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算我求你了(1 / 2)

缚妄灵血红色的手掌在自己眼前迅速放大,鹤见初云绝望地闭上眼睛,耳边传来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等了一会儿,她感觉不对劲,自己身上除了之前被缚妄灵造成的伤势外,就没有其它的痛楚了。

她疑惑地睁开美眸,看到自己的听雨剑竟然被递了过来,而将剑递给自己的存在不是人,而是高有两米的缚妄将!

她怔怔地望着对方,突然明白了什么,惊道:“兴宝!”

两个字一出口,已经变成缚妄将的兴宝颤了颤,他好像在挣扎,但没有成功,只是将捡起的剑往前又递了递。

她明白他的意思,伸手将剑握在手中,可望着他,心里控制不住的悲伤起来。

此时的兴宝完全看不出以往的模样了,他的魂灵被人抽出炼制成约束缚妄灵的缚妄将,也就是说,他已经死了。

眼前的他,只是一道魂灵。

叶牙正河二人不过是家族看重她的潜力后续追加的而已,可兴宝,他即是马夫,也是忠诚的侍卫,在她身边恪尽职守十余年,哪怕养一条不是很喜欢的狗,陪伴十年之久,再怎么样也会有感情,跟何况一个侍卫?

即便身死,魂灵出窍,他的执念也是保护自己。

“他们……他们竟然把你炼成了缚妄将……你……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回去,到鹤见府我会请二公为你祭法,将你供做家神受鹤见府百世香火……”

她的声音颤抖着,但兴宝却机械的摇着头,血红色的身躯忽晃忽晃的,他极力挣扎着,抵抗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艰难地开了口,只不过断断续续的。

“呜呜……走……快……走!……不……离,呃~……恒州城……,赶,赶紧离开……呃……”

他发出的声音很模糊,也很尖锐,让人听不明白,鹤见初云也没有仔细去听,她只是在自己的储物空间中翻找着,可找了半天,她也没有可以收纳人魂灵的法器。

她看向正在艰难战斗的赵秉文等人,想要向他们借拘魂囊,可刚开始想对策时,挥动封魔幡的阳朝映已经将九道缚妄将,九十缚妄灵全部释放了出来。

深吸了一口气,他将手中的幡往前一晃,口齿清晰地吐出三个极有穿透力的字。

“杀!无!赦!”

刚刚召唤出来的缚妄将和缚妄灵发出尖叫,狂啸着冲入战局之中,使得赵延之等人的处境变得越发被动起来,灵力快速消耗,体力也有些跟不上了。

鹤见初云正着急时,面前的兴宝气息突然变得阴冷起来,血红色的手猛地朝她探去!

心里一紧,在关键时刻兴宝又停下了自己的行为,原本没有五官的面部突然撕裂开一个口子,发出尖锐难听的笑声。

桀桀桀……

行为举止受制于封魔幡的使用者,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勉强止住后,他声音依旧尖锐,艰难地说出几个字。

“小姐,快,走!”

这简单的四个字,他用尽了全力,浑身阴煞之气震荡,而另外一边,围攻赵延之等人的缚妄灵中,有六道缚妄灵竟然无端炸散!

因为驭术的原因,成为缚妄将有着对缚妄灵的生杀大权,而他刚刚,毁灭了所有受自己控制的缚妄灵,这才出现这样的一幕。

六道缚妄灭被除灭,阳朝映只觉得一股腥甜上喉,手往嘴角一抹,自己竟然溢血了。

他看向兴宝,双眼中闪过怒意。

“可恶!”

手里的封魔幡一转,他再次咬开手指在上面划写起来,待最后一个笔画落下,手里封魔幡一扬,毫无征兆的,兴宝一整个炸散开来,变成漫天血红的阴煞之气。

现在,兴宝连成为鹤见府家神的机会都没有了。

远处的密林中突然亮起一阵火光,沈意对着地面一口龙息将身上的缚妄灵全部烧死,他没敢耽搁,扇动翅膀就往鹤见初云的方向飞去。

“卧槽老妖婆,就吐口痰的功夫你别给我死啊!”

沈意并没有飞多远,很快就赶了回去,在看到老妖婆安然无恙只是有些呆后长舒了一口气。

这时,丝丝缕缕的灵力从远处宛如蛇一般游了过来。

“那是什么?”沈意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为此感到疑惑,而其他人见状脸上一喜,一副得救了的表情。

而阳朝映微微有些慌乱,但很快平静下来,被灵阶强者追杀,仅仅只是净阶筑台段的他根本跑不了,刚刚做的那些,也都是为这一刻而准备。

他双手握幡,接连变换好几个姿势,更多的阴煞之气被释放出来,没有了缚妄灵的镇压,封印渐渐被松动,如血一般红的封魔幡开始变浅,看着好像是浸染在幡布里的血分子正在被某种力量强行抽出。

阴煞之气越来越浓郁了,它们如溪水般汇聚在一起,缓缓升空有了形状,以万千生灵之血孕育的血魔就此从封印中突破出来!

桀桀桀~

极为难听且阴冷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封魔幡的颜色由红变白,受到阴煞之气的影响,阳朝映双眼眼白中布满了血丝。

从远处游来的灵力看似稀少,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能轻松绞杀缚妄灵。

伴随着血魔的笑声过后,乌东斗魁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阳家人?”

一听到这声音,阳朝映把封魔幡往地方一扔,转头就跑。

“嗯?血魔,果然是阳家人,无所不用其极!”乌东斗魁都些愤慨的声音再次传来,但阳朝映没有半分理会,只顾着逃命。

就这么一会的时间,所有阴煞之气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道血红色巨大的人影,它双脚站立之处,所有花草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发黑。

桀桀桀……

阴冷的笑声再次传来,但不同与之前,这次的笑声中仿佛带着某种魔力,钻入耳朵,惹得人心神不宁,不少人不由自主地将耳朵捂起,双手用力,想要将周遭的怪声全部屏蔽。

沈意听着也是难受,龇牙咧嘴的,面部险些扭曲。

乌东斗魁飞身而起,想要将阳朝映抓来,可在半空中,浓郁的阴煞之气突然朝他蔓延而来,缠着他的双手,将他往血魔真身那边拽去。

见状他连忙运转体力灵气,将元神释放出来,背后法身浮现,强行驱除阴煞之气,随后警惕地望着那巨大的血色人影。

“把那阳家人给我抓来!别让他跑了!”血魔实力不俗,现在盯上了自己,乌东斗魁不敢掉以轻心,稍有差错就会殒命当场,只得吩咐其他人,但现在赵延之等人都被封魔幡里的缚妄灵缠住,根本脱不开身,只能干瞪眼。

<divcss=tentadv>倒是鹤见初云闻言直接飞掠过去,追上逃跑的阳朝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