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猫娘(1 / 2)

与李红全的难民车队分别后,这天地间又变得一片死寂。

她骑着马慢悠悠地走着,惟一能和她对话的,就只有脑子里的沈意了,这一路上到也不觉得孤独。

偶尔会看到一些鹿的踪影,她便取出弓箭开始狩猎,然后生火享受一顿野味。

就这样,一晃就是六天的时间。

让人迷茫的是,鹤见初云并没有找到地图上的涂沟村,除了被大雪掩埋的连绵山川外,这六天时间里她没有看到哪怕一丁点人烟。

路上只有她一个人,完全不知道处于地图那个地方,只能拿着罗盘,朝着北方一直走啊走。

直到第七天,她在风雪中抬手挡雪望向远处终于看到了一座村子的轮廓,不由欣喜道:“你看到没有?是村庄!”

“看到了,快进去看看这村子叫什么名字,然后买一杆秤。”

平复下有些激动的心情,她一夹马肚子,使身下的绝影加快了速度,远处村子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不过很快,鹤见初云察觉到不对劲,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了。

这村子的气氛很古怪,竟然没有一点人气。

而沈意也明显是用感识摸到了什么,低沉地说道:“老妖婆,你准备好,我要出来了。”

“前面怎么回事?”

“死人,全是死人。”

还没等鹤见初云同意,沈意已经变成一道光芒从她眉心挤了出来,一落地就立刻显露出原形。

他二话没说展开龙翼,飞进村子之中,然后用前肢刨雪,等鹤见初云骑马赶上来后,他刚好扒出来一具尸体。

这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男子,尸体被冻得硬邦邦的,脖子上有一条很明显的血痕,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用刀或者剑划出来的。

与鹤见初云对视了一眼,他俩大致猜到了这里发生了什么。

被山匪屠村了!

为了确定这不是邪祟干的,沈意又扒出来几具尸体查看他们的伤口,直到他挖出一具全身被冻成铁青色的婴儿尸体后愣了一会儿,鹤见初云过来看了一眼检查着其他尸体平淡说道:“是被摔死的。”

闻言沈意忍不住怒骂道:“玛德,这群畜生!”

把尸体放下,沈意又扫了一圈,他一共从雪里刨出来八具尸体,除了一个疑似被马踩死的人,还有被人活生生摔死的婴儿外,其他人都是被冷兵器砍死的,并且尸体上都只穿着单薄的衣裳,所以基本可以确定是山匪干出来的事。

另外,这些尸体没有被雪埋得太深,看这几天的下雪量,屠村事件应该就发生在两天前。

“老妖婆,你说有没有可能这些天我们走来附近的村庄都是被这样屠村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连个人烟都不看到。”

鹤见初云点着头一边寻找什么,她没有回沈意的话,找到村子的门关,就拿出地图查看起来。

这村子叫做桃山,她很快就在地图上找到了,好笑的是,桃山几乎在途沟村的正北方向。

至于巨阿城,就在桃山东北方向,可能走个四天五天的就到了。

沈意也看了眼地图:“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里。”

“看着里巨阿城也没多远啊,还有多少里路?”

“五百里吧。”

她收起地图,转而又走进村子之中,开始挨家挨户地搜查起来。

“我看看能不能在屋子里找到一杆秤。”她说了这么一句。

沈意晃晃脑袋不太在意,好不容易出来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他本想到处转转的,可想起那具婴儿尸体,他又走了回去。

在婴儿尸体的旁边又挖出一具女人的尸体,之后拖着他们进入一座房屋后面的院子中,在里面刨出一个坑,将尸体埋进其中。

这桃山村死的人太多了,沈意本身也不是一个多么勤快的人,帮人收尸这种事他也不喜欢做,所以能埋是一个是一个,至于其他人的尸体?

那还是寄期望于以后有好心人路过帮他们料理了吧。

说起来,在梁国与禹国的两大王朝的交界处,有一片叫灰地的沼泽地带,因为环境恶劣,不宜常人生存,导致两国很少将注意力放在上面,所以灰地沼泽也没有一条明确的分界线,久而久之,伴随着亡命之徒和不法分子相继涌入,沼泽上也建立起一座叫黑蛇的大镇子。

毫无疑问,那是属于是恶徒们的天堂。

打架,斗殴,赌博,卖淫等行业应有尽有。

当然,两大王朝也有过出兵围剿黑蛇镇的心思,但奈何付出不抵回报,几次三番做做样子后,也就放弃了。

灰地沼泽,也变成了一个三不管地带。

不出意外的话,黑蛇镇将会一直安稳下去。

但可惜的是,意外还是出现了,在六年前,一个定脉师在进入黑蛇镇没几天后发现了埋藏在沼泽地下的巨大灵脉,这一消息传出,一下就让大梁和大禹两个庞然大物闻到了味。

那灵脉本身蕴含的灵石量就足够让人疯狂,但这也就算了,更关键的是,灵脉中有一只先天之灵即将出世。

不同从各种负面能量中孕育出来,但被人们称作为邪祟的先天之灵,在黑蛇镇灵脉中的先天之灵是正面向的,属于五行仙灵中的一种,叫做敞火仙灵,据说这玩意比契约了甲级命神的修练者还要稀有好几倍。

使其认主并将其炼化后对人有着巨大的好处。

而想要让其认主说难也不难,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被认主之人必须具有真善美的特质。

这一条件,足以一棍子打死大部分人,可一个王朝地界内有数万万人,总会有一个绝对的好人吧?

这事谁也说不定,所以不管是灵脉本身还是灵脉之内的先天之灵都不可能让对方收入囊中,两大王朝都说灰地沼泽是属于自己的地盘,两边争论不休,于是便出兵大打出手。

总之都是上层社会的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发动战争,而最后受苦受难的也只有底下的老百姓。

埋好两具尸体,沈意用地上的积雪清洗了一下爪子,这时鹤见初云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主人……你跑去哪了?”

“这呢。”

他翻过篱笆从院子里出来,在外面鹤见初云已经骑上了马。

“走了。”

“你找到秤了?”

“嗯,找到了。”她拿出刚在村民屋里找到一杆秤给他看了看,沈意点点头,化作一团光芒钻进了她的意识空间中。

忍受住命神进入体内带来的短暂剧痛,鹤见初云呼出一口白气,一只手摁着地图,另一只手捏着缰绳的同时拿着罗盘,让身下绝影向前走去,不过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

而沈意一进入意识空间,就无聊地做起自转运动,不多时抽空看了一眼神台方向。

这几天他都没管神台,第二层又诞生出来了不少红黄细丝,只是被不断涌动的白色内部全部顶到了上面堆积在一起。

这些东西,是沈意在意识空间中唯一的娱乐方式,他没有想之前那样一口气把这些红黄细丝吞食赶紧,而是一根一根逗弄着玩,也不亏自己攒了这么久。

<divcss=tentadv>没多久,第一根黄色的细丝游进了嘴里,沈意砸吧着嘴,有一点淡淡的酸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