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夜半袭杀(1 / 2)

“掌柜,他,他说,你不,不,不用躲,遮遮,掩掩,还,还说,送,送你了一件小礼,送,送,送家……愿意与你交好,好,好像……就这些。”

“送?宋家?”

“呃……是。”

鹤见初云望着眼前的乞丐,脸上浮现出一抹冷意,她一下就明白了,这乞丐,不仅是收了自己的钱,还收了那宋家的钱。

意识到什么,她将感识侵入储物空间中,才发现袋子里除了自己要的零零散散的材料外,还有一包一包被整理好的药材,数量不对,按理说,她给的钱买不了这么多。

要教训这乞丐吗?

答案是否定的。

沈意沉默着不说话,太诡异了,她没敢停留,脚尖用力一点就跃到了屋檐上,朝着远处快速掠去。

“你怎么回事?”

沈意收回感识,劝道:“老妖婆,今天就走吧,你又被人跟踪了,不知道是什么人。”

“有多少人?”

“四个人吧……感觉不止,另外三个我没法确定。”

“……”

鹤见初云转头往后看了一圈,随即改变方向朝着远处那片被破坏的建筑群掠去。

无论是她还是沈意,第一反应都觉得是被巨阿城内的那些家族势力盯上了,也都做好了应对准备。

沈意检查了自己的弹药库,现在能拿的出手的天引万灵爆就两发,一发八级,一发八点五级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炸死灵阶的强者。

就在他预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时,鹤见初云说道:“把力量借我。”

沈意也不啰嗦,立刻施展了命神佑体,然后通过她的视角看着她落到一处残恒边上蹲下了身体。

而同一时间,万里鹰停了下来,抬起一只手,阻止了其他还要继续追赶过去的兄弟。

“大哥。”

“怎么不追了?”

“是啊,那豆儿好像停下不走了。”

万里鹰保持着冷静,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有很多百姓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等人,便摇了摇头,说道:“别追了,她发现我们了。”

说完,他深吸了一口气,隐约闻到残留在空气中那股体香味,命令道:“老五,把你的伙计放出来,记住这个味道。”

被万里鹰叫做老五的人点点头,随后面部表情一阵扭曲,放出了自己的命神。

体型修长,有着一身暗黄色的毛发,但能看到其身上明显的肌肉线条,这老五的契约兽是斥兽中的一种。

一出来,这契约兽便按照自己主人的吩咐吸动着自己凸出来的鼻子,在四周闻来闻去,没多久,它就趴在了地上。

老五见状,当即将自己的命神收回了体内,然后对万里鹰点点头。

对方收回目光,转身走了,一边走一边提醒几人:“那豆儿命神不一般,一时半会拿不下,还有这里地孙多,不适合动手,过会儿再看。”

“都听大哥的。”

“回去继续喝酒。”

……

随着万里鹰等人放弃追逐,沈意就有些没搞懂了。

“奇怪了……”

“怎么了?”

“他们没追了。”

“没追了?”

鹤见初云疑惑的站起身来,往远处的街道望去,却只能看到衣衫褴褛的人们,而跟踪她的人她都不知道都有些谁。

摘下斗笠和面具,露出自己易容过的模样,沈意这时问道:“你接下来怎么办?”

“我听你的,巨阿城不能待了。”

“那就走呗。”

点点头,反正客栈里又没留什么东西,就没必要回去了。

她拿出自己的眷灵法器,将疾影放了出来,然后穿上狐绒大氅,骑上马就朝着城门口的方向而去。

一路倒是没遇上什么阻拦,很顺利,一出城门,她双脚一夹马肚子,硬是顶着风雪加快速度往前面飞奔。

而沈意则将感识延伸到后面,观察着有没有人追来。

一连走出十几里地,直到看到边上一辆塌了的马车后,她才放缓了一些速度,慢慢停下。

“诶呦,

沈意的感识在雪上的雪。

“死了几个?”

“三个。”

没多久,她看到了一具已经被冻成冰驼子的尸体,这才停下手里的动作。

尸体上留下的伤一看就是弓箭导致的,想来是生前遇到了路匪。

不过鹤见初云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尸体被雪埋的很深,足有三四尺,硬梆梆的,全身皮肤完全变成了铁青色。

已经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而这段时间内,雪下的三具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也就说明了很久没有人经历过这个地方。

她又看向那辆塌了的马车,马车是厢式的,前面的两个车轮被人持刀用蛮力斩断,拉车的马匹早就不知道去哪了,鹤见初云检查了一圈,也从没马车上找到什么值得收起来的玩意儿,于是就骑上马,继续往前面走去。

确认了后面没有追兵,她速度放缓了一些,披着狐裘,在马上拿出地图和罗盘查看起来。

从常州进入冀州一共有三条路可选,从她现在选择的路线来看,过了巨阿城,后面就没什么城镇了,将会穿过茫茫大山,不知不觉间进入冀州,不过在进入冀州后,她得按着线路去绕一大个圈。

这样做原因有两个。

第一个是大景与大梁冀州接壤的地方叫做风州,而风州处于冀州东边。

第二个原因就是冀州有一个地方叫做蔽水草泽,毫无疑问,那里也是一片沼泽,和灰地沼泽一样,水源都来自同一个地方,不同的是,蔽水草泽中水草茂盛,甚至长出了水面,站在远处看一片绿油油的,还以为是一片草原。

不了解它的人第一次来到蔽水草泽,会被它呈现出来的美景所吸引,根本不会想到那“草原”的下方,竟是一片柔软的湿地,冒然走入其中的人,随时会被吞入地下。

另外就是隐藏在蔽水草泽中的一些生物,其中就比如臭名昭著的附肌虫,稍不注意,就会被其吸干全身血液,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毒虫,基本都是要人性命的存在。

正因如此,很多行商,走镖的队伍都会选择绕开蔽水草泽,走远路来躲避风险,除非迫不得已。

同样的,如果不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鹤见初云也不会选择踏足蔽水草泽。

过了好一会儿,她收起手里的地图和罗盘,拉住缰绳,对沈意问道:“你肚子饿不饿?”

“我就昨天吃了几颗蕴兽丹,你说我饿不饿?”

鹤见初云不说话,看了看天空,从巨阿城出来时已然是午时过后,走了这么一段路,现在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

扯动缰绳,她使身下的马匹改变了方向,朝着不远处的林地走去。

马匹停下,沈意第一时间就从意识空间里钻了出来,一口龙息下去,直接把周围的积雪清空,然后就看着这位口香糖熟练地在空地上搭起棚子。

等弄好遮风挡雨的东西,她盘坐在地才取出之前在酒楼里打包好的饭菜,手心中冒出微微泛红的丹火,将其一一加热后放在了地上,才对沈意道:“吃吧。”

用旁边干净的雪搓了搓爪子,沈意也不客气,一把抓起就塞进了嘴巴里,吧唧着嘴,美滋滋地吃了起来,不时来一口老妖婆不爱喝的桃花酿。

他一点也不讨厌严冬,因为他感觉不到冬天的冷,十有八九是西方龙的原因吧,免疫了严寒,也免疫了酷热,抛去季节变化带来的影响,最主要的,是他在野外吃东西洗爪爪很方便。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