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她想不明白的事(1 / 2)

“姑娘,你真的是来俺们村驱邪的通神者?嘿,这么年轻啊。”

“今天多少岁啊?”

“你驱邪用的法器是什么样的?”

“六娃他娘,通神者一般看起来都年轻,别看着才十几岁,可能人家岁数比你自个都大嘞。”

“我听说有一种专门可以放东西的法器,能给我们看看不,好长长见识。”

“……”

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语,而鹤见初云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这里,平日她就喜静,周围太吵了,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在前面走的男人似乎瞧出了她的窘迫,连忙喊道:“散开散开!都散开!没看到人家姑娘不高兴啊?”

一句话说完,周围安静了几分,随后男人看着鹤见初云笑道:“姑娘,俺叫冯发,你也别紧张,乡亲们没见过世面,你能来俺们村子帮忙驱邪我们可是感激的很,走!我现在就带你找村长去。”

鹤见初云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冷淡着脸紧紧跟上冯发。

据冯发所说,菜子村村长住在村南,距离没有多远。

不过两人还没到,身着长衣,佝偻着身躯的村长已经带着几个年轻健壮的小伙子赶来了。

一看到冯发,便加快脚步走向前来着急问道:

“冯家老大!前面发生啥事了?”

冯发一脸的笑容,侧开身子,露出鹤见初云的身影,道:“这位是来我们村驱邪的通神者……”话说到一半,他转头望向鹤见初云“诶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庄鸾。”

“庄……庄暖!对,庄姑娘。”冯发介绍道。

意识空间中,沈意磨着牙,忍不住道:“行啊老妖婆,就一小会儿的功夫,你又取一个假名。”

她没有进行回应,“鹤见初云”这个名字已经是过去式的了,现在“姜乙乙”才是她的名字,也是在现在的身份,不过这个身份可经不起查,如今大梁皇族到处在找她,她不敢放下警惕,生怕有人会从“姜乙乙”身上找到有关于“鹤见初云”的蛛丝马迹。

眼前的村长看起来已年逾古稀,头发花白了大半,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岁月留下的皱纹。

打量着鹤见初云,没一会儿后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虽然是普通人,但活着六十多年,这些年他也见过不少通神者,也知道通神者表面年龄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但是鹤见初云脸上的稚嫩是掩盖不住的。

他很快就确定了,眼前这姑娘的岁数一定没有多大,因此,他对她的能力产生一些怀疑。

就好像去中医馆瞧病,里面帮人看病的是一个看着还没有成年的小年轻,这种情况谁敢在冒险?

又不是谁都是少年神医。

不过他什么也没说,摆摆手驱散了众人:“乡亲们都回去吧,别挤在这了。”

这位村长地位超然,一句话出口,本来还想挤上来的人们纷纷往后退去,完后村长恭敬地对鹤见初云说道:“姑娘,这里人多,太聒噪,跟老朽去屋里详谈吧。”

鹤见初云点点头,跟着对方进了他的院子。

这里的家眷已经被赶到别院去了,宽敞的堂厅中除了两人外,就只有守在门外的两个年轻小伙。

坐下后,村长命人沏来茶水,两人很快进入交谈之中:“庄姑娘,鄙人姓冯,单名一个铁,姑娘若是不介意,叫我老冯即可。”

“嗯。”

“敢问庄姑娘今年多大了?”

“明年满十八。”

“哦。”村长点点头,喝了一壶茶,认真道“我观姑娘眉宇间尽是贵气,想必是从大家族里来的吧?”

“是,我从大庆国而来,听闻大梁北方战事连连,邪魔滋生,便随家族长辈来此地试炼。”鹤见初云说道,对方听完眉头皱起来,眼中一抹忌惮闪过,不由试探道:“那你家族长辈哪去了?为何不与你一起?”

在村长说出这句话时,沈意也打起了精神。

鹤见初云摇摇头,情绪变得有些低落:“此事说来话来,我们在中途出了意外,不幸与家族长辈走散,正好途经此地。”

“哦。”村长在地点头,心里迅速放松下来。

“村长,那为祸村子的邪祟你可见过其真面目?”

“那邪魔来无影,老朽未曾见过,见过的人早已经命丧黄泉,早些时日或许还有机会见其模样,但如今……唉~”村长叹息一声,鹤见初云面露疑惑:“怎么了?”

“被它残害的人越来越多,它也越来越强大了,一开始它害人都是亲自动手,如今它也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被它盯上的村民要不了多久便会丧失神志,对身边之人下手,防不胜防啊,这也是我们等躲在家中不敢轻易出来的原因。”

“可你们为何不早点离开?”

“我们也想,当时我们全部人胡涂啊,有人死了亲人,怎么劝也劝不动,非要留在这找那邪魔报仇,现在好了,想离开也离开不了。”

从堂外吹来的寒风让村长不自觉地将衣服裹紧了一些,继续道:“村西老李头一家,前些日子带着一家老小出逃,结果刚出去不到一天就回来了,也不知怎滴,他们回来后谁的话也不搭,闷陆闷陆的,躲在屋里不出来,几天后邻里百姓察觉不对找上门去,就看到那老李头手里拿着菜刀,那血啊,把衣服都染红咯。”

“他被控制了心智?”

“是啊,怎么也喊不醒,半夜起床拿着菜刀把他兄弟,弟媳,妻子,还有连两岁都没有的小宝也宰了,当时那个惨……老朽都不敢去想。”说着,村长摇着头,一脸的不忍,而处于鹤见初云意识空间内的沈意死盯着他,看着他头顶因为恐惧而冒出来的微薄红气,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村长唉声叹气时,鹤见初云又问道:“都过去这么久了,那隆春镇就未曾派人前来查看过?”

闻言村长迟疑了一下,但又很快恢复了正常,深吸了一口气。

“隆春镇三个家族打生打死的,哪里会管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不是没有派人去请过,已经去了好几次了,每次他们都让我们等,可等着等着马上就要接近年关了,谁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来?么得办法咯,我们也不想去请了。”

“我明白了。”她轻应着,不过她好像有什么事情难以启齿,小嘴动了好几次终是没有说出话来,冯铁活了六十多年,阅历丰富,当即看出来什么,说道:“庄姑娘您要有什么安排就尽管说吧,您放心,菜子村全村上下定竭尽全力配合你。”

“不是这事……”

“那是什么?”

鹤见初云望着村长的眼睛,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我听闻村里为了驱除邪祟特别凑出二十两银子作为报酬,可有此事?”

冯铁一愣,望着她的目光中也闪过一抹失望之色,他还以为眼前着姑娘只是单纯的正义感爆棚,来菜子村不为名不为利,就是拔刀相助而已。

这样的话,事要是真成了,还能免去那二十两银子。

唉~

心里叹息,冯铁马上就释然了,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哪有那么多饭给人白吃?

二十两银子太少了,对于他们来说很多,但对那些大老爷来讲,连根毛都算不上,眼前这位庄姑娘,怕是与家族长辈走散后没多久花完了钱,没有了赶路钱,正好听闻了菜子村的事才来到此地。

不过这已经是大幸了。

<divcss=tentadv>“庄姑娘放心,只要赶走那天杀的邪魔,我作为一村之长,必将二十银两拱手奉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