“是丹火没错了。”吴贡呢喃道,但话语中带着一些懊恼,但为什么懊恼也只有他自己才懂。

一年前从黑蛇镇逃出来做山匪的时候,他曾劫到过不少药材。

在无数丹药之中,不乏有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而其中一种叫做碧色玄明丹的丹药,吃了可能暂时没什么好处,但能让修士顺利的领悟出神通,更容易从灵阶突破至玄阶,即便有人突破至更高境界无望,吃下碧色玄明丹也有可能强行往前迈出一步。

那时的吴贡,就收集齐了这种的丹药的材料,但奈何炼丹师太少,他根本没有办法去找炼丹师帮自己炼制碧色玄元丹,于是就找了个机会把这些药材送到鬼市拍卖会上,卖了七十多万两银子加两件法器,当时他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

而这也不能怪他,没有炼丹师,药材齐了又有什么用?

还不如卖了换钱实在,可现在

他望着鹤见初云,心里暗暗道:“要是你早一年被灭门就好了”

如果有可能,他也愿意用七十万两白银加两件法器去换取碧色玄元丹的所有材料

可惜啊可惜

现在再懊悔又有什么用?能遇到个炼丹师,已经足够了。

“老大?你怎么了?”

“老大你发什么呆?”

见他那副表情,众人忍不住询问,吴贡回过神来,看了王中柱一眼后又看向鹤见初云,心情恢复过来,道:“姑娘,不就是买药材吗,这忙我们帮了,不过我想问一下,你这上面的药材都是用来炼什么的?”

鹤见初云松了一口气,随后回答道:“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培元丹蕴兽丹什么的。”

“小姑娘,这上面写了这么多字,要买的药材不少吧?你钱够吗?”

“不够我有!”吴贡说着就拿出了两块金条。

鹤见初云看了一眼,但没要。

“放心,我有钱。”说完,她往每人手上放了一百两银子,如果只是单单买炼丹药材的话,只要三百多两银子就够了,可按药方来买,就必须白白多花两百两银子的冤枉钱。

看着手里的一百两银子,吴贡疑惑起来,据他所知,在进城之前鹤见初云身上就只有不到十两银子,她哪来的钱?

很快他就明白了,这可是炼丹师啊,只要丹药卖得出去,根本就不会缺钱。

而且城中三个炼丹师在两个月前被禹国的强者直接轰杀,现在的怀英城急缺丹药,她要是去卖丹药,不得被疯抢?

“行,我知道了,就是有点好奇你卖了多少”

鹤见初云没回答,吴贡也不继续问了,这是她自己的事,不过帮了她这个忙,后面路上她应该会给自己几颗丹药吧?

自己都半年没有尝过培元丹了,都快忘记味了。

“都别傻站着,赶紧去帮鹤姜姑娘买药材去,你,买这三张纸上面的。”

“还有,小胜子,这三张你也拿着,剩下的每人两张。”

把所有写着药方的纸分配完,吴贡又看向鹤见初云,问道:“还有没有?”

“没有了。”鹤见初云摇摇头,但下一秒她却把段怀手里其中的一张纸夺了过来,这张纸是最小的一张,上面写着的药材也是最少的,只有三种,冀灵玉,顶上露和朱骨莲子。

“这张上面的,我自己去买就好了。”她说道,而吴贡也懂她的意思,虽说他不是炼丹师,但也知道这三种药材根本不能入药,只能用来炼丹,要是直接去药庐里买,百分百会被人发现。

不过他没有同意,又伸手把那纸张从鹤见初云手里夺来,说了一句:“这张我来好了,出了事我还能应付,但是你”吴贡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

“放心吧,我已经突破到净阶了,一些麻烦还是能甩掉的。”

“嗯?什么时候?你突破正阶破关段不是才过没多久吗?”

“就在昨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