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老妖婆你家被灭门了(1 / 2)

九级天引万灵爆的威力,直接使一位灵阶强者变成一滩沫状的肉泥,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剩下退远的三人对视一眼,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远处的沈意也不好过,这天引万灵爆的威力的确强大,但这终究不是游戏,他开不了免伤,还是被自己的杀招波及到了,身躯烂了大片,炸飞出来的碎片与身上模糊的血肉混在一起。

他现在失去了行动能力,已经无力战斗了,只能睁着眼睛,无力地望着前方。

“杀!”

“……”

突然间,他听到远处传来的喊杀声,以为是那些前来灭门的兵卒,心里不由一笑。

“杀你妹啊,这里有你杀的吗?”

他认命了,不想玩了,死就死吧,老妖婆说契约兽死了会回到兽灵界,希望真是如此。

删档重来也无妨。

心里这样想着,但沈意没看到的是,来者并非是他所想的那些人,而是鹤见府的诸多门客,净阶到识阶不等。

虽然这些人在灵阶强者就是小猫小狗三两只,可赵尚纯在看到他们后,眼睛顿时就亮了,在半空中他将手背在后面,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很快,一把玉制绣花,明显是女人用的飞刀陡然出现,笔直射向乌东斗魁!

察觉到什么的他脸色顿时一变,身前灵气氤氲,将飞刀挡了回去,其中蕴含的力道震得他神魂一颤,反应过来,他看向赵尚纯一脸的怒意。

“赵尚纯!你这是作甚?”

对方也是一脸无辜和迷茫,可这时,又是一把飞刀射来,就是在乌东斗魁放松警惕的这一刹那!

不过作为灵阶强者,他反应还是太快,脸色再一变,慌忙进行躲闪。

嗖!

飞刀飞过在耳边响起刺耳的破风声,他脸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

乌东斗魁又气又怒,可这还没完,又有什么东西朝他射来,让他连忙做出应对,但是这次他猜错了,第三次射来的东西不是什么,而是一个人!

感知上突然空了什么东西,等他抬头一看,法身上捏着的鹤见初云已经不在了,而远处,一道被银甲包裹的纤细身影正带着她飞速掠向沈意。

尾巴被人抓住,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传来,将沈意一下拽到了空中,他一惊,艰难地扭头看去,银白色的命神护铠,这人,沈意不用猜也知道是赵姝灵。

她一手拉着鹤见初云,一手拎着自己。

“娘,你怎么过来了……”

“好了,只要娘在,就不会让你死在他们手上,没受伤吧?”

“没有,只是玄厉……”鹤见初云摇摇头,看向后面的沈意,而对方也正看着她,只是发现她转过头来,沈意又把脑袋撇了回去。

二傻死了,他心里还是避免不了的沉重起来,而作为罪魁祸首之一的赵姝灵他有点恨不起来,很复杂,因为她救了自己。

本以为要死了。

晃晃脑袋,他把脑子里的杂念抛了出去。

赵姝灵将自己的速度全部发挥出来,朝着挪移阵法所在的方向极速飞去。

而沈意则看着后面的景象,发现赵姝灵后,乌东斗魁和祁家家主立刻就要追,可于此同时,赵尚纯控制身后的法身一掌拍向下方鹤见氏的门客们。

这一掌,看起来是在杀敌,但巧就巧在,他刚好拦住了另外两人。

沈意一愣,立刻明白了,这赵尚纯就是个捣乱的!

之前误会他了。

哗啦!

一掌过后,被逼开的乌东斗魁暴跳如雷。

“赵尚纯!”

他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对方仿佛演帝俯身一般,只是瞥了一眼,淡淡道:“老夫对鹤见氏这些人恨之入骨,杀光他们怎么了?”

说完,身后法身又是一掌拍下,将祁家家主逼得连连后退,而他也是个狠人,站稳后,深深望了一眼赵尚纯,随后也跟着出手,一掌下去将剩下的鹤见氏门客全部拍得稀烂!

现在赵尚纯没理由捣乱了,他便看向乌东斗魁,道:“乌东兄,我们走!”

两人不再理会他,朝着赵姝灵追去。

见状,赵尚纯心里叹了一声“姝灵,为父只能帮你到这了。”

……

鹤见府南面,挪移阵法四周,此时一片混乱景象,到处都是人,分不清谁是敌谁是友,尸体七零八落,血流成河,随口一吸,空气中充斥着浓郁到令人发指的血腥味。

看到赵姝灵的身影从上空飞过,身穿甲胄的兵卒和来自各方势力的修士连忙鼓足士气,而鹤见府的家兵与门客则奋起反击,拼尽全力阻拦对方。

赵姝灵微微低头,眸光一冷,随后念头一动,体内的灵气释放出来,在身前氤氲,伴随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下方的大片人马被扫飞出去,紧接着她用力一甩手,将沈意扔到了阵纹的最中心。

鹤见初云看出了一些不对劲,连忙问道:“娘,其他人呢?”

赵姝灵没有回答,将鹤见初云也放在阵纹中心后,将花神簪交给了她。

“拿着。”

鹤见初云一愣,像是注意到什么,低头往旁边还没有刻完的阵纹看了一眼,一下就知道赵姝灵要干什么了,当时就急了。

“娘!不要!”她想要走出阵纹,可下一秒手里的花神簪花苞绽放,周围浮现出一片片纯白的花瓣,旋转着形成一个巨大的屏障将沈意和她的身体一起笼罩住。

她拍打着屏障,却不能撼动分毫,她扔掉花神簪,也没有任何效果。

“娘!”

她的呼喊神传入耳中,但赵姝灵却没有理会,而是看向沈意。

而对方此时也发现了这最里面的挪移阵法还是大概一米长的阵纹没有完成,阵纹没有刻完,阵法是不会生效的,他不知道赵姝灵要干什么,所以也看向了她。

两者目光一对视,赵姝灵用带着一些哀求的语气说道:“玄厉,照顾好初云……”

说完,她周身浮现出一道红光,鹤见初云也更加用力地拍打着屏障。

“娘!”

赵姝灵开始发力了,沈意也随后看到,缺少的那一部份阵纹开始缓慢地延伸,不过正常阵纹应该是一种又蓝又白的颜色,可现在延伸出来的阵纹却是显眼的血红色。

他明白了,赵姝灵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力来完成最后的阵纹。

再看向她时,沈意眼中复杂。

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从各方势力而来的人马纷纷爆发,强行突破鹤见府家兵和门客门组成的防线,各式各样的法术攻击往地上轰去,他们想要破坏阵法,可纯白的花瓣屏障保护的太死,他们的攻击落在上面就好像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效果。

见状,所有人脸色一狠,朝着赵姝灵发起凶猛攻势,一群净阶识阶的存在,攻击一位灵阶的强者,放在是以往绝对是找死的行为,但现在,赵姝灵只能分出一部分灵力来保护自己,然后默默地去承受这些攻击。

不多时,乌东斗魁和祁家家主也到了,主院方向也有灵阶强者相继飞来,而这也说明,与他们战斗的鹤见松与鹤见府三公已经凶多吉少。

随着一众灵阶强者赶到,更加恐怖的灵力爆发出来,接二连三的砸在纯白的花瓣屏障上。

花神簪是上品灵器,对灵阶强者来说,就好像普通人遇到厚厚一层钢板一样无能为力。

见人力不能破开,由青渊宗宗主青奕带头,不由余力地对赵姝灵下了手!

轰!轰!轰!

恐怖的灵力不断炸开,面对这么多老牌的灵阶修士,只是灵阶初期的她根本无法支撑太久,周身灵气屏障很快破碎,颜色各异的灵气轰击在她身体上。

命神护铠渐渐暗淡下去,她紧咬着牙齿,可怎么也控制嘴角溢出的鲜血。

她盘腿而坐,依旧坚挺着,将精血不断灌入阵法之中,刻写着剩下的阵纹。

屏障内,鹤见初云已经跪在了她的面前,那看起来不足一页纸张厚的屏障,却好似一道天堑,怎么也越不了。

<divcss=tentadv>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哀求道:“娘!娘!求你了!我求你了,你不要管我了,你快走!他们要杀我我让他们杀就好了,我求你快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