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男人之间的事(1 / 2)

见吴贡同意,鹤见初云笑了笑,取出自己专门用来易容的工具箱,着手准备起来。

现在第一步就是帮这六个人易容,她首先从陈金田和邝康两人下手,因为这两人的面相是他们之中看起来最柔和的,易容起来也比较方便一些,所以很快就完成了。

而两人在改头换面后还没来得及查看自己现在长什么模样,就在鹤见初云的吩咐下被吴贡赶了出去。

加上鹤见初云,他们一共七个人,七个人,六匹马,想要狐假虎威进入城中可不行,所以他们还需要一匹马。

本来鹤见初云的意思是让他再拿出一块金子去找路上找路人买,但他却不愿意。

不为什么,刚刚给鹤见初云的那块金子是他储物空间里所有金子当中最小的一块,几百银子买一匹普普通通的马,再需要他也不会同意啊。

而吴贡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种亏他会吃就怪事了,然后就让两人出去想办法抢一匹来。

鹤见初云也懒得管,继续忙自己的。

易容这事,心细手巧才行,也很费时间,帮剩下四人改头换面,她用了超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其中最难的就是吴贡,因为下巴处缺了一块,而且当年被人用刀砍中时还伤及了骨骼,尽管如今已经痊愈,但左右脸却极为不对称,一边高一边低,右脸下方的脖子皮肉堆叠在一起,皱褶得就好像在俯视一座袖珍的迷宫。

为了抹除掉缺脸煞吴贡脸上明显的特征,鹤见初云也花不少心思。

缺了一角的下巴她用粘土填充,再用脸胶封住固定,然后上色。

脖子处皱褶的皮肤就用面皮盖上,抹平。

至于不对称的左右脸,她就用针蘸墨在上面点点戳戳,强行将他低下去的右半边脸拉高了一些,看起来与左半边脸对称。

费了好一番功夫,吴贡也终于看着像个正常人了些,就是嘴巴有点歪,看着有些别扭,不过顶着这张脸出去,应该不会有人怀疑他就是缺脸煞吴贡。

一旁已经易容完成的三人此时正争抢着铜镜,一遍遍看着自己的新面孔。

“真是神奇了,每次看我都没认出来这是我自己。”

“你莫看咯,把镜子给我!”

“你不是刚才才看过嘞嘛?”

“该我咯!老段你给我死一边去。”

“拿到拿到。”

“拿来,哎呦,真是稀奇……”

“小丫头,你应该给我整好瞧点,看着普普通通呢。”

“你长得本来就丑,你要多好瞧?”

“滚开。”

“……”

在几人打闹间,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众人回头看去,只见陈金田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身后不远处的邝康正在栓马。

不用说几人也知道,这是得到收获回来了。

他们走出去一看,嚯哟,这马喂得还挺壮实,当即就有人疑问道:“你这马从哪里搞来的?”

邝康嘿嘿一笑,说道:“从一个富家子手上借的。”

“嗯,看他旁边的侍卫都不咋样,我和三屁股一寻思,就动手了。”

对于两人的解释,谁也没有多问,吴贡顶着一张新面孔,一出来,便大手一挥,喊道:“这匹马我要了,胜子,你骑我那匹。”

说完,他也不等别人说话,直接骑上了这匹壮马,而后对破房子里喊道:“小丫头,你怎么样?”

“等我一下。”

鹤见初云的声音从里面传了过来,话音一落,门就被关的严严实实的。

当门再打开时,她已经换上了一身艳丽的红衣,出来的那一刻,这天地都仿佛失了颜色。

众人呆了一下,直到看见她盯着姜乙乙的模样后才回过神来。

吴贡感叹了一句:“不愧是大人家里出来的人讷……”原本他还有些担忧,但看到穿着红衣的鹤见初云后,他一下子就有了信心,因为普通人家可培养不出有着这般气质的女子。

鹤见初云自顾自地上了马,然后在马背上往每个人身上都看了看,最后点点头。

之前她就让他们换一身行头,现在看着算是有点样子。

“好了,我们走吧。”说着,她带上斗笠,用面纱遮住自己的样貌,骑马走在前面,而吴贡在其右。

“你们记住了,从现在开始到在我们出城之前,你们只能叫我小姐,别的不许叫,知道没有?”

“知道知道,这我们当然懂。”

“要是有人问我们你叫什么怎么回答?”

“看你们眼力行事,如果实在不得已,就说我叫凤吟香好了。”

“那我们叫什么,不能还叫原来的名字吧?”

“呃……”鹤见初云翻了个白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始给几人取名,从王中柱到武胜,年龄由大到小排开,她分别给他们取了凤一到凤五等名字,而吴贡自己的假名由他自己来取,叫龚天。

在他们商讨之中,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怀英城外的田地之中,后面几人看着四周忙碌的奴隶和凶恶的守军,还有越来越近的城墙,王中柱等人忍不住想要笑。

他们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说紧张吧但是又没那么紧张,就是想笑,尽管几人极力地在憋,但最后还是有人没憋住,趁着没人的时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听到声音,鹤见初云回头看了一眼,冷着脸喝道:“不准笑,都严肃点!”

吴贡也是怒骂道:“娘希匹的,谁再给我笑,等下老子把他吊起来边打边让他笑。”

在他一番威胁下,后面骑马的几人顿时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出声了,他们之中,时间最短的也跟了吴贡四年时间,最长的王中柱跟了他十一年,他们对吴贡非常了解,跟着他,虽然遇到危险他不会置之不理,但要是惹他不高兴,事后他说要把谁谁谁怎么样可从来不会开玩笑。

说了必定做到的那种,哪怕中间有事耽搁了,过几天他要是再想起来,也照样毫不留情去完成前几天许下的承诺。

这下几人哪里还敢笑?原来的笑容瞬间僵住,然后变得没有表情起来。

而吴贡冷哼了一声后,不再言语。

随着他们距离城门越来越近,周围很多的兵卒都将目光放在他们身上,不时切窃私语。

“那些人是谁?”

“谁知道啊,不过我看前面那女子身份应该不简单。”

“奇了怪,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以前没见过。”

“要……要拦吗。”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