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要的就是你的命(1 / 2)

沈意一呆,他思维一直停留在前世,忘了自己身处的可是玄幻世界啊。

挪移阵就是传送阵法,只要准备妥当,一瞬间传送到十万里之外也不成问题,而那些前来追杀的强者也不会知道他们会传送到什么地方。

这可比单纯的逃亡强多了!

……

鹤见府外,来自各方势力的强者相继出手,强行破开了鹤见府的大门,冲入其中,一时间,鹤见府邸内的家兵以及外面黑鸦鸦的兵卒齐齐发出震天的喊杀声,双方的人马拼杀在一起,血腥味渐渐弥漫开来。

可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随着灵阶的通神者出手,鹤见府的家兵瞬间溃败,所过之处,尸横遍体。

赶来的鹤见府门客连忙出手阻拦,各种绚烂的法术在夜空中惊鸿一现,巨响阵阵,令人眼花缭乱。

灵力汇聚成巨大的法印,悬浮在鹤见府主院上空缓缓压来,但很快被另外一股强大力量挡住。

在无数巨大的法身之间,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眉宇尽显贵气的少年闲庭信步地走来,然后推开门进入主院之中。

也是在这一刻,鹤见松将刀一横,上空的法印轰然炸裂,化作点点光芒。

与之相抗的许家家主还想出手,但年轻人一抬手,所有人见状连忙停了下来。

“好久不见,宣武候。”

鹤见松深深地看了这年轻人一眼,眼中的复杂之情一闪而过。

在很久之前,他只是鹤见氏中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而已,他是上一任家主私生子,母亲只不过是一个青楼里的娼妓,早早的便离开了人世。

在这数不尽的岁月中,记忆中生母的模样早就被他忘记了,人生的转折点,是在遇到“万山”开始。

那是他的命神,也是在那一刻,他认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而此人,就是面前的年轻人。

庚王梁从隐!

若不是他,这家主之位,怕是另有其人了吧。

鹤见松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却感慨道:“是啊,都快二十年了,老夫也在这里等王爷多时了。”

“是吗?”梁从隐摇摇头,轻笑两声,话锋骤然拔高:“尔等杀我皇族贵胄,其罪当诛,本应将鹤见氏抄家灭族,不过……”说到这里,他语气缓了下来,像是软了心一般“不过念你与我有多年交情,今日我给你一个机会,交出杀人凶手,可勉这一难。”

“如何?”

鹤见松沉默着没说话,倒是后面的赵家家主赵尚纯有些急了,看看鹤见松,想提醒什么,可梁从隐就在自己面前,嘴巴张了张,还是什么也没说。

而鹤见松又怎能不知道?

杀皇族贵胄,抄家灭族是最低的惩罚,也是最高的惩罚,因为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可今日梁从隐偏偏给出了这个选择。

这很古怪,怕是要杀人凶手是假,要鹤见初云是真!

不为什么,只为她的天赋和命神!

这世间有一种手段,可保家族长久兴盛,同时也是皇族的禁忌,也是因为这一手段的存在,导致阶级差异巨大,天下寒门难出贵子。

换作是以往,鹤见松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毕竟一个人的命换一个大家族勉去抄家灭族之危,这怎么算都划算。

可今日不同往日,从鹤见初云身上,他看到了一个未来,一个只属于鹤见初云的未来!

用鹤见府上下一千六百余人的命,来换下一个琚君权出现,又有何妨?

鹤见初云虽是女儿身,但身体里流淌的仍是鹤见氏的血脉。

所以,哪怕是眼前这位他生命中必不可少的贵人,也别想从自己女儿身上得到一丁点好处!

说起在鹤见府后方布置的挪移阵法,其实根本不是给府内人逃命用的,这么点时间,能让所有人成功逃命的挪移阵法根本没法布置,从始至终,他保的人就只有鹤见初云一人而已。

这一点,连鹤见初云自己都不知道。

外面兵戈声阵阵,院内气氛压抑。

嗒,嗒,嗒……

平缓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三名老者联袂而来,目光凌厉。

其中两人皮肤暗红,脸上耷拉着好几层皮肉,那褶子都可以防弹了。

而这三人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正是鹤见府三公。

鹤见松虽然没有出声回应,但三公的出现已然表明了他的态度。

梁从隐不说话了,眼神渐渐变得阴冷,他向前一摆手,转身就走,伴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青风羽在内的数名灵阶强者齐齐施展出法身,双方对轰在一起!

哗啦!

法身一击,瞬间将主院夷为平地!

兵戈相撞变得更加急促了,狂风扫过,血腥味越发浓郁。

走出主院,梁从隐看着前方,嘴巴微张,冷冷道:“我要看到鹤见初云活在站在我面前。”

话音落下,周围人立刻就懂了,点点头将灵识散开,飞掠而去,寻找起鹤见初云的身影。

其中,速度最快的便是赵尚纯。

另一边,来自各方势力的兵马在进入鹤见府的那一刻,便一路势如破竹,见人就杀,很快就将战火蔓延到了轩远荷台。

黄惠师瑛二人“呛呛”两声将剑拔出,杀向涌来的兵卒。

沈意在空中一个侧身,躲过了射来的箭雨。

抓在上的鹤见初云挣扎着“快放我下去。”

沈意没有拒绝,很快将她放了下去。

“你真魄。”落地后,她又道,沈意回头望了一眼,将自身全部力量借给了对方,然后往二傻的方向飞去。

感受着厚实狰狞的铠甲将自己的身体包裹,鹤见初云心里不由放松了一些。

她盯着空中沈意的身影看了好一会,慢慢收回了目光。

昨天与玄厉吵了一架,她还以为对方会赌气呢。

也是,他是自己的命神,命神再怎么样,也不会记恨主人。

想到这里,突然有兵卒杀了过来,见状她急忙集中注意力,将剑拔出,身子往旁边一侧,躲过刺来的长矛,接着飞身一剑刺穿了数人身体。

同时喊道:“黄惠,师瑛,不要恋战,快往后面走!”

两人闻言,收敛起攻势,边战边退。

至于沈意这边,在把力量借给鹤见初云后,他便朝着二傻的方向飞去,帮助它从废墟中爬出。

“老大!”

“别过去了,往那边撤退!”沈意传递着自己的意思,将脑袋往鹤见府南面甩了甩,给它指明了方向。

“那我主人呢?”

“你主人已经往那边去了,不要白费力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