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是报复还是见死不救(1 / 2)

砰!

沈意重重落在地上,荡开了四周的枯叶,爬起来后,身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他一阵龇牙咧嘴,他望向鹤见初云,她忙着应对侍怨徒的攻势,根本没时间往自己这边看。

他也只能恨恨地收回目光,心里暗自记下了这个仇。

“玄厉,你愣着干什么?”

老妖婆拿自己挡盾牌使的确该死,但自己的命绑在她身上,她要死了自己也跟着遭殃,沈意也不敢耽搁,身躯立刻暴涨回正常的体型,巨大的龙翼扇动起来,贴着地面朝着她飞了过去。

临近时,他探出爪子,一把抓住鹤见初云的身子,龙翼再一扇,掀起一阵狂风,以蛮横的身躯撞倒数个侍怨徒,不断拉升自己的高度。

抓住鹤见初云的这一瞬间,沈意故意多用了一些力道,捏得她身子一麻,使她气愤起来:“你干什么?”

沈意低头正准备说话,可这时地面上就有三名侍怨徒一跃而起,来自邪祟的力量在双手间汇聚,形成漆黑的爪影,毫不客气地拍打而来!

砰!

砰!

……

接连作用在自己身上的力道让沈意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在空中失去平衡,巨大的身躯摇晃着撞倒大片树木才这才勉强稳住。

“我干什么?你刚刚干了什么?”

“我……”鹤见初云不忿,想说些什么,不过刚开口,她就注意到地面,惊道:“小心!”

沈意连忙低头望去,就见一道爪影朝自己撞来。

哗!

一边龙翼扇动,沈意身躯往右侧一翻,险之又险地躲了这道爪影,而地面上,数不清的侍怨徒飞奔而来,在后方他甚至看见白色透明的魂灵出现,黑色的气丝快速侵蚀着魂躯。

他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有侍怨徒在施展邪我祚替!

来不及说话,卖力扇动龙翼,沈意带着鹤见初云一起飞向高空,随后朝着那道正在被邪气侵蚀的魂灵俯冲而来!

呜吼~

低沉龙吼声响彻长空,阴影覆盖了不少侍怨徒的身影,随后又被猩红的龙焰照亮!

哗!

滚烫的风浪迎着地面撞来,大片大片的枯叶被掀起,一瞬间,数不清的人影和树木化作余烬,连常人无法看见的魂灵也在猩红的龙焰中扭曲着,挣扎着,最后灰飞烟灭!

两侧侥幸躲过龙息焚烧的侍怨徒发出癫狂带着嘶哑的音节,身上散溢出来的邪气更加浓郁,给人的感觉更加阴森,他们不惧死亡,哪怕前方是焚烧掉一切的龙焰,依旧奋不顾身地往前冲。

他们撕裂皮肉,让鲜血绽放,以痛苦来取悦身后的邪祟,不属于他们的强大力量充斥着侍怨徒身上每一个细胞,他们一跃而起,癫狂的叫声回荡在耳边,想要将沈意身上的龙翼狠狠撕扯下来。

沈意看在眼里,没有多作停留,一口龙息过后,立刻止住,龙翼扇动间在空中一个迂回翻转,转而朝着恒州城的方向掠去。

在弯曲的山间道路上,除了赵家的出行车队外,还有着其他的行人,越靠近恒州城就越多,不过这些人就没鹤见初云那么好的运气了,在疯狂且数量极多的侍怨徒面前,这些倒霉的人们就好像车轮前的螳螂,虽然挥舞着大刀,但是一碰就碎。

……

法身展开双臂,磅礴灵力在半透明的手掌氤氲,凌空的男子双眼中尽是阴冷,随着他的动作,身后法身也跟着同步一掌落下,灵力作用在大地上,将山沟与土坑全部拍成了平地。

借着这股力量,赵姝灵趁机飘飞出去,双手快速掐诀,身后法身扭曲转而变化成巨大的青色剑影,剑锋直指天空,流光四溢,对着李微明的法身轰然落下!

哗!

这一剑落下携带的气压掀起漫天狂沙,李微明轻易挡下这一击,但也短暂的失去了赵姝灵的身影,等重新看到她时,对方已经飞掠出去将近半里远。

她快速朝着恒州城的方向撤离,以她的速度,不需要多久,就能回到恒州城。

可现实总是残酷的,她望着恒州城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但也就是这时,远处刀光破开天际,凌冽的刀芒直直斩向她的腰身。

慌忙间祭出法器,将这刀光勉强挡住,其中传来的力道震得她五脏六腑仿佛移了位,“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刚刚出现在手上的琉璃球也随即碎裂成无数碎片。

刚刚缓过神,另一个方向灵光大闪,在空中形成一个复杂看起来就好像蝌蚪一样的字符,成形的那一刻,便化作一道充满毁灭气息的流光砸向她。

接连的攻击让赵姝灵应接不暇,面对那道字符形成流光,她分身泛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

噗!

一口血雾喷出半丈远,身上月银色的命神护铠顿时黯淡下去。

她再次倒飞,好似被全速行驶的火车撞上一般,在半空中稳住身形,她不敢应战,用毕生最快的速度继续朝恒州城飞掠而去,同时观察着自己女儿的情况。

从大宋来的灵阶强者已经到了,甚至可能有玄阶的强者出现,鏖战下去对她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远处的山崖上,赤裸着上身的男子目光从宛如潮水一般的侍怨徒大军身上移开,抬头望向了高空中有些模糊的龙影,下一秒,他抬起手臂,手中凭空出现一把黑色有着精美浮雕的大弓。

大弓一出现,就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颤栗。

看大弓的长度,立起来恐怕有两米高,一看就极为不凡。

咔咔咔~

弓弦拉开,传来一种好似朽木逐渐断裂的清晰声响,仅一瞬,男人便将黑色大弓拉至满月,颇有一种后羿射日的风采。

那箭矢近乎有成年人拇指粗细,箭锋上,寒芒阵阵,随着“嗖”的一声响,离铉的这一刻,空气中传来一声炸裂,如同火箭般直刺天幕。

此时的沈意已经飞到了百米高空之上,远远就能看到恒州城城内复杂的街道布置,龙爪上,鹤见初云双手抱得紧紧的,沈意低头看了一眼,见她眼睛死闭着丝毫不敢往地面看一眼,心里不由地想要发笑。

“哟,还真是恐高啊。”

向她说了这么一句,正准备继续嘲讽下去时,对气流极为敏感的沈意突然就察觉到什么,一回头,眼珠子差点没从眼眶中瞪出来。

隔着老远,沈意都能感受到那箭矢中所携带的威能,连忙闭上嘴巴将龙翼收起朝着地面俯冲,试图躲开这一箭。

可箭矢的速度太快,能让他感识到它的存在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想要躲过去可没那么容易,龙躯刚刚朝着下方倾斜,沈意就感觉身上穿着一股撕裂般的疼痛。

咔嚓!

“你干什么?”突如起来的失重感吓得鹤见初云花容失色。

“你给我闭嘴!”沈意狰狞着,背脊上大片大片鳞甲碎裂,如同雨一般落下,飞来的箭矢撕下了他大块血肉,余势不减,射向远方。

滚烫的龙血淋了她一身,怔怔睁着眼睛看着沈意失去平衡朝着地面极速坠落。

躲过去了,但没完全躲过去,沈意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但绝对不容乐观。

他的意识昏沉,那一箭所携带的力道虽然没有全部作用在他身上,但也让他内脏碎裂,血液控制不住从嘴里流出。

他强忍着,想要找回平衡,可剧烈的疼痛感阻扰着他,只能勉强止住下降的趋势,最后“砰”地一声,重重坠在地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