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有其母必有其女(2)(1 / 2)

他心里涌现出极为强烈的危机感,恨不得现在就跑路走人,不过冲动是一时的。

很快他就冷静下来了。

首先,那陈星云身上的衣着与梁人有差异,如果他和自己身处于同一个世界,那么他应该是在另外一个王朝境内,除非他的势力是道教,天剑宫,魔门这种业务范围横跨多国地界并且有空阶强者坐镇的超一流大势力,要不然想要找到自己是需要很长时间的。

也不知道是半年,还是一年?

又或者是好几年?

毕竟这里没有天眼系统,也没有网络,陈星云知道的,也只是老妖婆的长相,想要在万亿人中找到她,仅凭一张脸无疑于是大海捞针。

而且,让老妖婆带着自己鹤见氏一起搬家本就不现实,等到了识阶中期左右,就可以强行掳走老妖婆,哪怕真让陈星云找到了,他也会扑一个空。

然后就是怎么回答陈星云,那当然不能当做没看见,既然问了那就回答,先拖住陈星云再说,他不信就算了,信了那就太好了!

思索了一会儿,沈意心里顿时就有了答案,迈开四肢就走出了供兽堂,朝着主屋的方向而去。

在门前徘徊了几秒钟,他直接推门而入,这是老妖婆的在赵家的闺房,墙壁四周用锦缎遮住,室顶绣花毛毡隔起,温暖又温馨。

屋内陈设之物皆是闺房所用,极尽奢华,一侧一张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凑近时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沈意有些失望,也不知道是因为老妖婆不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在青渊宗时,老妖婆每天都去主峰练功课,但如果是在鹤见府或者是赵府,她一般不会到处跑,就会在后院练字或抚琴,或者是在前院练剑。

于是从主屋里出来后,沈意就在院子里闲逛起来,没多久,走过廊桥时他眼睛一亮,人就站在护栏前看着下方池塘上的荷花。

加快脚步,沈意迅速来到她面前,开口就道:“老妖……”

刚说出两个字,对方就把头转了过来,沈意一愣,要说出口的话语当场卡住。

眼前的女子无论身形和相貌都和老妖婆极为神似,但是……眼前的老妖婆脸上却少花季少女该有的青涩感,反而多了一种很成熟的风味。

四眼相对,对方双眸缓缓睁圆,沈意心里一跳。

“完了!认错人了!”

眼前的根本不是老妖婆,而是老妖婆她妈!

“她怎么在这?”

沈意有些慌神,顺势嗷了一声。

也不知道她现在心里是什么想法,反正随后就见赵姝灵一双美眸微微眯起。

“玄厉。”

沈意直视着她,装出三分灵性七分呆傻的表情,一副在回忆什么的模样,但赵姝灵似乎没有在意这些,又道:“你刚刚说了什么。”

咕咚~

沈意喉咙蠕动发出低沉的声音。

完了,这赵姝灵好像听清楚了。

心里挣扎一下,沈意低吼一声,想要装出一副听不懂赵姝灵在说什么的样子,自顾自地往前走。

赵姝灵也没拦着自己,但目光就一直放在他身上,看得沈意心里有些发毛。

往前走了没几步,身后就传来鹤见初云的声音。

“娘亲,……嗯,玄厉?”

转头看去,鹤见初云提着裙摆快步走来,好看的眼睛望着沈意责怪道:“你怎么又乱跑?”

沈意没回答,就望着她。

一句话说完,就见鹤见初云看向赵姝灵,见她的目光一直放在他身上,不禁疑惑:“娘亲,玄厉怎么了?”

赵姝灵摇摇头,轻笑着:“没什么,只是刚刚听见他说话了。”

“……”鹤见初云愣了半秒,看看沈意,又看看赵姝灵,一下子想明白什么,心里有些哭笑不得。

这玄厉,十有八九是把自己娘亲看成是自己了。

回过神来,她立刻装做一副极为惊讶的样子。

“玄厉说话?怎么可能?娘亲你听错了吧?他说了什么?”

赵姝灵深深看了鹤见初云一眼,将之前沈意嘴里吐出的两个字说了出来:“老……要?是这两个字。”

“……”鹤见初云回头狠狠剜了沈意一眼,她哪里不知道,这玄厉给自己取了一个极为难听的绰号,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叫自己。

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她努力地疑问道:“玄厉,你真的会说话?”

沈意也很配合,立刻装出一副茫然的表情,随后吼了一声,努力想要让赵姝灵以为自己空耳了。

“娘亲,玄厉不会说话的,都半年了,他要会说话也不可能瞒我这么久。”

赵姝灵听着鹤见初云的声音笑了笑“或许是娘亲听错了吧,也是,命神又怎会说话呢。”

“是啊,要不是玄厉,我早就死了。”

“你这傻姑娘,说什么呢?”赵姝灵抬手作势要打,鹤见初云见状赶忙把身子往回一缩,忙道:“不说了不说了。”

赵姝灵抬起的手终是没有落下来,无奈道:“你这孩子,算了,不过近些时日也是苦了你了,但玄厉做的不错,要没有了它,娘亲可就没你这宝贝女儿了,当赏。”

说着,她手里出现两个黑色的盒子,打开后将里面的六颗极品蕴兽丹倒在手心,解下上面的绸缎往沈意那边递了过去。

对方见状连忙上前,张嘴一吸,将六枚蕴兽丹一口吞下,看着是极为听话,但赵姝灵打死也想不到,沈意吃下蕴兽丹的同时心里却来了这么一句:“小气,就给六颗……”

鹤见初云见到这一幕,嘴巴抽动两下,但什么也没说。

最近沈意的胃口越来越大了,三天前回到赵家硬是把自己说的多么伟大,一顿两盒精品蕴兽丹不够,非得再加三颗极品蕴兽丹。

一盆蕴兽丹吃起来愣是像喝水一样,哐哐两口就干没了,自己娘亲现在喂的这六枚极品蕴兽丹根本满足不了。

看着沈意吃完,赵姝灵疑问道:“你这玄厉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小?我记得你出发前它比现在大的多。”

“在刘家村的时候偶然得到一法器,可以使人身体缩小,我见玄厉身躯日渐变得庞大,便用在他身上了。”

“这样啊,不过你将玄厉纳入眷灵法器就行,何必这般麻烦?”

“娘亲,玄厉有所不同,他不太愿意进入眷灵法器,我只得如此。”

鹤见初云解释着,赵姝灵也没有再多问什么,摆了摆手。

“也罢,不过这次在恒州城的教训初云你可得记好了,下次万万不能让自己身处险境了,兴宝身死,娘亲也觉得可惜,但他毕竟只是一个马夫,还不值得让你冒死去报仇,知道没有?”

这番关心的话语,让鹤见初云突然沉默,不由往沈意那看了一眼。

而他听到这话也瞥了眼赵姝灵。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两个都是不把人命当回事的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