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贪吃祖宗(1 / 2)

与吴贡等人分别后,鹤见初云就迅速换了一身妆束,在城里转悠起来,寻找着鬼市的面子。

不过怀英城被破坏的太严重,几乎超过三分之二的建筑被毁,朝向西北两面的城墙早就没有了城墙样,支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木架子,到处都在重建。

也不知道她走到了哪里,然后停了下来,迷茫地看着四周。

“这里怎么会这样?”

在这座城池里,她别说是找到黑市的面子了,哪怕连间商铺都找不到。

无奈,她只能走向不远处一个正在削木板的男人。

“大哥!大哥!……”

可能是男人太专心了,鹤见初云一连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直到鹤见初云走到他面前时,他才抬起头往她平平无奇地脸上扫了一眼,但又很快低下头去,继续削着长板凳上的木板。

“什么事?”

“呃我初来此地,在城中迷了路,请问一下,城中可有酒楼这样的地方。”

“有。”男人头也不抬的说道,声音很冷漠。

鹤见初云一喜,连忙道:“太好了,那还请大哥帮我指明一下方向。”

这次男人不说话了,自顾自地在那削木板,像是听不到鹤见初云后面说的话一样。

“大哥?”

“大哥!”

她又开始呼喊起来,但男人自此之后再没有理过她。

鹤见初云忽然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礼貌性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变得面无表情。

她伸出手,在对方面前的木板上放下了一摞铜钱,用不含半点情感的语气说道:“我给你五十文钱,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

这铜钱,就好像某种开关一样,看到它,男人脸上终于有了一点表情。

抬头又往鹤见初云脸上又扫了一眼,他突然伸手将这五十铜钱收了起来,那动作又快又急,生怕谁跟他抢似的。

钱入了口袋,男人才放下手里的活计,带上了几分热情对她道:“你要去酒楼,往城东走就是,现在咱们这地方也只有那边算得上是好的了。”

“其它地方都是这个样子?”

“嗯,很多人都无家可归,都忙着建房子呢。”

“……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事说来长,要怪就怪那些从禹国来的奸细,来咱们这里被人发现后就打了起来,当时就连尊者大老爷都出手了。”

“玄阶尊者?”男人的话让鹤见初云一惊,随即更加疑惑起来,这城池四周的破坏很严重,但她一直以为是灵阶修士之间的战斗造成的。

可要是玄阶的话,以他们那恐怖的破坏力,作为战场的怀英城只有被推平结果,毫不夸张的说,它根本不可能还存在。

她现在有理由怀疑,眼前这人根本不清楚玄阶是什么样的存在,不过他后面的话又让一切变得合理了起来。

“玄阶尊者?对,就是我说的尊者大老爷,但他们没打多长时间,很快就被我们这边的尊者大老爷挪移到了百里地之外,要不然呐,我们这地早就毁了,就是……”说到这里,男人脸上露出一些悲伤。

“就是我妻儿老小全死了,现在就剩下我一人。”

鹤见初云瞥了他一眼。

想要问路得给钱才会说,眼前这家伙怕是没少干,坑了不知道多少经过这里的旅者。

不过对于他的悲剧,她也不能说什么,罪有应得之类的话未免太伤人了些。

而从他的话里来看,为了怀英城这个地方,禹国应该计划了很长时间,甚至是派了玄阶的尊者过来。

至于禹国为什么用这么大的手笔,其实也不难猜出,在怀英城盛产着一种灵药,叫做鹰尾灵,这东西是炼制沸血丹的其中一种材料,早就在出常州之前鹤见初云就从他人嘴里听说过,每天都会有大量沸血丹从怀英城中运出,然后送往灰地沼泽。

而怀英城到灰地沼泽的补给线不长,要不了十天半个月就能到达。

很显然,怀英城的存在给禹国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但这些可不是她应该想的事情,现如今她要做的是赶紧把手里丹药换成银子,可看怀英城现在这般模样,这鬼市有可能是不存在了,她得再找一个卖丹药的路子准备着才行。

于是她又向男人询问道:“这城东可有丹堂?”

“丹堂?”男人愣了一下,后面反应过来,疑问道:“你可是要找炼丹师老爷?”

“嗯嗯。”鹤见初云连忙点头。

“呃……”看她这样,男人面露犹豫之色,然后缓缓说道:“你有所不知,在两个月前,我们这里的三个炼丹师就已经死了……”

“啊?”他的话让鹤见初云一愣,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炼丹师死了?

还死了三个?

“三个炼丹师,全死了?”

“是啊,全死了,你要是想买丹药,还是去冀州城吧,现在咱们这里一枚丹药的价格可翻了好几倍呢,那些大人家各个都争着抢,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根本买不着。”

“……”

鹤见初云点了下头,男人这时问道:“还有什么要问的?”

“没有了。”

“没有了那你快去,我手上还有活要忙。”

鹤见初云没有停留,转头就走了。

本来她还想问一问为什么这城中的家族都在往外迁移,但现在不用问她也明白了,炼丹师全死了,没有了丹药的供应,生活在这里的家族根本没法发展,不离开还能怎么办?

能成为炼丹师的人可谓是万中无一,从大梁开国之年开始算,济元司里炼丹师从来就没有多少闲赋的,最巅峰时期,也才十几个而已。

至于如今的大梁济元司还有多少闲赋状态的炼丹师?这她倒是不敢肯定,但五根手指绝对能数得出来。

而这种情况下,还一次性死了三个,这对大梁来说这损失可比直接损失一座城来得大。

现在怀英城处于没有炼丹师的状态,武川济元司想要派遣新的炼丹师过来恐怕也困难重重,不为什么,就拿鹤见初云自己来讲,如果她是归属于济元司的炼丹师,听到自己要去的地方是正处于战乱的冀州,那她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没事谁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有高手护卫着也不行。

所以,怀英城没有炼丹师的日子可能要持续一段时间。

重新骑上马,鹤见初云拿出罗盘就朝着男人所说的城东方向而去,果然,走了一段时间后,一些完好的建筑映入眼前,也终于看到了这座城市本该有的繁华。

沈意也借着她的视线到处看,忽然他喊道:“老妖婆,看那边。”

“哪边?”

“你右边。”

“哦,卖面点那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