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来打雪仗(1 / 2)

扯开门锁,沈意推开门,往里面看了一圈。

里面是一些用木头拼接而成的简单家具,一张很不规整的四脚桌子,两个小板凳,靠墙角的那边还有一张简陋的床架子,除了这些,其它一件生活用品都看不到。

不过看桌子上灰尘,又浅又薄,想来在不久前有人在这里居住过,就是不知道这房子的主人去哪了。

单看屋中布置,这应该是猎人进山打猎时用来暂时居住的房子。

缩回脑袋,沈意转头走向鹤见初云。

她披上了一件裘衣,烤了好一会儿的火,状态也恢复了过来。

一看到沈意走回来,便问道:“里面怎么样?”

“没有人。”

“那就在这里过夜好了。”

她点点头,伸出双手放在火堆上烤,不时往里面加上一些炭火,而沈意则在火堆另一边把雪清了出去,然后窝在一边望着她抱怨道:“你怎么这么弱不禁风啊?亏你还是一个修练者。”

鹤见初云瞥了一眼,努了努嘴没有说话。

其实吧,她好像学沈意的语气说上一句:“大人,时代变了……”

龙族存在的那个时代距今有十几万年历史,修炼体系已然是天翻地覆,论肉身强度,如今的修练体系又怎能和上古时期的修仙比?

吐出一口白气,她收回手伸了一个懒腰,见状沈意问道:“困了,要睡觉了?”

“不是。”

她摇摇头,伸了一个懒腰后手中出现一个碗,拿着木杵捣着什么,里面是一些粉末,在火焰旁边反射着特殊的光芒,亮晶晶的,像萤粉一样。

“这是什么?”

“玉洛粉。”

“怎么才这么点?”

“镯子里还有一些。”

“能炼多少?”

“大概……十几炉吧。”鹤见初云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

等捣得差不多后,她取出丹炉架在了火堆上,沈意来了精神,这可是老妖婆第一次尝试炼精品蕴兽丹,要是熟练了,以后自己的伙食可就升级了。

他聚精会神地看着,一开始还很顺利,但后面取药材的时候她却犯了难。

之前买药材都是一份一份的买,是药庐一包一包分配好了的。

而在丰禾镇,她分开来买的药材,除去顶山露,玉洛粉,乌汁外,其它的药材都是乱七八糟的混杂在一起,现在想要炼丹?

好了,她得先分拣药材,可问题是她现在没有秤。

她下意识望向沈意,但他又有什么办法?脑袋往一边撇去,直接不看她了。

苦恼了一阵,她只能凭着感觉来拣出药材,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炼制精品蕴兽丹的七种药材才堪堪扔入丹炉之中。

深吸一口气,她催动体内的丹火,正式开始炼丹。

也不知道她练精品蕴兽丹要用多长时间,沈意也不可能一直睁着眼睛去看,想着想着就闭上眼睛消化起红气来。

从老妖婆炼出第一炉丹药开始到现在,如今他的体内的红气也攒到了三十多个单位,也足够他消化了。

一人一龙之间不再说话,大雪渐渐变小,不知不觉间竟然停下了,天地间一片寂静,不时有萧萧的寒风吹过,给人带来一种难言的荒凉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意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鹤见初云,还有她身后的那一抹惨白,她一动不动的,很认真。

反正炼制精品蕴兽丹要比炼普通蕴兽丹需要的时间长,他也没太在意,很快又闭上眼睛继续消化红气。

可下一秒,他想起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猛地睁开眼睛,看向鹤见初云身后远一点的地方,而这一看,他头皮顿时就炸了。

“这尼玛什么玩意?”

那是一件衣服,距离鹤见初云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漂浮离地两三尺的半空中,衣服颜色和死人的脸色一样惨白。

不过说是一件衣服,更应该说是穿着衣服的某种怪东西,没有手和脚,但是有一颗脑袋,只不过在黑暗中看得不是很清楚,沈意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

这种诡异的东西,在荒郊野岭处看到是最让人感到惊悚的,而且还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沈意心里一阵发怵,忍不住呼喊起鹤见初云。

“老妖婆,老妖婆……”

他一连喊了好几声,才让她睁开眼睛。

“做什么啊?我还要炼丹呢,不要打扰我。”

“你看看后面。”

“嗯?”

沈意朝她后面昂了昂脑袋,鹤见初云也不是傻子,当即意识到什么,先集中注意力控制好丹火,然后抽空迅速回头看了一眼,那漂浮在黑暗中惨白色的“衣服”也让她的心狠狠一颤!

回过头来,就听沈意询问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穿着寿衣,应该是阴山民,经常出没于荒郊野岭,我听过它的传说。”

“这玩意怎么解决?”

“把它赶走就行了。”

“能赶走吗?”

“你试一试,不行你就喷火烧死它,我现在炼丹,分不开注意力。”鹤见初云着急道。

沈意看了她一眼,内心慢慢平静下来。

管它什么牛鬼蛇神的,高温之下众生平等!

想着这些,他绕过鹤见初云,目光直视那阴山民,施展恐惧震慑的同时,发出低沉的声音:“滚!”

空荡荡的衣服飘了飘,恐惧震慑好像起了作用,下一秒沈意就着它把脑袋摆正了过来,往后缓缓飘去,消失在黑暗之中,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沈意在原地站了一会,准备走向前看一看。

“怎么样?”

“它跑了。”

“哦,这就好。”鹤见初云松了一口气,不过那邪祟也是够吓人的,她扫了眼前方的黑暗,心里不免发毛,但想到身边还有一个沈意陪着,她又觉得一阵安心。

可一转头,发现沈意不仅没有回来,相反还要往前走,不由颤声道:“你干什么?”

“我到处转转。”沈意随意回道。

“你别乱跑。”

“我什么乱跑啊?我就在周围逛逛而已。”

他有点不放心,毕竟那东西太诡异了,谁知道有没有走远,万一它还潜藏在附近那可太膈应人了,所以他想到处巡逻一下,要是发现那玩意没走,直接一口龙息喷死它。

死了的总比逃了的更安全。

不过回应完鹤见初云后,沈意就感觉有些奇怪,不禁回头看向对方,眼睛里满是古怪,道:“老妖婆?”

“嗯?……”

“你不会害怕了吧?”

“我……”鹤见初云有些语无伦次,想要狡辩。

“才,我才没有呢!”

“没有啊……”沈意往她身上打量了一番,眼中带起一抹戏谑:“既然不害怕,那我就到处走走,去远一点的地方看看有没有野味啥的,你就在这好好炼丹哈。”

说着他转过脑袋就要往远处走。

“你别!”

这一下鹤见初云彻底慌了,急忙起身,可这一起,丹炉上冒着的白烟迅速转变成了黑烟,察觉到不妙,她慌里慌张地收回丹火,将整个丹炉放倒下来。

沈意也呆了一下,随后跑过来。

“卧槽,炼失败了?”

“没有吧?”定住心神,鹤见初云低头往丹炉里面看去,但里面全是起伏不定的丹灰,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抬起头,她犹豫道:“要不你拿出来看一看?”

沈意没有废话,当即把爪子伸了进去,取出三枚黑不溜秋的小药丸,就这品相,明显与正常的精品蕴兽丹有着很大区别。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