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活见人死见尸(1 / 2)

叛逆契约兽正文卷第210章活见人,死见尸飘远的思绪很快又飘了回来,沈意吐出一口浊气,身体完全放松。

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整天无所事事的,看小儿逐蝶,看大人农忙,他在这个世界的生活慢的要死,时间一长,都有些怀念前世快节奏的生活了。

“十多万年,咋就不发展科技呢,搞不好还有个手机玩玩。”

忍不住开口说了这么一声,本以为老妖婆会问手机是什么,但她却一点声音没发出,只有微风轻柔地从耳边拂过。

转头他疑惑地看了一眼,而看到她的同一时间,她头靠在了自己身上,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了。

“喂。”他喊了一声,竟然没有吵醒她。

本来想把她咬醒过来,不过刚要起身沈意就放弃了。

“算了,还是让你休息一下吧。”

这一个月以来,她睡觉只要稍微听到点动静就立刻被惊醒,像这种喊一声竟然没睁眼的情况可不多见,得亏她是通神者,三四天不睡觉都没事,要是寻常人一直保持这种状态,过不了多久精神就得衰弱。

好不容易深度睡眠一次,让她恢复一下精神也不是不行。

沈意不再出声,望着西边的太阳一点一点落下,炊烟飘呀飘,扭曲变化成各种各样的形态,最后消散于蓝天。

她睡的并不长,没一会儿就醒了过来,眼前黑中透明的鳞片近在咫尺,上面清晰的纹路看得她头有些晕。

发了一会儿呆,她坐直了身子。

察觉到她醒来,沈意扭过脑袋问了句:“醒了?”

“我睡了多久?”

“半个时辰吧。”

“哦。”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子,她起身把散落在四处的猪草收拾好,背上竹筐对沈意招了招手。

“走了。”

沈意跟在她身后,就这样回了村。

吃过晚饭,天彻底暗了下来。

鹤见初云与刘大娘收拾好碗筷,正在水边舀水洗漱时,院门却在这时被人敲响。

“刘大姐!刘大姐!”

咚咚咚!

“有没有人在?”

“刘大姐,开门啊。”

咚咚咚!

门敲得很急,外面的人有什么不能耽误的事要说。

鹤见初云有些疑惑,放下盆刚要上前开门,但刘大娘却率先一步走了过去。

“你先洗,我去开门。”

“哦。”鹤见初云点点头,抬着舀好的一盆水进了屋。

而刘大娘那边在打开院门后却呆了一下,门口站满了人,一个个举着火把将四周照的宛如白昼一般。

最前面的是一个妇女,三十多岁,要比刘大娘年轻很多,沈意一眼就认出了她,是刘大宪那个性格泼辣的媳妇。

这么多人,让刘大娘心里有些不满,但还是耐着性子问道:“弟媳啊,大晚上不睡觉,来我家干什么?”

“大姐,你家姜丫头在不在?我家那懒鬼白天出去砍柴,到现在也没回来,我听其他人说看到他和姜丫头一起出的村,就寻思着过来问问。”

等刘大娘开口,鹤见初云听到他们在说自己,就立刻从屋里走了出来,来到了院门口。

刘大娘转头看向她,道:“闺女,你今天出去打猪草看到你大宪叔没有?”

鹤见初云皱眉点点头:“看到了,不过我和他出了村就分开了,玄厉跟着我的,后面我回来时我也没看到他。”

沈意虽然不会说话,但在她说完后也对着众人点了点头。

刘大宪媳妇王翠芹听完脸色一白,像失了魂一样,喃喃自语:“那奇怪了,大宪做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还有谁看到他了,快说!快和我说!”

其他村民见状连忙把身子往旁边挪开了些,其中有一个站在人群外面的年轻人说道:“二哥怕是出事情了吧?”

“你胡说!他怎么会出事?他要出事了,留我们娘俩怎么办!”

“我就随口一说而已……”

“把你乌鸦嘴给我闭上!”

“……”

王翠芹发疯似的大喊,使得周围村民都不敢多言。

沈意歪了歪嘴巴,他倒是觉得那年轻人说的有道理,这个世界的人们都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作息规律,现在这个时辰,应该已经过九点了,在前世那些上班族才刚下班,但在这里,九点对人们来说已经是很晚了。

早就该熄灯睡觉了。

鲜少有人在这个时间点还不回家的。

考虑到稻果乡方圆近百里都是荒无人烟的,这刘大宪十有八九是出了事。

失踪了?

稻果乡周围没有邪祟,就存在着一些妖兽,可即便这样,刘大宪被妖兽抓走,他一个普通人,情况也不容乐观啊。

“刘大宪!刘大宪!你滚去哪里去了?赶紧给老娘滚回家里来!”

“刘大宪!”

“二伯,强强,小八,孟大四叔,你们也知道,刘大宪平日老实本份的,他可不能死啊,他要死了,我跟孩子两个怎么活下去?孩子不能没有爹啊!”

“王婶,王婶!你冷静点,大宪叔不会有事的,先回去歇着,等明一早我们全部出去外面找,你看怎么样?”

“回去什么?我不回去!万一刘大宪只是摔着了,等着人去救,这晚上一耽搁,他死了怎么办?”

“求求各位了,帮帮我们母子俩吧!”

“这大晚上的,我们去哪里找大宪?”

“是啊,晚上妖物都出来了,弄不好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玄厉不是在这的嘛,让它跟着就好了!”王翠芹突然指想沈意,下一秒不少村民把目光看向了他,不过村民们还是有些犹豫,欲言又止的,谁也没有开口答应下来。

忙碌了一天,大伙都疲惫着正想回床睡觉呢,以前村里也会有人失踪,村民们都找过,但能找到的都寥寥无几,还不一定活着,现在去找刘大宪,大概率也是无功而返。

见人们都保持着沉默,王翠芹眼中闪过绝望,但很快又变得决绝起来,拉住一个少年的手,喊道:“走儿子,你陪娘一起去找你爹去。”

“嗯。”少年点点头,应了声就要跟上。

这种行为在村民看来简直就是在找死,纷纷围过来想要拦住她。

不过下一秒,外面有人看到了什么,大喊道:“大伙让开,秦爷来了。”

沈意往远处看去,只见到一个身穿道袍,头发花白的老者带着两个一大一小的孩子走了过来。

这老者就是秦爷,已经八十多岁了,是村子里唯一一个修练者,不过修为很低,虽然沈意不知道他具体在什么境界,但能肯定的是,就是在直阶这个范畴内。

因为没有告问石,秦爷自然就没有契约兽。

至于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小孩,一个是他曾孙子,另一个则是他徒弟。

稻果乡里没有村长,但这秦爷说话可比外面的村长好使多了。

刚一出现,那王翠芹就冷静了下来,带着自己的儿子老老实实地站在了一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