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老妖婆的挡箭牌(1 / 2)

眷灵法器的空间中,处于其中的沈意百无聊赖,安静到极致的环境下,他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就好像洪钟每一次撞击一样,根本静不下来,趴了没多久,沈意就起身来回在这片空间中绕着圈圈。

而在外面,马车内的鹤见初云却与赵姝灵聊的正欢。

“娘,我都这么大了,哪还要你日日为我操心……”

“你呀……”正想说什么,赵姝灵看到鹤见初云那不乐意的表情,顿时改口道:“好了好了,娘不说你,以后不准你再往危险的地方去了。”

“你看,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嘛?”

“可你怎么保证下一次还有那么好的运气?你要真出事了,你娘我也不活了。”

“我以后不这样了嘛,娘亲~”

少女趴进自己母亲的怀里撒起了娇,赵姝灵脸上也洋溢起轻柔的笑,纤纤玉手一遍一遍地抚摸着少女柔顺的长发。

“等回到青渊宗,娘把黄惠,师英二人调给你。”

“娘亲,不可……”

“初云你就把心放下,你爹那老头子娘自有办法说服他。”一边说,赵姝灵一边抬起一只手然后缓缓捏成拳头,鹤见初云看明白什么,惊喜道:“娘,你突破灵阶了?”

“那是。”赵姝灵轻点头,脸上有些自得,过后她又郑重地说道:“我听人传来消息说,尹氏生的那小子不久前在净阶结束了沉闻,现在已经开始祓除疫气了,初云你的天赋娘亲也自愧不如,如今还有一个玄厉做你的命神,你可千万不能输给他啊。”

鹤见初云点点头,其实不用赵姝灵说她也知道,而对方说得那个人便是鹤见明辰,虽然是嫡长子,但与她却不是同父同母,之所以会这样,其实说来话长。

在一开始,鹤见松原来的结发之妻并非是赵姝灵,只知道是惟州尹氏,生有三子,但都先后夭折了,怀上鹤见明辰时,母族尹家衰落。

在鹤见松坐上家主之位后,本该坐上鹤见府主母之位的尹氏却在诞下鹤见明辰那晚上悬梁自尽。

那鹤见松也是个渣男,徐氏一死草草处理完后事,便光速迎娶了赵家嫡长女。

某方面来讲,鹤见初云与鹤见明辰是一种竞争关系,两者修练天赋差不了多少,不过鹤见初云毕竟是女儿身,与嫡长子争有些没道理,所以赵姝灵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初云,你想不想有个弟弟?”

突然的问题让鹤见初云心里一跳,不由看向赵姝灵的眼睛,看到了她眼中的期待。

或许是察觉到她的抗拒吧,还没等她说话,赵姝灵就摆了摆手,道:“还是不要了吧。”见此,鹤见初云赶忙阻止:“娘,我做女儿的,这种事你怎么能问我呢?全凭母亲意即可。”

“真的吗?”

“嗯。”鹤见初云肯定地点点头,赵姝灵正想继续说什么时,马车速度突然减缓下来,后方身穿甲胄的骑兵加速上前,喝道:“前方什么人?”

赵姝灵眉头一皱,推开车窗往外看了一眼,此时车队来到一处木桥前,而桥头道路两侧,却站着十余名身穿黑色铁甲的兵卒。

她第一眼就明白了这些人的身份。

来自宋国的虎悼军!

蹬蹬蹬蹬!……

铁蹄声阵阵,百名骑兵上前,刀戟相向,一时间气氛变得肃杀起来。

十余名虎悼兵卒中,其中一人向前一步拱手道:“前方马车里坐的可是灵舒郡主?”

他的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楚,赵姝灵看了眼自己女儿,正准备起身,鹤见初云抓住了她的手。

“娘亲……”

“没事。”赵姝灵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放下心来,打消了之前的想法,开口淡淡道:“正是。”

闻言,那人拱手道:“还请灵舒郡主跟我们走一趟。”

“为何?”

“阳家嫡子阳朝映死于郡主剑下,如今侯爷震怒……刀口上舔血只是我等活法,并不愿多生事端,郡主随我们去一趟中州,也让兄弟们好交差。”

“哼哼~”马车内,赵姝灵冷笑起来“可有人告诉你们,那阳朝映是毒发身亡,并非死于剑下?”

那人迟疑了一下,硬着头皮回道:“这与我等无关。”

“好!很好。”赵姝灵声音变得冰冷起来,一股难言的气势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桥对面的十几名虎悼军军卒感受到什么,身躯齐齐一震。

最前方与她对话之人意识到什么,根据情报显示,鹤见初云的修为最多不会超过正阶破关,而从马车内散发出来的气势,连他这个识阶强者都感到心惊,这起码是一个灵阶强者!

“你不是灵舒郡主,你是……候夫人!”

“现在才知道?”

“还请夫人交出灵舒郡主,虽说爱女心切,但一个灵舒郡主,可比不上这恒州城千万户百姓啊。”

“如若不交呢?”

赵姝灵的语气越来越冰冷,语气不容置疑,闻言,这十几名虎悼军军卒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做好了某种准备。

而与之对话的军卒迅速回道:“那今日恒州城必将生灵涂炭,血流成河!还请夫人三思!”

“就凭你们这群臭鱼烂虾?”赵姝灵毫不客气的回怼,她早就看明白了,这些虎悼军军卒要她女儿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闻听此言,那军卒狰狞道:“我等的确是一群臭鱼烂虾,若再来一万条臭鱼烂虾你该当如何?”

话音落下,还没等赵姝灵说什么,那满上遍野便是煞气冲天,响起震天的喊声。

“再来一万条臭鱼烂虾你该当如何!”

“再来一万条臭鱼烂虾你该当如何!”

数千人异口同声,气势一时间压过了赵姝灵这位灵阶强者的威压,马车内,她目光在窗外扫过,眉头紧皱,眼中杀意浮现。

马车前方数百名骑兵刀戟上寒光闪烁,随时准备拼杀。

这时走来一人,他一言不发,从那十几名虎悼军兵卒中走过,身后磅礴灵力汇聚,形成十几丈高的法身。

法身手掌张开,随着呼啸的风朝着马车重重拍下!

赵姝灵反应奇快,灵识之下,所有玄阶强者以下的存在都无所遁形,她早就察觉到了有灵阶修士的存在,在法身出现的瞬间,便伸手抓住鹤见初云,轻而易举地破开马车车顶,飞到空中,同时体内灵力外放,空气也变得压抑起来。

“杀!”

战斗就这样打响,护送马车的百名骑兵当即喊出浩大的杀声,毫不畏惧地冲杀向桥头的虎悼军军卒。

而对方也展开法身,对骑兵发起凶猛攻势,一时间杀气滔天。

不过诡异的是,那漫山遍野的虎悼军军卒却没有一个出手,在战斗开始后在原地跳起了一种在对人感观上而言极为诡异的舞蹈,随着他们的动作,似乎牵动了某种力量,血红色的阴煞之气渐渐弥漫出来。

<divcss=tentadv>躲开李微明的一击,赵姝灵自空中俯冲而下,将鹤见初云放回地面,并且说道:“快返回恒州城。”

“那娘亲你呢?”

“你别管我,保护好自己再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