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从今日起我是主你是仆(1 / 2)

一句话说的,其中嘲讽意味不加丝毫掩饰,甚至有激怒的味道存在。

他和对方可能早就被传送到这了,只不过昏迷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老妖婆家里人恐怕都死绝了。

没有了家族,没有了保护,沈意根本不虚她!

还客气什么啊?

赵姝灵对老妖婆的爱的确让沈意有些动容,但她让自己照顾她女儿,可自己是老妖婆什么人?

照顾她?

沈意觉得自己可能办不到。

而自己也没答应赵姝灵啊?

所以他看着老妖婆,眼中的神色有些怪异。

听到他的话,鹤见初云身体动了动,还是没有回答,眼中闪过一抹仇恨的神色。

家里人死光,受到的打击太大,让她一直处于一种失神的状态,见状沈意也不说话了,先让她缓缓,然后再说。

想着,他观察了一下周围,这四周用一些灰白色的石头围了一圈,而他就在圈内。

那些石头,是被抽光灵气的灵石,而这个圈……沈意一下就想明白了,应该是传送阵法另一边的锚点。

而锚点所处的位置似乎是在某座山的背阴处,四周长满了一棵棵柏树,不过这些柏树的枝条却是金黄金黄的,他有些疑惑,记忆中柏树好像是常青树吧?

怎么会黄呢?

没想太多,他很快闭上眼睛,调动红气来恢复身上的伤势。

大概过去半个小时左右,听到动静的沈意睁开眼睛查看,发现老妖婆起身正往自己这边走来。

“玄厉,走了。”她伸手推了推自己,语气中带着一些疲惫。

沈意没动,眼神古怪,阴森道:“老妖婆,麻烦搞清楚情况,你现在啥也没了,该不会以为你还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我还要跟着你?”

“你……”鹤见初云下意识想要呵斥一下,但沈意的点醒了她,想明白过来,她态度也不由的一软。

“可我是你主人,你不跟我你去哪?”

“狗屁主人,你就是张饭票,咱们好聚好散。”

“你过份!”

“我过分?还有更过分的呢!”

“……我……如果是这样,那你当初为什么选择我?”她一脸的忿然,望着他语气带上了一些怒气,谁知话音刚落,沈意猛地站起,冷笑道:“我选择你?你做梦呢?我当时在兽灵界狩猎一头长三颗脑袋的怪鸟,误打误撞被你召唤过来,我堂堂龙族,怎会需要你?”

鹤见初云愣了一下“三颗脑袋的鸟?黑炎鬼凤?”

黑炎鬼凤是一头甲级中品的契约神兽,在几千年前出现过,不过它的主人运气不好,刚契约黑炎鬼凤没几年,就被仇家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黑炎鬼凤有多强她不知道,但是沈意作为龙族,狩猎一头甲级契约兽应该不成问题,她直接就信了。

不过现在她没时间想那么多,因为沈意的态度让她心里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她得想办法稳住他,所以很快将脑子里杂念抛开,有些委屈道:“那你要怎样?”

沈意默默地将“黑炎鬼凤”记在了心里,听到她的声音,在脑子组织了一下,很快说道:“不急,咱们先把账算了。”

“账?什么账?”鹤见初云睁大眸子有些疑惑。

而沈意摇摇头,继续道:“还记得你把我召唤出来的第一天,回到家对我又砸又摔的吧?”

“啊?”这么一说,鹤见初云立刻明白了,原来是算这个账,她也立刻想起来了,这件事她也不会忘,毕竟两个人相识,初见场景总是令人最深刻的。

不过契约兽不是不记仇的吗,为什么玄厉现在还记着这件事……

她心里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地道:“知道,那你想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把这仇报回来。”

“你……”一时气急,但最后还是放弃了,抿抿嘴望着他。

“是我的不对……那……那我给你报仇就是了唔……”话刚说完,她就感觉一阵狂风吹过,脖子一紧,一股窒息感传来,她下意识地挣扎,但那股捏住她的力量太大,根本无法反抗,被强行带着飞向空中。

不出意外的,沈意完全没和她客气,有仇直接就报!

只是老妖婆和自己还有契约联系,他还不敢真把她拎起来往地上砸,不过鉴于她恐高,沈意抓住她就直往千米高空上飞,然后各种花式飞行,抓住她身子的爪子伸得笔直,将她放在一个很危险的角度。

一开始她挣扎得很剧烈,不断地用拳头捶打着他的前肢,但拳头太小,沈意根本感觉不到她的力度,反而因为她的挣扎,沈意所做的更加疯狂,让她感受感受什么叫暴风的摧残。

慢慢的,她不挣扎了,双手慢慢放下,像没有意识的布娃娃一般任由沈意摆弄着。

她只能等待时间一点点流逝,可不知怎的,这时间过的很慢很慢,很难熬,她脑海中不禁想起了鹤见府那满地的尸体,还有赵姝灵死亡时的场景。

她的家没了,亲人死了,面对她的,将是大梁皇族无止境的追杀,都到了这个地步,却还要被自己的命神这般欺负。

想到这些,她眼眶顿时红了,泪珠在空中洒落。

就在此时,沈意停了下来,当然没有结束,这才哪到哪呀?

只不过老妖婆已经很长时间不挣扎了让他感觉有些不妙,连忙落回地面查看起来。

爪子死死摁着,沈意看到了她被泪水朦胧的双眸,那梨花带雨的样子让看了不禁心生怜悯。

沈意心里动了动,连忙将脑子里的杂念抛了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幅样子让他更兴奋了,但同时还有一种强烈的罪恶感。

话说,这半年多来,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老妖婆哭鼻子呢。

气氛沉寂了一下,很快沈意的爪子就松开了她,不满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鹤见府被灭门,死了那么多人你没哭,你爹有可能死了你没哭,你娘死了也没哭,你师尊死了你也没哭,呵呵,我只是报个仇你就哭了,你搞我呢?”

“我没有……”鹤见初云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我只是自己想哭。”

沈意摇摇头没说话,人往往受到巨大打击后往往是因为小事情上的不顺才会崩溃,而老妖婆就是这种情况。

老妖婆性子太傲,还喜欢故作坚强,一夜之间死了双亲,能坚挺过来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这天下能被自己命神欺负的恐怕只有她一人了。

整理了一下散乱的衣服和长发,只听她问道:“仇报完了吗?”

沈意哼了两声,冷冷道:“报完?你以为这样就完了?这第一个仇我连十分之一都没报完。”

“啊?”

“首先,这些仇我要十倍奉还!懂不懂?除了这个仇以外,你以前还打过我一巴掌,还拿鞭子抽我,虽然没抽到,但这也算,然后断我粮,给我禁足,拿我龙族的身份威胁我,还拿我当挡箭牌……这些都没报呢。”

沈意一口气说了一打堆,而鹤见初云听完直接低头沉默了,半饷后才重新抬起头倔强道:“那你继续,把仇报完吧。”语气带着几分认命的味道。

“得了吧你,就你那小身板。”

“哦,那你可以跟我了吗?”

“做梦去吧。”怼了一句,沈意就往一旁走去。

“不行,你必须跟着我!”

鹤见初云连忙跟了过来,拉住了他的尾巴。

“凭什么?”

“我要复仇。”

“你复仇关我屁事?被灭门的是你,又不是我,而且,这一切还不是怪你。”

“你站住!别忘了我们之间还有约定。”

“狗屁约定,就那个约定,你让我跟你百年?”

“不用百年……”

“那要多久?”

“六十……不,四十年就够了,四十年以后我复仇了你再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