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敌友皆焚(1 / 2)

在心里说了这么一句,他也扫了一圈,这周围除了一些木板外,就是成堆成堆的西瓜。

当然,只是沈意叫西瓜,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将西瓜叫做是水瓜,这样叫也是有原因的。

而它也对的上水瓜的名。

沈意吃过,就在鹤见府的时候,但这种事情也不值一提。

说说感受吧,这里的西瓜它里面的瓜瓤可不像前世那种红沙沙的,劈开后,里面的瓜瓤是一种未成熟的白色,搞不好还带着一些青涩。

吃起来根本不甜,相反还带着一些苦味。

正因如此,这样的西瓜不会被百姓们所接纳,但偏偏它被大规模的种值,原因也只有一个,虽然瓜瓤不好吃,但水多啊。

完全就是一个天然的储水器,因此,行军打仗水瓜这玩意是必备的。

毕竟在这个世界分水可不是像前世那样有矿泉水一瓶瓶地去往外分,虽然有水袋储水,但除非是法器,要不然一个寻常储水袋又能装多少水?

哪怕法器水袋,里面内有乾坤,但要知道,储物空间是不能套娃的,因为一套就爆,要不然沈意当初在刘家村收缴了那么多储物袋也不至于缠在脑袋上去一个一个的破解。

而水瓜却可以大量放入空间储物袋中,口渴的时候劈开一个不仅能解渴,还能稍微填饱一下肚子。

看着眼前的这些西瓜,人们也猜到了什么,一个个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哪里还不知道,从宋国来的那些人哪里是一般的奸细?

他们是军中之人!

“都给我打起精神,继续往前走。”

赵延之大喝一声,命赵家的私兵继续往前走去,穿过甬道,是一片更为巨大的空间,四周的堆放的物品一片杂乱,想来原本在这里生活的人离去时走得匆忙。

见这里也没人,众人脚步不敢停,继续往下一片空间的密室奔去。

而越往前走,沈意闻到的血腥味就越重。

渐渐的,前面的人好像也闻到了,步伐不由地放缓下来。

不多时,所有人来到了一处巨大的地下广场,有人不由出声:“练武场……”

沈意往/>

至于为什么这样做?

因为那练武场上一眼望去全是人,目测起码有四五百人,他们全部盘腿而坐,赤裸着上身,从腹部开始到脸部,还有胳膊上,画满了血红色的符文。

虽然不知道那些符文又什么用,但沈意也知道,这是要干架的节奏。

而自己闻到的血腥味,就是从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你干什么?”注意到正在往后退的沈意,鹤见初云转头问道。

“你别给我上,看他们打就行了。”

她吐出一口气,有些无语,还没说话,却听到前面的赵秉文对她喊道:“初云,你就待在后面,不要乱来。”

闻言,鹤见初云转过身子点了点头,竟然没有逞能。

随后赵秉文手中凭空握起一把剑,呛地一声将剑拔出后,俯视着下方的景象。

一众人紧锁着眉头朝着下方的练武场走去,鹤见初云也退至关口后面,和沈意一起观望着。

但沈意看了她几眼,不由讽道:“不是,你要只是来打酱油的,咱就回去行吧?”

“什么是打酱油?”她理解不了沈意的话,询问道。

“……就是干啥啥不行,只得一边看戏的意思,懂吧?”

“我不是看戏的。”

“那你在这干什么?”

“我在保护我,也是在保护你。”

“啊?什么意思?”

“那些人中了血役,有人在背后操控他们,如果你暴露了你的品级,那些中了血役的人会率先解决掉我。”

“……行吧,不过那兴宝对你来说真有那么重要?”

鹤见初云怔怔看了沈意一会儿,收回目光后摇摇头却没有回答。

她算是明白了,自己契约的命神思想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换句话来说就是价值观不同。

她理解不了沈意,同样的,沈意也理解不了她。

这种情况下,无论自己说什么对方都不会改变想法,双方更多的是希望对方认同自己,而非自己认同对方。

就这样简单。

不过话说回来,龙族一直都是这般奇怪吗?

见她不回答,沈意也懒得问了,他何尝不知道,这老妖婆和自己有思想代沟?

她一只手拎着剑,在自己面前观察着练武场上的情况。

随着四大家族的人步步紧逼,练武场上盘坐而坐的四五百人也有了动作,齐齐站起身来,张开手臂,做出迎敌姿势,但怪异的是,他们每一个人都闭着眼睛。

最前面赵延之与其他三个家族的识阶存在同时大喊。

“列阵!”

一声令下,所有兵卒快步向前,各自排列在一起,形成一个沈意无法理解其用意的阵型。

手中的兵器哪怕中也散发出冷光来。

“杀!”

四大家族这边率先发起进攻,而练武场上被血役所控制的人也动了,闭着眼睛朝着这边快速飞掠而来。

双方大战一触即发,兵器戳刺间寒芒闪动,

“杀!”

第二次的喊杀声震耳欲聋,一众列阵的兵卒气势更盛几分,但他们所面对的敌人也并非简单货色。

他们想要推进,但无论怎么努力,不仅没有前进半分,反而被这些中了血役控制的修士逼得不断往后。

“上!”

很快,后面四大家族强者也出手了,双腿弯曲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一飞冲天,灵力汇聚间形成一道短时间之内难以描述清楚的虚影,接二连三地砸入人群之中,硬生生抡出一片空白地带。

但这些被血役控制住的人们好像变成和侍怨徒类似的存在,感受不到疼痛,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不断地攻击攻击再攻击,似乎他们唯一能做的便只有杀戮一般。

<divcss=tentadv>而随着识阶强者相继出手,这偌大的练武场也被震得颤动不已。

背后操控之人眼见不敌,连忙控制所有中了血役的修士往后撤退,接着如同溪水般汇集在一起,他们身上符文化作无数粒子飘散到空中,形成一道巨大的血色刀影,然后轰然砸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