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兵过如篦(1 / 2)

叛逆契约兽正文卷第222章兵过如篦刘大娘家院门大开着,门外鹤见初云花了八十六两银子买的骏马就栓在外面,走出门,熊迎春就挑着扁担从远处走来,将两边好几个包袱全部挂在了“绝影”身体两侧。

“熊叔,你这是……”

熊迎春把扁担往边上一放,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道:“这都是老乡们送你的,就收着吧,咱们也没银子给你做盘缠,这些东西你拿去路上吃,别饿着了。”

包袱里装着的都是煮熟的鸡蛋,烤面团,馍馍什么的,鹤见初云看了一眼后顿感鼻子有些发酸,吸了一口气,她强忍着泪水说道:“熊叔,谢谢你……”

“什么谢不谢,你也算我半个熊家人,客气话就不要说了,记得以后来看望咱们。”

“我会的。”

“你记得就好,不是要去找秦爷吗,你去吧。”

“嗯嗯,那我就先走了。”

鹤见初云随后骑上马背,对沈意示意了一下,他心领神会,当即化作一团光芒钻进了她的意识空间指中。

双脚一夹马肚子,绝影迈动蹄子缓缓向前。

熊迎春甩了甩手,目送着她骑马离去。

走远后沈意不禁问道:“你找秦爷做什么?你没跟我说过这事啊。”

“保险起见这么做而已。”鹤见初云平淡地开口回答了一声。

她一晚上没有睡,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在思考李恒这件事,如果他已经将自己行踪透露给了外界,那么找到稻果乡的人绝对不会是善茬。

她不敢赌,一旦有点差错就有可能使整个稻果乡一百三十二口人全部死于非命。

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所以才会决定走之前去找秦爷商议一番。

等到了秦爷住宅,其膝下的几个儿子立刻热情地将她请了进去。

就座后,她也不废话,立刻进入正题,将自身的情况以最严肃的口吻与秦爷说了一遍。

“……”

“现在外面的江山还是项氏的?”

“嗯,不过现在项氏子弟大多依国而姓,改为梁了。”

“哦~那依你只见,什么时候开始为好?”

“自然是越快越好,今天即可,要是晚了,那可就……”后面的话鹤见初云没有明说,但秦存先也明白她的意思,当即点点头道:“也行,老夫等下就去召集大伙,让他们快些从村里撤走。”

“那秦爷可有想好离开村子后去什么地方?”

“这个你就不需要担心了,我在这里活了一辈子,周围都有些什么山阖我再清楚不过,藏起来准保没人能找到。”

“既然这样,那小女就先去了,您……保重。”

谈了大概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得到了秦爷确认后,鹤见初云就要告别离开,不过就在她起身时,对方却叫住了她。

“你先等一下。”然后秦爷也起身,在鹤见初云疑惑的目光下继续道:“三百年前因你祖上出手,才让我们得以在此地延续,都是托你祖上的福,没想到三百年后还能遇到他的后人,这缘呐,真是妙不可言。”

“秦爷,你……”

“诶,你家族惨遭大祸,我们也无能为力,不过一些忙我们能帮都尽量帮。”

此时秦爷的二儿子手里端着一个积满尘灰的木盒走了过来,将其放在桌上后打开,里面的物品是一块令牌,不过放了很多年,表层都包浆了,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

鹤见初云观察片刻,发现这东西虽然看着很不一般,但其实只是一件很平凡的物品,并没有什么妙用。

“这是……?”

“这是北霜孤客盟的天字令,是从我师祖传开始下来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但你带在身上,兴许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听完秦爷的话,鹤见初云表情呆滞了一秒,意识空间里的沈意直呼好家伙。

“好家伙,孤客盟,还尼玛是天字级别的。”

关于孤客盟,沈意是从他人嘴里听来的,虽然了解的不是很多,但也知道个大概,简单来说就是很庞大的杀手组织,属于一流势力这个范围。

孤客盟分为两个派系,一个叫北霜孤客盟,另一个叫南霄孤客盟,两个派系之间有什么差别沈意不知道,但孤客盟里面的杀手都是独来独往,每一个杀手分为天地玄黄从大到小四个等级,由杀手的实力对应。

如果某个孤客盟的杀手持有玄字令,那便有权限调动黄字令的杀手,以此类推,手持天字令的杀手,则可以可以调动地,玄,黄字令的杀手。

尽管不知道令牌有多大的号召力,但这秦爷能拿出这玩意来,他那师祖怕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鹤见初云也没想到这东西来历这么大,等缓过劲来,她望着秦爷使劲摇着头。

“秦……秦爷,这东西……我受不起啊。”

秦存先完全不在意,摆摆手把令牌拿起强行塞进了她手里。

“你就收下吧,这东西留在我这里也用不着,若它真能在以后帮了你大忙,也算是报了你祖上当年的恩情。”

“秦爷……”

“去吧去吧,赶路要紧,老二!”

“爹!”

“送客吧。”秦爷一甩袖子,背着手走进了房屋后面。

而他的二儿子也随后上前,对鹤见初云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姜姑娘,路上务必小心。”

……

从秦爷宅子里出来,鹤见初云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等她用手搓了搓令牌上的包浆,上面露出了一个龙飞凤舞的天字后,才深吸了一口气上了马。

绝影缓缓出了村,朝着远处的联绵山峦渐行渐远。

“哎呦,真是祖坟冒青烟咯,老妖婆收了这么一份大礼,开不开心?高不高兴?刺不刺激?像不像过年?”

“你别闹我!”

鹤见初云的目光在令牌的天字上看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将其收入储物空间中。

沈意借着她的视角望着前方,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诶,老妖婆,昨晚二蛋说要给你送行来着,让你等他,你怎么不等啊?”

“呃……”经过沈意这么一说,鹤见初云才想起这么一茬。

“难不成回去啊?”

“随你便咯。”

“算了吧……”摇摇头,她之后又将挂在马匹两边的包袱全部收入了储物空间中,接着双腿再一夹马肚子,加快了一些速度。

沈意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每个男孩子小时候都希望有一个姐姐,老妖婆这一个月很完美的扮演好了一位温柔大姐姐的角色,这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可是绝杀。

现在她一走,熊二蛋那小子怕死要哭死了。

而正如沈意所想,此刻的村字里,刚醒来的熊沛第一时间就冲进了鹤见初云原本住的偏房,发现人没在后就跑出院子到处寻找,可无论他怎么找,都没找到鹤见初云这个人。

在村子外摔了几跤,最后他满身泥巴的爬在家门口大喊大叫,撒泼打滚。

“我要姐姐!我姐姐走了!”

“爹!我恨你!”

“为什么不叫我起床!哇哇哇!”

“姐姐,你去哪里了呜哇……”

“姐姐……”

“……”

他喊了半天,鹤见初云没喊来,反倒喊来了刘大娘,拿起竹条过来对他就是一顿毒打。

……

“对了,你那个易容术可以对我用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