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负债累累大小姐(1 / 2)

“怎么样?”等掌柜放下丹药,鹤见初云出声询问道。

她依旧翘着二郎腿,就差没有瓜子儿磕了。

“老妖婆,你坐姿挺嚣张啊。”

“你别说话,求你了。”

“……”

就在她和沈意对话时,对面的掌柜也放下了手中的蕴兽丹,但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深深地望着她,眼中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很不确定的问出:“你是炼丹师?”

她摇摇头,反应很淡然,说出了自己的“原由”。

反正还是那套说辞,什么从北罗郊泉为了历练而来,途中遇到什么什么的不幸与家族长辈走散啥的。

也确实好使,即便听者怀疑什么,也没有那个心思去查。

并且掌柜也没怀疑什么,听完后点点头。

也是,能练出这些蕴兽丹起码出自鹿牌炼丹师之手,眼前这少女如果是炼丹师,也不可能这么年轻。

“这些蕴兽丹可有作假?”

“没有。”

“那掌柜的意愿如何?”

“这……”掌柜的犹豫了一下,首先问了句:“姑娘准备怎么卖?”

“一枚十八两。”

“可否少一点?”

“这些蕴兽丹品质如何你也看了,不比你那东家炼出去的差,怎么卖出去,相信作为掌柜的你有的是办法。”

“姑娘,每月十吊钱听起来是多,但这些年下来鄙人也没存有多少,而且,要是被东家的发现,可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要不然……”

“不……”

本来鹤见初云想死咬着不放,一枚蕴兽丹价格能多卖就多卖,但因为沈意的建议她把想要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故作为难的模样。

“掌柜的你也知道,这些蕴兽丹卖的时候也不便宜,若非无奈,我也不会着急出手。”

“唉~姑娘,实话与你说了吧,我家里钱财全部加一起算上也就百来两有余,吃不下多少,不知道这些蕴兽丹你能出掉多少?”

“可以的话我想出手全部。”

“这……”

“算了吧,就当我与掌柜地交个朋友,十七两如何?”鹤见初云说着,望着桌子上那一袋子蕴兽丹眼中露出些许不舍。

不过降到十七两一颗这掌柜的似乎还有些不满意,思索着什么,还想要再争取一下,

她看着他的表情,沈意也在看,没一会儿,见掌柜的开口要说话,沈意率先说道:“老妖婆,快,拿着走人,说不卖了,太亏了。”

“这行吗?”

“你听我的,人为财死,十八两买了他卖出去也能赚不少,他舍不得的。”

……

她迟疑起来,但这时掌柜的已经开口了。

“姑娘,这样如何,这些蕴兽丹鄙人能买……”

话没说完,鹤见初云就下定了决心,突然间伸手拎起了装蕴兽丹袋子,起身后冷冷说道:“掌柜的,既然你没有诚心,那我们就到此为止吧,虽然我手头是拮据了一些,但还没到非卖不可的地步,而且,我的命神还饿着肚子呢。”

说完她就要往门外走,不出所料的,这一行为让掌柜脸色一变,眼疾手快率先拦住了她的去路。

“姑娘,有话好说,我买,我买就是了。”

“买多少?”

“买七枚。”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共一百二十六两。”

“一百二十六?不应该是一百一十九吗?”

“我改变主意了,十八两一枚,一分不能少。”

“这……姑娘,我家中闲钱就一百二十贯钱左右,若你卖十八两一枚,我只能买下六枚,交与你手一共一百零八贯,倘若你卖十七两,我能多买一枚,要知道,出了这丹堂,可少有人敢买你手里的丹药啊。”

还没等鹤见初云回话,意识空间里沈意甩着尾巴道:“老妖婆,卖吧,十七两就十七两,反正你成本就摆在那,不会亏,先把钱搞到手再说。”

她没回应,这个理她也懂,装模作样地露出为难之色,最终点了头。

“那……行吧,一枚蕴兽丹十七两好了。”

掌柜松了一口气。

“姑娘在这里歇一会儿,我现在就命人取钱去。”

鹤见初云点点头,看着掌柜打开门跑出去,大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白贵!白贵!你在哪?”

“掌柜,我在这儿呢!”

“你带两个伙计去我家里一趟,让我媳妇把家里的钱全部送来,快去。”

“全部?”

“就是全部,快一去,别耽误我事。”

“……”

房间里,鹤见初云安安静静地坐下,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抿上了一口茶,然后托着腮帮子望着面前墙上挂着的一副画。

“一百一十九两,也不多啊,你不是说能全部卖掉的嘛。”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这当掌柜的这么穷。”

“唉~”

“以后跟我讲话先叫我主人知道没有?没几天你又给我忘记了。”

“哦,主人。”

……

一炷香的时间后,她隐约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不过这房间只有一道天窗,四周的是封闭的,朝北的还靠着一堵土墙,在屋子里她也看不到外面是什么情况。

又过去四五分钟的时间,门终于被推开了,只见掌柜走了进来,手中拎着一袋子钱,将其放在桌子上。

“姑娘,一百一十九两,你数一数。”

她点点头,接过袋子拎了拎,份量很足,打开袋子粗略扫了一眼,里面除了几块银锭外就是好几吊铜钱,数额应该差不多。

把钱收好,她取出七枚蕴兽丹交给对方,便说道:“我就不多打扰,先走了,来日再见。”

说着,她就走了出去,掌柜也没有挽留。

“慢走。”

他取出一块布将这七枚蕴兽丹包起然后放入袖中,看着鹤见初云走出房门。

她没有从正门走,脚尖一点如飞燕般来到房顶,落在外面的巷道中。

而她离开后没多久,掌柜的就笑了出来。

整个丰禾镇,就只有他这一家丹药铺子,想要把这些蕴兽丹卖出去,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难事。

若全部以二十三吊钱的价格卖出,他能赚四十二吊钱,这快赶上他半年的例钱了。

在井边清洗丹炉的伙计注意到掌柜脸上的笑容,不禁询问道:“毕叔,刚刚那姑娘找你谈了些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