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灭门开始(1 / 2)

“我……”沈意的问题让二傻脑子一时间转不过来,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往前很长一段时间它都不在沈意身边,随着体型越来越大,鹤见明北很多时候都是把它收进眷灵法器中,从青渊宗回到鹤见府的过程,它也没看到,更不知道过去了几天。

它回答不出来,沈意也不需要它回答,二傻是契约兽,总不能自己跑回来吧?

他扫了一圈,没等二傻回答清楚,他问道:“鹤见明北那小子呢?”

“……哦,我主人啊……他很早就出去了,现在都没回来。”

“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他让我不要乱跑,就让我在这里呆着。”

“那你在干什么?”

“抓鱼,鱼好吃。”二傻回答着,然后在沈意的目光注视下给他示范了一遍,一双大大的兽眼睛看准了水里一条正好路过的大肥鱼,猛地把粗壮的前肢伸了进去。

哗!

水花溅起,但却捞了一个空。

“……”

这抓鱼技术,沈意不敢恭惟。

“行了,我到处转转。”晃了晃脑袋,沈意往前院走了过去,二傻见状连忙跟上,傻傻地问了一个问题:“老大,那你为什么在这?”

“……跟你一样。”

“哦哦,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了。”二傻似乎有些兴奋,沈意看了它一眼,没回答,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过程中二傻喋喋不休这,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老是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比如树是怎么长出来的,天上为什么会下雨,又或者这个世界就球形的话为什么sp;沈意都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转了一圈,这瑞清院的情况和轩远荷台都差不多,冷冷清清的,一个人都看不到。

不多时,他推开前院的大门走了出去,二傻连忙跟上。

“二傻,除了让你别乱跑外,鹤见明北就没有跟你说其它的事情?”

“没有啊,他就让我不要乱跑然后就没了。”

“嘶……行吧。”沈意有些无奈,契约兽就是这样,不问世事,饭来张口就行了,自己就是这样,更别提二傻了。

当初把四皇子弄死的时候,鹤见府怕是忙死了,而自己呢?还觉得岁月静好。

二傻没有注意到沈意的表情,依旧保持着兴奋,回答完后又问道:“老大,咱们要不要去抢饲兽场?”

“……”沈意往它身上瞥了一眼,这块头,想来鹤见明北给它的伙食非常不错,要不然也不会长这么快。

而饲兽场那点油水,最多也就值一顿饭而已。

这二傻说是抢饲兽场,抢是次要,打架才是主要吧?

自己在青渊宗“闭关”的那段时间,二傻可没闲着,到处瞎折腾,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

“抢个屁啊!”沈意一尾巴扫在它前腿上,抽的二傻一阵龇牙咧嘴。

“不抢就不抢嘛。”它有些委屈,低头舔砥着被沈意用尾巴抽出来的痕迹,然后又问道:“不去抢,那我们干什么?”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干什么,二傻,我劝你一句啊,要是见到鹤见明北,想办法让他赶紧收拾东西跑路。”

“啊?为什么啊?”

“鹤见氏要被满门抄斩了,等人一到,咱们这里面的人都得死。”

“可是……我不会说话,主人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那你就……”沈意话才说出三个字,就看到远处有人从井里爬了出来,全身血淋淋的,应该是经历了一场厮杀,被血污所影响,已经看不清他长什么样了。

目光与沈意二傻两兽短暂对视了一秒,爬出来的这人便朝着鹤见府南面奔去,那步伐很急,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汇报。

看着他走远,沈意随后来到井边查看起来,这是一口枯井,常年用盖子盖着,没想到里面竟然藏着一条暗道。

另一边,从枯井中爬出的鹤见恩忍着身上的伤痛一路奔到鹤见府的南面被拆出来的空地上,找到了鹤见玄青。

“玄青叔!玄青叔!”

听到他的声音,鹤见玄青拍了拍身上的灰,从地上站起,看着他满身的血,皱眉询问道:“外面怎么了?”

“大事不好了,外面,许家,祁家,渡虚门,青渊宗,还有恒州城四大家族的人都到了,还有,我看到了一个人,样子有点像梁从隐……”

“梁从隐……是他也不奇怪。”

“人太多了,我没全部看过来,现在鹤见府已经被围住了,云秋城四大方向的城门也被人下令关闭,只准进不准出,本来早该回来,但中途被人发现,是明全牺牲自己这才让我得以逃出生天。”

“玄青叔,我们时间不多了,现在挪移阵还又很多阵纹没有完成,怕是……来不及了。”

鹤见玄青深吸了一口气,沉重的说道:“你去告诉鹤见盛修,让他把聚集府内所有门客,全力施法打通虚空,之后你抓紧时间休息,我去主院将此事告知家主与三公。”

“知道了。”

“快去!”鹤见玄青拍了一下鹤见恩的肩膀,然后回头喊道:“所有人听着,专心布置最里面的挪移阵,两个时辰之内,阵纹务必完工!”

……

“老大,br/>

沈意没有回答,只是说了句:“你别说话。”

二傻不动了,老老实实地在他身边,等了一会儿,见井里面一直没有人出现,沈意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下去看看。”

说完,他不等二傻回答,直接跳了进去。

“老大,你等等我!”二傻也想进去,但体型太大了,这小小的井口根本容纳不了它,只得干着急。

到了井底,沈意观察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里面的暗道。

这暗道很窄,刚好能容纳一个人往里面走。

刚刚的那个人,看样子绝对是被人追杀的,而他从井底的暗道出来,但迟迟不见追兵……

追杀他的人没有找到这条暗道?

沈意心里有了想法,也不知道这条暗道通往什么地方,如果是直接通往城外那就好了。

不过这显然不可能,虽然云秋城类似于前世华夏古代的城市,但它的占地面积却很广,沈意没法预估,但从感觉上来讲,可能比自己前世住的二线城市还要大上一些。

而鹤见氏作为云秋城的大族,府邸所在位置也接近云秋城中心,想要把地道挖出城外,这可是件大工程。

可眼前的这条暗道,四周都是凹凸不平的石头,没经过任何加固,自然不可能通往城外。

但如果只是通往鹤见府外面,那这样也够了,大不了带着老妖婆一飞冲天,隐入云海,逃出云秋城应该可以办到吧?

当然,考虑到外面有人盯着鹤见府的原因,追杀刚刚那个人的追兵可能已经发现这条暗道了,只是没有冒然进入而已。

没有走进地道中查看,沈意很快就出来了,将木盖子盖上。

不管了,如果皇族对鹤见府展开灭门行动,情况允许的话就带着老妖婆往这里跑,守地道的总不能是一位灵阶强者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