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要用心看的风景(1 / 2)

叛逆契约兽正文卷第209章要用心看的风景“你本来就胖。”

鹤见初云背着竹筐走来,蹲下身子伸手摁了摁沈意白色的腹部,偏偏还摁下去了。

一般时候,沈意站起来还是窝着身子,人能看到的都是他布满黑红鳞甲的身躯,而腹部这部位鳞甲细碎,相比其它地方摸着就有些软,防御也就相对薄弱一些,这是不争的事实。

沈意也没办法,红气到腹部这里都只长肉了。

爪子一挥,他不耐烦地说道:“一边去。”

“你就不想出去?”

“我想出去还不难啊?出去可以,你让我背东西是什么意思?”

“又不差这一次。”

“我不背,你跟二蛋讲清楚咯。”

鹤见初云看向屋门方向,熊沛已经拎着扁担挑着两个竹筐又进来了。

见此她摇摇头:“这可由不得你。”然后转头对熊沛道:“小沛,给他放上去吧。”

“嗯,好!”

熊沛走来,很熟练地把扁担放在沈意背上,挂上两个竹筐后又用草绳固定住。

“走吧。”从熊沛手中接过开院门的铜匙,她伸手拽了一下沈意头上的鳞角,说了一声。

而他只能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来,跟着她离开了。

出了院门,见周围都没有人,沈意偏头对鹤见初云呼喊道:“老妖婆。”

“嗯?”

“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什么啊?”鹤见初云好奇起来,随即就看到沈意将身体朝一边倾斜,抬起前肢对她竖了个中指。

一瞬间她脸上什么表情都没了,撇过头去不理会沈意。

偶尔会看到沈意朝自己竖中指,她虽然不明白这个手势背后的寓意,但她知道这绝对不是正面向的。

两边保持着沉默,没用多久时间就看到了村口,而就在她即将出村子时,不远处一扇院门“啪”的一声朝两边打开,只见一个男人从里面滚了出来,定睛一看,沈意立刻认出了这人。

正是刘大宪。

“啥情况?”

鹤见初云和沈意都愣了一下,正疑惑时,一个竹篓和一把柴刀先后飞了出来,哐当砸在地上,紧随着其后的是一个妇人充满怒气的尖吼声。

“家里柴火都没了,你让老娘拿啥子做饭?赶紧给老娘出去砍柴去,一天天地不扫,衣服不洗,灶台不抹,你看看那个田都荒成那个样子咯?全部就等到老娘来做,你就认得躺在板板上跟你那些狗友吹这样吹那样,牛皮都着你吹上天了。”

“今天要的柴火你要是还像前几次那样砍一点是一点,晚上你就不要回来吃饭!”

这妇人在门前掐着腰,语速极快,说完“啪”地一下把门一关。

这里发现的一幕引得住在附近的村民纷纷开门探头查看,与家人窃窃私语着。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刘大宪揉着脑袋坐起身来,转头看了看四周,立刻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连忙起身背上竹篓,就要往村子外面跑。

经过在鹤见初云身边时,她有些尴尬地打了声招呼。

“大宪叔……”

“原来是姜丫头啊。”

“你这是……”

“唉别提了,我家那婆娘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欸,你也是出去砍柴的?”

“没有,我出去打猪草。”

“哦,那我就先去了,今天要砍不够柴火,晚上怕还真没饭吃了。”

说完,刘大宪就往前溜了。

鹤见初云笑了笑,拎着柴刀迈开步子上了田,沿着田边的小道朝着上面走去,不时手气刀落,将路边叫不出名字的植物割下,然后随手扔进挂在沈意身体两边的竹筐中。

反正也没人,沈意也不装哑巴了,路上边走边看,偶尔开口和老妖婆聊上几句。

“你之前不是说你好差不多了嘛?现在不疼了?”

“没有,还是会有一点疼。”

“那你现在一个人能不能打得过一百个人?”

“什么人?”

“就是那种不修炼的普通人。”

“不知道。”她摇摇头,又割下一把草甩进沈意的竹筐里。

一次面对一百个普通人,这种情况她从来没有遭遇到,不止是她,恐怕其他通神者也很难遇到。

在力量比拼下,普通人是万万比不过通神者的,这是个常识。

也不会真有普通人脑子一热去和通神者打架。

“那要是一个同境的修士狭路相逢你能不能应付?”

“应该……可以挡一阵吧。”鹤见初云回答的有些不确定,心口上留下的伤的确好了差不多了,但不是完全好,在不借命神力量的情况下,她能发挥出来的实力恐怕得大打折扣。

“行吧。”沈意点点头,又问了句:“既然这样的话,你有没有想好哪天走?”

“走去哪?”

“去那大鸿国江州找祝家,你不会忘了吧?”

“哦。”她反应过来,应了一声,不过后面却沉默了下去。

伤好的差不多,的确该离开了。

可苏醒后,她在稻果乡也生活了一个多月,潜移默化间,刘大娘的家好像也变成了自己的家。

突然间就要离开了,她心里变得不舍起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将自己视如己出的刘大娘熊叔二人,离别的话语难以说出口,可若是不辞而别,未免太残忍了些。

鹤见初云干脆不回答了,一柴刀下去,沈意背着的竹篓里又多了一茬草。

“不是,你说话啊。”他逼问了一声。

而她也歪过头,垂下来的发丝挡住了她的一部分表情,但她却反问了一句:“你想走啊?”

“你别给我说那些有的没的,反正我无所谓,在哪都一样,主要是你,懂吧?”

“我……”

“怎么,不想走?”沈意眯着眼睛问道,而鹤见初云抿了抿粉红的嘴唇,点了点头。

“嗯,在这里再留嗯……一个月吧?”

“你在这留一辈子都行。”

鹤见初云回头望了一眼那座村子,深吸了一口气。

一个月很长吗?

或许很长吧,可如果一个月之后呢?

她放松下来,但心里也多了一种惆怅感。

“你看那边。”她伸手指向远处。

沈意看去,问道:“咋了?”

“你去过那边没有?”

“去过?”

“那边有什么?”

“我都是飞过去的,怎么知道下边长什么了?好像是一座山吧。”

“我想过去看看。”

“去呗。”

鹤见初云对稻果乡已经很熟悉了,趁着给刘大娘一家帮忙或者自己散散心,她去过很多地方,惟独手指向的没有去过。

“嗯。”

路边的植物长得油绿油绿的,还没等到秋天,就被一刀断绝了。

嗒。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