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比邪祟还要邪性(1 / 2)

没了脑袋的尸体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跪在地上,只剩下他临死前喊出来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下一片死寂的荒山之中。

这具身体生机断绝了,它不敢在死尸上待太长时间,连忙露出邪祟真身。

鹤见初云站定,体内的灵力运转,附着在剑身上,但她没有立刻动手,而是警惕地望着对方。

一开始她还带着为祸菜子村的邪祟并不是很强大的想法,但现在,这些想法已经不存在了。

这邪祟根本不简单,它需要人们心里产生的负面情绪来壮大自身。

而负面情绪有很多种,可想要人们产生最强烈而且对邪祟最有效的负面情绪,无非就是生离死别。

这也是邪祟没有把菜子村所有村民杀光,而是隔一段时间杀一人,又不给村民逃出去的原因。

用余光瞥了一眼那具无头尸体,特别是身上的衣物,她大概猜到了这人的身份。

隆春镇某个家族的门客。

应该是收到菜子村的消息前来斩妖除魔,但不料这邪祟远非他一个人能够对付的,结果就是神志被抹除,肉身则被占据。

他的死也让隆春镇里的家族感到了恐惧,邪祟的实力超过了净阶,想要除掉它可没那么容易,要付出不少的代价才行,试问那个家族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放任不管,也属实是无奈之举。

真正可恨的是那村长冯铁,菜子村的邪祟对付起来有多不易他应该最清楚,但他对此没有过任何说明,一直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

来到此地的修士若是身死便就地埋了,如果成了那就皆大欢喜。

鹤见初云想起自己在第二个晚上出村时,看到的那十几座没有墓碑坟包,恐怕来之前已经有不少修士来过此地,但都因为低估了邪祟的利害,而命丧黄泉。

“老妖婆,你发什么呆!人家都动手了!”就在她想清楚这些问题时,沈意的怒吼声也在脑海中响起。

她回过神来,看到涌来的邪气,脸色大变,慌忙间抬剑格挡,却被那恐怖的邪气震荡得意识恍惚,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喷出。

桀桀~

飘在空中的邪祟阴笑两声,随后朝她飞扑而来,邪爪上泛起阴森的寒芒。

沈意看得着急,直接用感识与她进行连接,强行将命神护铠套在她身上,在关键时刻地救了她一命。

“老妖婆!我顶你个肺!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沈意的怒吼神在脑海中炸响,鹤见初云来不及理会,伸手抓住一块山石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她的心狂跳着,好险,就差一点。

那邪祟的速度太快,她刚才根本反应不过来,要不是玄厉在没有经过自己同意的情况下施展了命神佑体,她现在已经命悬一线了。

将心里的慌张平复下来,稳住身形后她立即挥出一剑,灵力运转拉出一轮残月。

那邪祟快速向后飘飞出去,邪气翻滚着,刮起一阵阴风,全部掀向她所在的方向。

一剑挥空,她没有多想,直接无视对方的手段,硬抗了上去,漆黑的邪气宛如一条条毒蛇往她身上钻,但却被狰狞的铠甲尽数挡在了外面。

见状,隐藏在邪气中宛如死鱼肚子一样的白色双眼闪烁几下,随后直接往后飘去,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阴冷笑声回荡在夜空中。

鹤见初云冷着脸想要追,但这时远处的土地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拱,把泥土拱得直往外翻。

很快,十几道身影破土而出,使得周围更加阴森了。

“这什么玩意?”沈意看得清楚,那从地下飞出来的身影全是人影,但是在感识中,那些人影与活人有着很大的区别。

“是阴尸,那邪祟占据别人的身体用炼尸术炼出来的。”鹤见初云沉着脸解释道,然后有问道:“它在哪里?”

“右边,插着一根竹竿哪里。”那邪祟消失了,但沈意的感识却能摸到它躲在什么地方,当即给她指明了方向。

不过沈意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自己把力量借给了老妖婆,那邪祟已经伤不了她了,但它为什么还不跑?

这些问题在脑子里停留了一会儿,下一刻鹤见初云就朝着自己说的那个方向奔去。

而被唤醒的阴尸也全部朝着她围来,无奈,鹤见初云只能挥剑应战。

那些靠近的阴尸一个个面色惨白并且脸部严重腐烂,看起来极为恐怖瘆人。

握剑的手微微颤抖着,沈意通过她的视角看到她身体正在往外冒红气。

“老妖婆,你不会在害怕吧?”

“……”她没说话。

作为鹤见氏嫡长女她一辈子锦衣玉食的,虽然也是修练者,但她从未对付过像阴尸这种诡异的存在,害怕也是难免的。

但好在,阴尸看起来可怖,可对付起来却极为轻松,手中长剑轻而易举地削下它们的头颅,随着阴尸的数量慢慢减少,她也开始放松下来。

或许是察觉到她知道自己躲在什么地上,那躲起来邪祟很快就动了,换了个地方躲藏。

“老妖婆,它跑了,在左边那棵枯树前面!”

“嗯。”鹤见初云应了一声,手中长剑再一扬,又将一具阴尸劈翻在地,强行从其它阴尸的围攻下突破出来,往邪祟所在的方向追去。

不过在她经过沈意说的那棵枯树时,从树洞中竟然钻出一大把头发,张扬着朝她身体抓来。

鹤见初云脸色大变,一剑将这些头发斩下,但下一秒,她动作一停,低头一看,好几根头发缠在了她的脚踝上,她想出剑将其斩断,岂料从树洞中又延伸出来大量头发,死死缠住她握剑的那只手。

从地上还有更多的头发冒出,爬上她的身体,缠绕在她纤细的腰身。

回头一看,那些阴尸不动了,同时沈意的声音传来:“老妖婆,快点挣脱,那玩意冲你来了!”

也是在这一刻,她想明白什么,表情变得惊恐起来。

“玄厉……把它赶出去!”

“什么赶出去?”

“快……快把它赶出去,不,千万不能让它得逞!”因为太过恐慌,鹤见初云说话已经变得语无伦次了,沈意听得直犯迷糊,但很快他就看到那只邪祟出现在了老妖婆面前,伸出手,长长的指甲扎入她的眉心之中。

被头发牢牢缠住,她根本无力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这邪祟进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也是在这一刻,沈意看到她意识空间中的线条变得更加扭曲紊乱,那邪祟的身影从中挤了进来。

“玛德!”沈意大骂一声,哪里还不知道,这邪祟是想占据老妖婆的身体!

邪祟冒着白光的双眼与沈意的龙眼相对,气氛凝固了几秒,随后沈意怒吼一声直接冲了过去。

他心里有些没底,这邪祟是没有实体的,自己的物理攻击手段对它有效吗?

但他能怎么办?只能上了。

<divcss=tentadv>不过很快他就欣喜起来,与对方撞击在一起的瞬间,他就感受到了一股阻力。

那邪祟有些呆,它本来不想理会沈意的,等得到鹤见初云的身体,契约兽会自然而然的死亡,但它没想到他这么莽,触不及防之下被沈意撞得飞了出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