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缚妄将(1 / 2)

相比于只是晕厥过去的李微明,驰疆的情况就显得糟糕很多了。

见他再起不能,楼家家主就准备向前将他了结,但还没动,他眉头就皱了起来,他想说些什么,旁边赵家家主先开了口:“封魔幡!”

这三个字一出口,三位家族级别的人物顿时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已经失去战斗能力的驰疆缓缓从地上站起,不过他的眼睛却紧闭着,脚下的土地渐渐被血液染红,可他身上并没有正在大量出血的伤口。

同时,直长数里的巨大矿坑中涌现出大量血液,像是大坝决堤一般,翻涌着淹没一切。

这些血,也不知是从何处而来。

这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三大家族的家主也不例外。

在困难面前,人们总会希望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来让自己打破困境,可人的力量,若非他人帮助,自己的力量又能强大到哪里去?

不过在这个世界有着很多可能,对人们来说,借邪祟的力量是最容易也是最坏的选择,可这股力量终究是借的,并非是邪祟的全部。

想要发挥出邪祟全部实力,第一就是让邪祟的真身到场。

但大部分邪祟都难以控制,一不小心就会害人害己,邪祟的供养者轻易不会让自己供养的邪祟现身,一旦失控,自身也难逃一死。

而想要发挥出邪祟的全部力量,除了让邪祟真身到场外,还有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代祭身,以无数人的肉身和神魂作为“报酬”,让邪祟降临于一个人的身上,而这个人,便是代祭身。

但让邪祟降临于代祭身,还需要一种可以完全束缚住邪祟真身的法器,这种法器就是三人口中的“封魔幡”。

虽然代祭身可以让降临后的邪祟发挥出全部实力,但成为邪祟代祭身的那个人将不会有任何存活的机会,他的身体会在邪祟的侵蚀下快速消亡,待肉体到了再无法支撑的地步后,邪祟的意志会被迫回到自己的真身之中。

这样一来,既控制了邪祟本身,也让它发挥出了自己的价值。

受伤的,只会是作为养料和代祭身的人们。

三位家主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忧虑,但是他们担忧的并非是邪祟有多强大,而是驰疆是一位灵阶沉闻段的强者!

想要作为代祭身,是需要事先做准备的,对方到底要干什么?

竟然不惜去牺牲一位灵阶的通神者!

作为代祭身的驰疆明明是可以反抗的,但他却没有。

犹豫了数秒,赵家家主率先出手,而驰疆也在这时睁开眼睛,神情却一改之前模样,变得极为阴森冰冷,四面八方涌来的血液被他的身体肆意吸收,似乎让占据他身体的邪祟感受到了前所位于的愉悦,张开嘴发出“桀桀桀”的笑声。

面对赵家家主法身宛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攻势,他挥手,身前一片血光咋现,将这一击全然挡下。

哗!

风浪吹拂不已,双方简单交锋过后,已经被邪祟占据身体的驰疆有些愣神,呆了几秒后发出癫狂的笑声。

“呵……呵呵呵,哈哈哈桀桀桀……”虽然在笑,但是他的语气却极为愤怒。“怎么回事?不够!根本不够!我要的不止这些,给我!再给我!”

手中的封魔幡震动着,表达着这只邪祟的不满,原本要作为养料的李微明现在拒绝成为血魔的养料,当然满足不了咯。

但现在阳朝映管不了那么多,先不说李微明是逃了还是死了,但无论怎么样,还有一位灵阶的通神者在找自己,在灵识之下,自己将无处遁形!

强烈的求生欲下,什么后果之类的事都被他抛到了脑外,挥舞着手里的封魔幡,一时间阴风阵阵,血红色的邪气弥漫间,隐隐约约有数道人影浮现出来。

刚把脑袋钻出来的沈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但很快他看到了什么东西,竖瞳一拉,露出惊愕的表情。

在不远处匍匐着一头深蓝色的巨兽,看那体型,把自己吊起来都够不到人家的肩胛骨。

“我去,那什么玩意?”沈意被震惊了一下,毕竟几十米,几百米的说,那都是一些数字而已,可一旦这些数字真的变成一些怪兽站立起来的高度,只会给人难以形容的视觉震撼!

心脏快速跳动着,不过沈意很快平静下来,那应该是某个人契约兽,不知道成长到了什么地步,但它一动不动的,很大可能是已经死了。

既然死了,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沈意还真怕那身长百米的巨兽一脚给自己踩死!

收回目光,沈意身体蠕动了两下,旁边的泥土凭空消失了一部分,别问他怎么出来的,问了就是把空间耳坠当成了挖掘机用。

别说,还挺好用。

将剩下的身躯从泥土里抽出,沈意抖了抖沾染在上面的泥土,不过余光突然瞟到什么,微微偏头,看着一丝丝血红色的气体从自己面前游过,这方向……他猛地转头望去,只看到一个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双手握着血色的长幡舞动着。

呼呼的破风声传来,长幡每挥一次,都会在空气中留下浓郁的血色气体,而在他周围不断有血红色的人影冒出。

“这是在干什么?”

沈意心里疑惑,很快身后泥土凭空消失,鹤见初云等人相继从中跃中,第一时间看向那男子。

有人不禁惊呼出声:“封魔幡!缚妄灵!”

封魔幡,专门为封印邪祟为己用而生,而一般的封魔幡断然不可能简简单单地就能将邪祟长期封印,其中需要缚妄灵,是在封魔幡中镇守邪祟的存在。

它们由强大的通神者抽出灵魂而炼制,并填充其中,但由于长期接触邪祟被邪气污染,自身也多了所封印邪祟的一些特性。

对使用者来说,它们是封魔幡内看守邪祟的守卫者,也是使用者的战斗傀儡。

听到有人出声,阳朝映冷冷看了一眼,手中的封魔幡挥了一圈,然后猛地指向沈意这边。

哗!

狂风吹来,扬起众人的头发,那些从封魔幡中释放出来的缚妄灵齐齐转身面朝鹤见初云一众人,尖叫着朝这边杀来。

沈意只觉得心里一阵发寒,这缚妄灵极速移动时见不到脚,看着实在有些瘆人。

一会儿的功夫,其中一只缚妄灵已经飘到了自己面前,沈意下意识转身,然后一尾巴抽了过去,但很快发现尾巴穿过它的身体,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