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你怎么求我的(1 / 2)

“嗯?有几个人?”她立刻警惕起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捏起了青叶镖。

“两个人。”

“什么时候……”

“好像在你进马厩之前就跟着了,之前没太在意,哎呀,我也不确定,有可能只是正好同路。”

“哦。”

鹤见初云没有回头去看,只是步伐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就迈开了,不过步子比之前急促了很多。

而沈意也将感识锁定那两人身上,同时注意力放在老妖婆的视角上,看着她一边走一边左右观望,直到看见一条窄巷想都没想就钻了进去。

“现在怎么样?”她询问道,沈意沉默了两秒,感识那边,两人在看见鹤见初云的身影消失后,明显也跟着加快了步伐。

如果说那两人之前可能只是碰巧同路而已,那么现在,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在跟踪老妖婆。

“跟来了。”沈意说道。

鹤见初云没回话,抬头看了看,脚尖一点就飞了上去,半躺在屋檐边静静观望着下方的一切。

没多久,两个精瘦的男人急匆匆跑进巷子之中,然后在她视角的正下方停住,缓缓抬起头。

也就是这一刻,四周温度骤降,杀意涌现,青叶镖脱手飞出,顷刻间粉碎了空中飘飞的雪!

唰!

“不好!”其中一人脸色大变,怒吼一声压低身子往前一个翻滚,堪堪躲过那致命一击,但走在他前面的同伴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头部当场被贯穿,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李兄!”看到同伴死去,剩下的这一人眼中顿时布满了血丝,可他来不及悲忿,就听到背后有人落地的声音,伴随着破风声,他只觉得后脖子传来一股冰凉。

一转身,剑光如惊电一般瞬间照亮了他的瞳孔。

噗呲~

这一剑太快了,纵使他看到了,身体也无法做出反应,只能绝望地看着那剑锋划过自己的脖子。

“正阶……巅峰……”

临死之前他只吐出了四个字,然后就步入了他同伴的后尘,无力地倒在血泊之中。

“里面怎么回事?”

“打架了了么?”

“走进去看看。”

鹤见初云站定,抬手接住飞回来的青叶镖,冷冷看着眼前的两具尸体,直到这里的动静被外面的人们察觉到,她才将剑一收,飞快远离了此地。

随着人涌进窄巷中,身后也响起百姓们那有些惊慌的声音。

“有人被杀了。”

“这不是孔家的人吗,快去衙堂找吴大人来。”

“……”

鹤见初云回头望了一眼,脚步放缓了下来。

“那两人有背景啊,你把人杀了怕是有大麻烦。”

“我能怎么办,难不成承认我是炼丹师?”她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出客栈时她换了装扮,现在根本没有一个丫鬟样,硬说自己是大家族里某个少爷的贴身侍女,人家也不会信,而且这里是常州,哪个大家族的少爷会闲着没事跑这个地方来?

“你好歹问问我吧?一下来直接把人弄死了,真的是。”

“……”

“你接下来怎么办?”

“丰禾镇不宜久留,我准备等一会就走,你怎么看?”

“还我怎么看?我一边召唤地虎铠甲一边看。”

“地虎铠甲是什么?”

“……”

转了半天,沈意看着她进入了一家书肆,挑挑拣拣用上半个小时的时间花了千把文铜钱买了四本都是关于炼丹方面的书籍。

之后她又去了一趟作案现场,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但被她杀死的两个人现在尸体已经被人抬走了,她什么也没看到,本来还想去药庐再买上几炉子丹药,但半路上却看见那些家族门客的身影也在街道上转悠。

感到情况不对劲,她改道偷偷摸摸地回到了客栈之中。

收拾好东西,易容成“姜乙乙”的模样,出客栈时,盘踞在此地的各方势力似乎也知道了丰禾镇中来了一位炼丹师,现在街道上到处都是兵卒,一个个手持长矛游走在街道上,遇到女子就将其拦住当街盘问。

目的性之明显,一看就知道是找鹤见初云的。

她眉头一皱,想了想,转头又回了客栈,准备等风声过了再行动。

可等着等着,天就暗下来了,外面也下起了雪,与以往不同的是,这雪越下越大,没一会就给街道铺上厚厚一层白色的外衣。

屋内,鹤见初云蹲在炉子边,听着窗外寒风呼啸的声音,没来由地感受到一点温馨。

可这温馨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街道外面不再有行人走动,在外巡游的家族门客和兵卒们也开始逐一排查起镇子内客栈来。

咚咚咚!

不多时,房门被人敲响,她偏头看向沈意,对方往嘴里扔了一枚蕴兽丹,抱怨道:“我就知道会这样,靠!”

说完,他站起身,化作一团光芒挤入鹤见初云的眉心当中。

短暂的痛楚过后,她迅速从床上拿起自己的长剑,打开窗子就迎着风雪一跃而下。

就在鹤见初云跳窗逃走的下一秒,外面敲响房门的人也察觉到了什么,“砰”地一声,将门一脚踹开,当即有七八个人涌了进来。

带头的男子来到窗台前,一眼就看到了正落向地面的鹤见初云,急忙喊道:“姑娘留步!我等没有恶意!”

可她哪里会理会?

这些人找自己要干什么她再清楚不过,炼丹师的身份被发现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也就是被迫加入济元司而已,但她现在在大梁可是s级通缉犯,这要是被人发现,那后果她可不敢想象。

说什么都不可能留在丰禾镇为当地的那些家族做事。

一落地,她手中出现眷灵法器,将马匹放出来就骑了上去。

“驾!”

缰绳拉动,马匹发出一声嘶鸣,蹄子迈动朝着丰禾镇的城门方向狂奔而去。

上面的男子见状也喝了一声:“拦住她!”随后自己也翻窗跳向地面,朝着鹤见初云极速追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让人有些猝不及防,听到命令,街道上的那些兵卒想要拦住她,但那八十六两银子可不是白花的。

长有浓密毛发的粗壮蹄子践踏在地上仿佛鼓声一样,看到有人拦住自己,健马奔跑的速度不减反增,宛如坦克一般直将四五名兵卒撞得人仰马翻。

前面的兵卒见状,合力拉起绊马索,但后面的男子看到他们的动作后却大声制止道:“不可!”

“让上面的弟兄关闭城门!”

闻言,一众兵卒明显愣了一下,也就是这一愣,鹤见初云一拉缰绳,身下的马儿再次发出一声嘶鸣,一跃而起从他们头顶上越过,笔直地奔向城门口。

“关城门!”

“快!”

喊声四起,一时间竟然盖过了寒风呼啸的声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