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不要钱的帮手(1 / 2)

鹤见初云转头扫了一眼,她已经用最快的速度狂奔了,但后面追赶她的人速度更快,两边的距离随着时间流逝不断拉近。

情况不妙,她将一切看在眼底,但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表情,短暂的停留后又继续向前狂奔,穿过复杂的巷道,直接奔向大街之中,朝着远处已经成为废墟的建筑群而去。

而后面紧跟着她的几人中其中一个头戴红色鬼市面具,下巴处露出一小撮胡子的男人对着后面招了招手。

“她往旧余家的方向去了,你们跟上,我往那边追。”

“是。”后面有人应了一声,胡子男闻声点点头,回头一看却愣了一下。

“其他人呢?”

“嗯?刚刚还和我一起,怎么现在不在了?”

“跟丢了吧。”

“别管他们了,先把那女的拦住再说其它的。”

几人开始分头行动,三人继续追赶鹤见初云,胡子男则一个人钻进了旁边的小巷子中,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而鹤见初云就好像一台不知疲惫的机器一样,不断地迈开腿脚向前奔跑,迈出去的每一步都显得那么有力,可随着她跑的越来越远,她奔跑的动作却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这时,后面的三人距离她不足三丈远了,而且距离还在不断拉近。

而之前消失的胡子男突然出现在她前面,面具后面的双眼散发出贪婪的光芒。

“看你往哪里跑!”

斗笠下,鹤见初云的脸色还是没有变化,甚至说得上是呆滞,胡子男她当然看到了,但是她并没有因此选择改变方向,而是加快了速度,直接朝着冲去。

这反常的一幕让胡子男心里不禁疑惑起来。可还没来得及细想,鹤见初云已经来到了身前,他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将她控制住,但手刚碰到她,手指处就感手一股滚烫的温度。

下一秒,鹤见初云身体干瘪了下去,一瞬间化作一团带着颜色的灰烬,风一吹就扬扬洒洒的飘向四周。

“傀儡术?”·

另外一边,同样在奔跑的鹤见初云突然在一处死胡同里停了下来,身后追赶的人也随后在胡同口顿住脚步。

“跑啊,怎么不跑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却一言不发,追来的两人心里奇怪,对视一眼后便向前走去,可两步过后,鹤见初云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化作灰烬四散开来,突然灰烬荡开,一道剑气射出,两人一惊,慌忙进行闪躲,不过剑气已经在傀儡身上存在了太长时间,本来有的威力大部分衰减,还没到两人跟前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虚惊一场,两人回过神来,看着鹤见初云已经灰烬的傀儡陷入沉思当中。

什么时候?

她本人去哪了?

而在同一时间,真正的鹤见初云早就在一家茶馆内吃着早饭了。

“小二结账。”

“好勒客官,总共十文钱。”

付完钱,她用帕子擦了擦嘴,悠哉悠哉地出了菜馆,这时沈意问道:“你那两个傀儡怎么样了?”

“这……应该差不多了吧。”她回答的不是很确定。

傀儡之术她也只是初成而已,还没有到了精深的地步,在将傀儡扔出后,她就感受不到它们的存在了,不过留在其中一个傀儡身体中剑气她倒是能感应到,现在已经消失了,显然是出了意外。

但这些已经无所谓了,早在进茶馆前她就换了妆束,斗笠摘了,面具也摘了。

她现在变回了姜乙乙,又或者说是新名字风吟香。

哪怕是胡子男等人现在站在她面前,也认不出她就是在鬼市里卖丹药的那个怪女子。

离开茶馆后,她先后去了好几家店铺,买了各种纸张,笔墨,一些用来易容的材料,上好的马匹饲料,还有用来给沈意改变样貌的树胶什么的,林林总总的加起来了十多两银子。

直至最后,她在距离一个药庐大概十多米的柱子前站住,望着药庐人来人往的入口不禁犯起了难。

虽然因为没有炼丹师的缘故当地的家族开始迁移,但这里毕竟是他们的根基,那些家族只是暂时去别的地方谋求生存而已,他们并没有完全放弃怀英城,所以还是留着一些产业在这里。

而两个月前玄阶强者之间的战斗使怀英城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很多人无家可归,整日游荡在街上,导致当地治安很差,那些家族为了保护自己的产业不会受到影响,自然就少不了派门客镇场子。

尽管鹤见初云没有从正门去看,但也从人群中隐约看到了好几个守卫在药庐里外的家族门客。

这种情况,她要是大摇大摆地进去药庐买炼丹的材料,不被人盯上都算是老天瞎了眼。

要知道,怀英城现在急缺炼丹师,如果她被人怀疑是炼丹师,那药庐背后的家族恐怕掘地三尺都要把她找出来。

她不傻,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在柱子旁边靠了一会,她就果断选择回客栈去了。

不过她并没有放弃,刚到客栈就一刻也不耽搁,取出笔墨就哗哗哗写了起来,对她来说,现在需要的丹药一共有四种,培元丹,精品培元丹,炼气丹,聚气丹。

而沈意刚需蕴兽丹,她准备全买精品蕴兽丹,如果没有和材料不足,下位替代便是普通蕴兽丹。

这些时日她的书也不是白看的,她要把这些炼丹材料全部分成各种看起来比较正常的药方,这样能够最大可能的避免被人怀疑到。

只不过其中炼制蕴兽丹的冀灵玉,顶上露以及炼制培元丹的朱骨莲子找不到能相对应的药方,但这些无所谓了,大不了冒点险去买

还有,她想像在巨阿城里一样,用钱雇几个乞丐或者路人什么的帮忙去买,当然,这样做很麻烦,虽然她要买的炼丹材料不是很多,光蕴兽丹材料也只不过要十份而已,可分成一份份药方来买的话,那量可就大了去了,而她还钱雇人藏头露尾的,这看着就非常不合理。

因此,被她用雇佣的乞丐或者路人是最容易怀疑她是炼丹师的存在,哪怕不会怀疑她是炼丹师,而是朝廷要犯,这也够她难受得了

另外就是她还得保证自己所雇佣的人够老实,不会卷钱跑路。

这显然很困难,她想要保证自己不会遇到任何麻烦,自然是越快完成越好,拖得越久就越容易被怀疑上。

而她突破到净阶又不是多长了几对眼睛,一次性雇十几个人她根本看不过来,所以,多冤枉钱是必然的。

她也只能安慰自己,多买的那些药材或许以后就用得上。

至于为什么非得在怀英城内买炼丹材料?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接下来他们要去的冀州城可不是一般的城池,因为地理位置特殊,旁边就是著名的白澜大河,从古今至冀州城都与大景风州有着密切的贸易往来,使之经济极为发达,是为数不多的大城,如果这个世界的城池也分一线二线的话,那么冀州城就是超一线城市。

未战乱之时,城中都常驻着一位玄阶尊者,而现在战乱年代,大梁皇族更是派了三个玄阶尊者驻守,而她和吴贡等人身份特殊,在城中多待一分就危险一分,吴贡早先就说过,他们不会进城,会在城外直接联系他的那位老友,然后坐商船进入大景风州。

出了怀英城,她就不可能再有机会去买什么炼丹材料了,必须在这里就把一切搞定。

不多时,她就将心中所想的各种药方全部写在了之上,细数起来足足又十几张纸。

做完这一切,鹤见初云才长舒一口气,但她没有过多休息,而收起写满药方的纸页后就出了门,准备在到外面物色一目标。

没多久,她就看到卷缩在桥底下的两个乞丐,正准备过去,但下一秒眼前的路就被人挡住了。

“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