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娘娘疯了(1 / 2)

“拜拜祝,拜拜敬,拜拜乌风常见乐。”

“拜拜立,拜拜顺,拜拜幽岭长躯过。”

“拜拜高,拜拜富,拜拜宝相小儿笑。”

“……”

随着秦爷的声音,周围的村民也跟着开口念了起来,沈意左右看了看,这荒郊野外的,念这些东西,听着就很是瘆人。

鹤见初云犹豫了一下,为了不犯什么禁忌,也只能跟着一起念。

秦爷也同样如此,不过他念着念着声音就没了,步子也在随后停住,手中桃木剑也同样的顿在空半中。

但他嘴皮子却没有停,极为快速地念道着其它的什么东西。

没多久,可能是念得差不多了吧,秦爷手中的桃木剑向前一刺,然后一扫,三张黄纸在拂过那三株香时,瞬间被点燃。

火焰燃烧着,渐渐点燃了桃木剑本身。

看到这一幕,秦爷以双手掐诀的方式握住了桃木剑,剑尖朝上,他嘴里停止出声,变得和之前一样,站在桌前一动不动,好像变成了一座雕像一般。

古怪的是,燃烧在桃木剑剑尖处本该很快就熄灭的火焰竟然没有灭,以一种违背物理规则的方式一路向着

眼看着火焰即将烧到手,但秦爷却无动于衷,依旧掐诀紧握着桃木剑。

而就在火焰烧到他拇指指甲盖的这一秒,一阵阴风吹来,吹得树叶沙沙作响。

燃烧着的火焰瞬间熄灭。

沈意眼睛瞪大,本该感受不到冷的他竟然在此时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旁边的村民也都不由自主地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而阴风过后,沈意就清楚看到四周很突然的就起了浓雾,气氛变得更加瘆人起来了。

感觉到不对劲,村民们纷纷停止念叨,转动脑袋四处查看,数秒后,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一个方向。

只见秦爷身前仿佛有两道看不见的屏障,将周围的升起的浓雾尽数挡在了两边。

也不知道是记忆错乱了还是自己眼花了,沈意总感觉本来生长在秦爷面前的树木消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一条路。

实际上,秦爷面前到底长没长树他也不记得了。

诶,模糊了视线来看还真像一条路,很宽很长,也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哗啦~

又是一阵阴风吹过,一种莫名的气息萦绕在周围,众人大气不敢喘,全部看向这条难以诉说清楚的道路。

桌前掐诀握剑的秦爷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过了一会儿,道路两边的浓雾竟然合拢起来。

不对,不能说是合拢,只是说有一部分迷雾好像越过了无形的屏障,像云一样糅合在一起。

随着浓雾凝实,不多时,沈意看到它们组成了一个鸡爪形状的东西。

这“鸡爪”好像是活的,在出现的这一刻,就很缓慢地朝着秦爷这边蠕动了过来。

旁边的鹤见初云坐直了身子,右手微微垂下去,明显感觉到她的神经紧绷了起来。

沈意眨眨眼,重新看向那条路,此刻由浓雾组成的“鸡爪”不再透明,他看得更迷糊了。

“这是什么玩意?”

距离太远,再加上天黑的缘故,沈意很难看清楚那东西身上的细节,不过随着那“鸡爪”的接近,他终于看清了,那根本不是什么鸡爪,而是长着三颗脑袋的巨蟒!

只是高昂着的前半部分身躯从正面看起来像鸡爪而已。

目测身体宽度接近两米,庞大的身躯走在地上将整条路都挤满了。

那三双猩红的眸子,仅看一眼,沈意就有种周围全是眼睛在注视自己的感觉。

随着镯珠娘娘不断靠近,她前半部分身躯开始出现一些变化,腹部出现一道道皱褶,然后垂下变成一件带着黑边且宽松的白衣,垂下盖住了臃肿肥胖的身躯。

她化形成了一个人身蛇首的怪人,变得很流畅很丝滑,尽管沈意全程盯着,也没看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好像阳台边晒着衣服,晚上关灯躺床上的时候,目光看向那件衣服时总感觉像是那里站了个人,太逼真了,越想越让人心慌慌的,实在受不了,便起床想把衣服拿去换个地方晒,结果一开灯,玛德还真是一个人……

镯珠娘娘化形的这一刻,周围村民的身体全部僵硬起来,呼吸也变得困难了,空气好像粘稠了很多。

沈意也是打了个哆嗦,不是害怕,而是起了鸡皮疙瘩。

神庙中镯珠娘娘的雕像还是太保守了些,正主光看着就有一种极为噎人的油腻感。

特别是她那头发,就好像刚捞出来的水草一样纠缠在头皮上,还糊着厚厚一层油脂。

他不自觉地看向鹤见初云,发现她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去看。

过了一会儿,镯珠娘娘来到距离桌子后不到一丈的地方,原本一动不动的秦爷也在这时有了动作。

只见他将手里的桃木剑往地上一插,整个人五体投地匍匐在地上,大喊:“拜见镯珠娘娘!”

他声音响起的下一秒,其他的村民也学着他的动作同样匍匐在地,异口同声:

“拜见镯珠娘娘!”

鹤见初云想了想,也做了同样的动作,没敢让自己表现的太过异类。

镯珠娘娘站定,三颗蛇脑袋转动,扫视一圈,最后中间的那颗蛇头低下,俯视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秦爷。

身高一米八的秦爷,哪怕站着,在身高三米的镯珠娘娘面前,就都像一个矮人。

现在还跪着,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小人秦存先,在此为娘娘请安。”

看了一会儿,秦爷又一次大喊,语气中充满敬意。

很快就见镯珠娘娘弯下水缸粗的腰,在左边的那颗蛇脑袋嘴巴一张,猩红的蛇信子往秦爷脸上舔了一下。

这一下,沈意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又掉了一地。

不知怎么滴,他就是很难受,那蛇信子往脸上舔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完全不敢像,就好像用自己的指甲去刮黑板一样……

也没见镯珠娘娘回应什么,但秦爷好像知道了她的意思,脸上表情放松下来,说道:“若无事怎敢扰娘娘清安,小人求见娘娘,自然有事求知。”

“……”

“我村中有一人,名为刘大宪,白日里失踪未曾归家,这才率乡亲寻山找人,却不料发现三个外乡之人,心有顾虑,不知如何是好。”

“……”

“刘大宪在娘娘手上?”

“……”

“近日是我等疏忽,明日一早,我定会命人杀猪宰羊,摆上双倍供品孝敬娘娘,可这刘大宪……”

“……”

“不敢不敢,娘娘请便就是。”

这镯珠娘娘应该是用类似于意识传递的方式来交流的,全程只有秦爷的声音,听不见镯珠娘娘的声音。

不过谈到这里,秦爷趁着空档回头看了一眼众人。

而这一眼,满是无奈。

刘大宪的失踪,正是镯珠娘娘的手笔,这人们又有什么办法?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