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是时候离开了(1 / 2)

叛逆契约兽正文卷第220章是时候离开了花草,山石,泥尘搅合在一起,形成一条巨大浑浊的长龙,与被连根拔起的无数树木一起飞向了风眼。

在风眼之中,哪怕实力足有半个灵阶强者的镯珠娘娘也难以反抗。

在九级天引万灵爆恐怖的牵引力下,她在风眼中的身躯不受控制地卷缩成一团,细密的蛇鳞下强力的挤压下大片大片的从躯体上脱落,偏粉色的妖血更是从破裂的血肉中喷涌而出。

为了避免被自己的扔出的天引万灵爆误伤到,沈意也是爆发出自己最快的速度飞行,很快,轰隆一声巨响炸的他双耳短暂的失了聪,荡开的冲击波更是让他在空中暂时失去了平衡。

等稳住身形,沈意回头看去,就见漫天的血雾夹杂着木屑纷纷扬扬。

连湛蓝的天空都被红了。

这样的画面,再借镯珠娘娘两条命她也活不了。

“呼~”沈意长舒了一口气,缓缓降落在地上,放开了鹤见初云。

“解决!”

鹤见初云望着一片狼籍的巨坑忍不住出神,注意到她在发呆,沈意开口催促道:“发什么呆啊,赶紧去把妖丹取了。”

“哦!嗯嗯。”回过神来,她点点头,跳进了巨坑之中,在散落一地的尸块中找到了一截镯珠娘娘留下的尸身,之后运转体内灵气,析出一颗纯白如玉的妖丹。

而沈意则飞向了镯珠娘娘的巢穴,果断钻入其中,奔着最深处的玄藤血髓就去了。

等到了之后,他先是将里面被吸成皮包骨头的干尸全部挖出,然后取出储物空间中将早已准备好的木桶,用爪子划破两个“杯子”之间的血囊,用木桶接取里面流淌出来的液体,这液体血红晶莹,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看着就好像红宝石融化而成的一般。

把玄藤血髓接了一滴不剩后,沈意紧接着又把魔爪伸向了血髓的产出者,玄藤。

玄藤血髓是玄藤在生长到一定程度后分泌出来的精华,而玄藤本身也是一种天才地宝,沈意自然不可能放过,将它们像切胡萝卜一样一截一截的割开,往储物空间里扔。

不过后面鹤见初云进来后纠正了沈意,这洞中的藤蔓可不全都是玄藤,目之所及大部分都是普通的藤蔓,并不能都作为真正的玄藤来使用,得是那种通体黑亮的藤蔓才能算的上是玄藤。

无奈,沈意只能把之前挖出来的藤蔓全部扔掉,跟着她去仔细辨别,寻找着真正的玄藤,而这一找,就是近两个时辰的时间,他们把镯珠娘娘巢穴挖了个千疮百孔,得到的玄藤总共也就六根,最长的和她手臂差不多长,加在一块不过一斤。

但这也够了,哪怕鹤见初云炼丹用不到,卖出去的话最短的那一根也能卖五六百两银子的高价,至于那玄藤血髓,沈意接着了一桶半,拿去黑市的拍卖会上,如果运气好,也能到手几万两银子。

确认洞中已经没有玄藤了,沈意就出了巢穴,带着鹤见初云离开了此地。

等回到村子时,天已经黑下来了。

村口前,一大群村民打着灯笼火把围在一起,落地的沈意顿感疑惑:“怎么回事?今天过节了?”

在稻果乡生活了三个月,沈意对村子不说有多熟悉,但了解可以说得上,到了晚上,除了一些人会串门外,大部分都会待在家里,洗洗准备睡觉。

村子想要在晚上也是一副热闹景象,只会是在过节的时候。

鹤见初云昏迷期间,村子迎接新年的那一天就是如此,一村子的人熬了个通宵。

“先过去看看。”鹤见初云对沈意示意了一下,快步走了过去。

一到跟前,人群中的孟断指就说道:“诶!姜丫头,你这是去哪了?”

“我去找镯珠娘娘去了。”

“哦……什么?你找谁?”

“找镯珠娘娘。”

“你……你找镯珠娘娘做什么?”

听到鹤见初云的回答,村民们脸上都是一惊,一双双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而她脸上带着柔和放松的笑,说道:“没做什么,就是找她谈判去了,镯珠娘娘也答应我了,她以后不会再找村里的麻烦。”

“真的?”

“小姜,你可不要骗人啊!”

“没有骗你们,是真的,不信你们问玄厉,他和我一起去的。”

村民们望向沈意,而他也很配合地对着众人点点头。

这镯珠娘娘当然不会再找村子的麻烦了,哪怕想找也没机会啊。

早就凉了……

得到确认,村民们一时间没回过神来了,极力消化着这天大的好消息,一个个都没有说话,这时鹤见初云转移了话题,问道:“嗯,你们聚在这里做什么?”

孟断指很快道:“我们也是刚刚才回来,之前出去找人去了。”

“找人?又有人失踪了?”

“不是人,是猎户家养在棚里的那匹马儿被人偷走了,然后我们大伙才跟着他出去外面找。”

“你们知道谁偷的?”

还没等村民们回答,人群后面就有人喊了一声。

“怎么不知道,就是那个外乡人偷走的。”喊话那人背上背着一把弓箭,此人就是村里的猎户。

而听到马是外乡人偷的,鹤见初云一怔,紧接着转头看向沈意,对方也将目光看向了她。

对视了几秒后,她回过头,再开口时,语气有些发冷。

“找到没有?”

“没有,都晓不得往那边跑呢。”

“白天的时候看人晕倒在地上,我们几个一起把人送回孟断指他家,等猎户马丢了,孟断指回家拿东西才发现人跑咯。”

“算了算了,就是一匹马而已,人家要就给他,先回去。”

“姜丫头,你也先回家好嘛。”

寒暄了一阵,围在村口前的村民没一会儿就散开了。

鹤见初云没说什么,沉默着向刘大娘家里走去。

周围都没人了,路上沈意出声道:“你不是说那人不会跑的嘛?”

“我不知道。”

沈意还想嘲讽两下,但还没开口,他就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说早知道什么什么的,这不是事后诸葛亮嘛?

找镯珠娘娘之前,他也相信李恒不会跑,毕竟如果他是修练者,在这样的世界里,修为不会再有进步,甚至有可能变成普通人,这样的代价太大了。

就好像一个人小时候遇上了一个算命的瞎子,瞎子对他说你长大后会操劳贫穷一辈子,不会有任何建树。

而且这瞎子算的还很准,他说如此,后面的事情也必然如此。

一眼看尽了人生,却无法改变,这样是很绝望的。

“李恒就这样跑了,真的会让他修为在无法进步,然后一辈子卡在当前境界?”

“嗯。”鹤见初云点点头。

“你有几成把握?”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