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以后有你苦头吃(1 / 2)

沈意也不是会在一个问题上思来想去的人,想不清楚那就不想了,他最主要的是掳走老妖婆!

先把自己的命保了。

鹤见府灭门,也不全错在自己身上,不小心弄死四皇子后,他每一次使用天引万灵爆可都是小心翼翼的。

怪也得怪老妖婆,原本死一个赵姝灵就够了,现在好了嘛,鹤见氏极有可能被灭门,死的可就不是赵姝灵一个了。

还得担心自己能不能活着。

唉~

看着眼前高有两米的厚墙,只要飞过它,就出鹤见府了,沈意想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是却在犹豫。

也不知道是因为红气消化下感识被增强太多了,他的第六感好像变得强烈起来,还是说因为外面太安静了,显得太诡异。

反正脑子里好像有另外一个自己在警告着他。

千万不能出去!

一旦出去就会出事!

太强烈了,强烈到让他感到奇怪的地步,仿佛一靠近墙身后就响起音乐,隐约看到黑人小哥抬棺的身影。

来回走了走,沈意爪子一用力,身体陡然变大一圈,感觉不够,又加大一些力道。

西啦!

看体型差不多后,他扶着墙人立而起,将脑袋探了出去,查看着外面的情况。

大白天,外面静悄悄的,虽然鹤见府邸所在位置不是云秋城最繁华的地带,但附近有几条街在平日里也是热闹,但今天却空无一人,只有满街的黄叶,和吹过的秋风,看不到一个人影。

沈意很快把身体缩了回去。

“还是算了吧,小命要紧,可不能把自己溜达死了。”

在心里嘀咕了这么一句,沈意扭头就走。

外面绝对不正常,想来这鹤见府已经被人盯死了,也不知是哪个势力的,但明天和意外那个先来他也不敢去赌。

太阳落下,天渐渐变暗,估摸着现在应该是在八点钟左右。

嗒嗒嗒。

微弱的脚步声让处于黑暗中的沈意耳朵动了动,有人进轩远荷台来了!

他立刻将感识散开,寻着前院的方向摸去,很快就碰到了三个人,不过一碰到,感识就被刷了回来,脑子一痛,沈意心里也是一惊。

进轩远荷台里的三个人中有两人是高手,而另外一个……老妖婆!

他赶忙跑出遂獉堂,往前院的方向奔去,没一会儿他就看到了那三人,走在最前面的确是老妖婆,而跟在她后面的两人皆为女子,其中一个沈意好像见过,叫什么师音来着。

不过在看到她的这一瞬间,沈意又冷静了下来。

“不行。”

感识被弹开,能察觉到感识的绝对识阶往上的存在,而那两人很显然就是这一类人。

现在把老妖婆掳走,那两人肯定会出手阻拦。

他得想办法把老妖婆单独引开。

于是又走了过去。

“小姐,是玄厉。”鹤见初云后面,两人之中的黄惠一眼就看到了沈意的身影,当即出声提醒道。

但鹤见初云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半分理会,直径正房那边走去。

正在搔首弄姿试图勾引她的沈意见状一愣。

这老妖婆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缓过神来,沈意赶忙追向鹤见初云,拦在了她的面前。

嗒。

脚步停下,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而对方疯狂用眼神暗示着,想让她借一步说话,但诡异的是,鹤见初云像是没看到的一样,不为所动。

大概过了五六秒的时间,她终于开口了:“有事你就说。”

沈意一呆,怀疑自己听错了,往她后面的两人身上看了看,又直视着鹤见初云。

“到底说不说?”她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有些不耐烦。

再看向那黄惠,师瑛二人,这两人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那表情,沈意顿时就明白了,自己能够口吐人言已经不是秘密了,于是犹豫着开了口:“她俩……知道,我会说话?”

这话一出口,黄惠,师瑛二人眼中闪动惊奇,没想到这玄厉真会说话,虽然他会说话已经不是秘密了,现在这整个鹤见府中几乎有四分之一的人知道,但第一次听契约兽口吐人言,还是会感到新奇。

而鹤见初云只是冷冷回了这三个字。

“不然呢?”

听完沈意差点没骂娘。

可恶!

计划泡汤了,当着这两人面前聊,自己怎么把老妖婆掳走,还有她说话的语气,让沈意很不喜欢,和得知秋榆死亡的那天一样欠收拾。

不过他现在只能忍了,随便找了个话题。

“我蕴兽丹呢?”

鹤见初云听完差点没被气笑“你还想要蕴兽丹,你知道你干了什么事吗?”

那语气一样的不客气,沈意也恼了,也不在顾忌黄惠,师瑛,张口怒道:“我干了什么你不知道?要不是你我也不会用我的神通,是你自己非要去救,不去救就不会有那么多事!”

“那是我娘,你根本不懂!”

“对,我不懂,原本只用死一个人,现在全部都要死!你满意了吧?没有我你和你娘都得死!”

“死就死。”

“你要死你别拉着我,好不容易活到现在我还没活够呢。”

“你怎能如此贪生怕死?”

“去你的,别想道德绑架我,老子不吃这一套。”

“你……”

“你什么你?我拼死把你救出来你就这样对我?这几天一颗蕴兽丹没见到。”

“玄厉……”

“闭嘴!老妖婆你给我听清楚了,要不是那狗屁契约,老子早跟你一刀两断了……”

“这天下哪有命神像你这样?”

“借力量借你了没,我救你了没?在刘家村那,在那个地宫,还有刚出恒州城那会儿,那次不是我?合着命神就是你的仆人是吧?我上辈子认识你?我欠你的?”

“……可若不是你当初杀了四皇子,怎会有现在的祸事?”

“初来乍到的,我怎么知道?之前那些侍怨徒是因为那个姓阳的出现的吧?你怎么不知道他背景又多大?”

“……”

吵架这方面双方完全不在一个段位,要是沈意火力全开,飙各种垃圾话,能鹤见松他祖宗给骂活过来。

<divcss=tentadv>鹤见初云一时间语塞,气鼓鼓地道:“我不与你争论!”说完她就要走,但沈意尾巴一扫,又把她拦住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