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我在树下等你(1 / 2)

鹤见初云吐出一口浊气,冷着声音道:“最多两天,我就会把八百两银子送来。”

“这样最好。”女掌柜头也没抬,抚摸着手上雕刻精美的花神簪,眼里是止不住的喜爱,作势就要往头上戴。

不过动作刚做出,就被鹤见初云伸手一把给抢了过来。

“你这是作甚?”

“这不是你的。”

“看来这簪子对姑娘很重要啊,但你既然选择押在我们这,那簪子暂时就是我的了。”

“……”

鹤见初云死死盯着对方,这花神簪是她母亲留给她最贵重的物品,让她给别人,她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

但她又不得不给,僵持了一会儿,只能拿起白色面具,起身往小门外走去。

“我会回来取的。”

“静候佳音,不过姑娘可要好好记住了,你只有七天的时间。”

“……”

推开门,正要出去时,她步伐停住,回头望着女掌柜一字一句的说道:“若我送来八百两银子时见不到簪子,定会拆了你们这铺子。”

女掌柜没有说话,又或者说是完全没有理会,自顾自地观察着花神簪。

……

黄昏时候,天空越发阴沉。

路边的客人吃完面喝下一口汤后,放下几个铜板起身离去。

“小二,钱放桌上了。”

“好勒,客官慢走。”

店小二满脸堆笑地走来,迅速将桌上的铜板收起,正准备收拾桌面时,他抬头看到不远处的两个乞丐,撇了撇嘴,最终是挺起腰杆走进店中。

而这吃剩下的面汤就好似一块新鲜的肉,小二一走,两个乞丐就如同狼一般围了过来,扒着碗就要张嘴喝,可这面汤却只闻得到而尝不到,嘴唇还未与面汤接触,就被另一个乞丐摁在了地上。

“让开,这是我的!”

“你这个贼娘养,明明是我先看到的!”

“你看着就是你了啊?啊?我打死你个烂麻子!”

仅为了一口面汤,两乞丐不由分说地扭打起来,之前的店二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靠在门栏边饶有兴趣的观望着。

这场战斗持续了有一会儿,最终的结果是个子矮的乞丐被个子高的乞丐拎着扔飞了出去。

他还想争取一下,可好不容易爬起,那碗里的面汤已经被喝个精光了。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乞丐见状,恶狠狠地往路边吐了一口浓痰,不得已而放弃了。

不知道走了过久,他在一做破屋子前的台阶坐下,想着刚刚的事情那是越想越气,一转头,看到了旁边的一块石头。

眼睛一亮,他伸手就要去拿,但还没碰到,就感觉眼前的世界突然一暗,一股幽香轻轻拂过鼻头,小个子乞丐一愣,抬头望去,只见自己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女子,头上带着斗笠,黑色的面纱将其容貌遮的严严实实。

“你……你是谁?”他结结巴巴的询问道。

女子没说话,只是抬手扔出了什么东西,他手忙脚乱地接过,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两枚银钱。

“是……是,是给我的?”

“嗯。”她点点头,没等乞丐说话,手里又出现一个袋子放在地上,里面东西碰撞磨擦发出哗啦啦悦耳的声响。

“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这二两银子是定金,完事之后我再给你三两银子。”

“如何?”

“一共……五两?”

“嗯。”

乞丐目光有些呆滞,五两银子,上一次见到这么多钱的时候还是在上一次。

总之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如果自己身上有五两银钱,那不就可以吃很多很多汤面了?

他眼神变得炙热起来,根本没有想过眼前这神秘女子会让自己干些什么,毫不犹豫地喊道:“我去,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给钱就行!”

女子很冷漠地递出了一张纸,乞丐接过来看了看,只觉得上面的字很规整,但他没读过书,不识字,也不知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你拿着这些东西,往那边走,过两个路口后右拐,再走四十步能看到济世堂,你去里面让掌柜按上面所写取药材给你,拿到东西之后来这里找我,我会在这棵树

鹤见初云指向房屋旁边凋零的大树,乞丐目光挪去点点头,混迹在巨阿城市井之中,他对着周边的环境再熟悉不过。

“帮你买东西,这我会!”

“现在就去。”

“好,我现在就去。”

只是跑一趟腿,就有丰厚的报酬等着自己,乞丐一秒钟都不愿意多待,拎起沉甸甸的袋子就要去那济世堂。

不过走出没几步,他想起什么事情,回头就问道:“买完东西回来你是再给我三两银子还是……”

鹤见初云早就消失在原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而他问出的话也戛然而止。

“诶?人去哪了?”

呆了一秒,这乞丐走到破败房屋的侧面看了一眼,但树下也没有对方的身影。

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真是奇怪。”挠挠头,他也只得往那济世堂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袋子里装着的东西一边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其中的重量感让他有些好奇,走过一个路口,他左右扫过一圈,见没有人跟着自己,就将袋子打开往里看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跳,这白花花的银子一下子就晃瞎了他的双眼。

乞丐呆愣在原地。

他活了二十多年,头一次看到了这么多的钱。

捏着袋子的双手不自觉的用上了力道,他缓缓抬起头,回过神来,又低头看了一眼。

没错,就是银子!

自己没在做梦。

心脏加速跳动,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轻轻颤抖着。

这些银子,恐怕有上百两了吧?

五两银子,可以让他吃很多很多碗汤面。

而一百两银子,他可以吃一辈子的汤面,这样再也不用担心饿肚子了。

想到这些,他再次转头看向周围,确认真的没有人跟踪自己后,心里的贪欲和胆量也被无限放大。

去什么济世堂?

跑什么腿?

五两银子算什么?

一百两银子才叫多!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