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我死了你怎么办(1 / 2)

反应过来,三人望向彼此,最后齐齐一点头,忍着伤痛朝不同的方向奔去。

另外一边的沈意连热身都算不上,就看到面前的三头契约兽在咆哮一声后全部化作光芒赶上他们的主人。

鹤见初云连忙追去,同时看向沈意,不用她说,他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龙翼扇动,掀起狂风飞起朝其中一人追赶而去。

而双脚怎么跑得过用翅膀飞的?

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沈意就追上了被他看中的那人,对方刚要跃上房顶,就被一爪子给拍了下去,上面的瓦片被扒下来一大堆。

龙翼再一挥,沈意的在空中一个迂回,还没等人反应过来,他便已经来到跟前,伸出龙爪将其拎起又狠狠甩在地上。

“给我滚!”钱龟寿躺在地上胡乱挥舞着手里的刀,试图将沈意逼退,可这哪里能有效果?

随着沈意落地,那龙爪压下,便将他摁得死死的,根本无法挣脱。

铛!

铛!

铛!

刀刃不断劈砍在前肢,却无法在鳞甲上留下半点痕迹。

而此时四大家族的人围了过来,之前试图离开的几人也被截住,只得不断往后退,带头的“店小二”将头上的帽子往地上一扔,脸色阴沉地快要滴出水来。

他往后面看了一眼,看到他眼中的神色,其他人立刻就懂了,当即就有两人拿出箭矢,犹豫了一下,最后狠下心来,将箭矢插入自己的心脏之中。

箭尖刺入致命要害,这一瞬间只感觉全身力气被箭矢抽光了一般,半死的两人无力地倒下,尸体从房顶上滚到地面,而仅剩下的四个人由“店小二”带头,悍不畏死地向前冲去。

想要杀出一条血路。

另一边,见自己无法破开沈意的防御,钱龟寿放弃了,但他手里的刀转而刺向了自己。

事先感觉到他要自杀的沈意连忙用另外一只龙爪抓住他的双手,一用力将他手里的刀弹飞,阻止了他的行为。

不过这时他忘记了,人的牙齿也是一种武器。

刚刚把刀刃弹飞,下一秒他就看到这家伙嘴里有血不断往外流,流着流着嘴巴一张吐出一块血红色的玩意儿,定睛一看,那是半截舌头。

“我靠,有必要吗?”

他看着钱龟寿满脸的不解,对方也看着他一脸的痛苦。

自己把自己舌头咬断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痛!

很痛,痛到难以形容。

但痛着痛着,他笑了,笑得很癫狂,声音沙哑难听。

“嗬嗬嗬……嗬嗬嗬呵呵哈哈哈……”

感觉莫名眼熟,沈意眼睛眯了起来,随着这钱龟寿脸上的皮肤血管暴凸,发黑发紫,丝丝缕缕的邪气从身体中散溢出来,他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

侍怨徒!

不对啊,不是只有普通人才会选择成为侍怨徒嘛?

虽然可以通过邪祟来让自己获得超凡力量,但要付出的代价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

换自己穿越成个人,尽管不能修炼,但拼着变成残废的代价获得力量,对他来说肯定是不值当的。

而这家伙能修炼,为什么还要借邪祟的力量?

他搞不懂,但他现在不能想那么多,侍怨徒背后的邪祟到底什么层次的存在充满不确定性,牛批一点的都可以和灵阶的强者硬刚。

等对方被邪祟接管了身体,到时候被摁在地上摩擦的就是自己了。

没敢犹豫,沈意当即一口龙息下去,将钱龟寿的身体烧成灰烬!

望向鹤见初云那边,她对沈意的作法并没有异议,钱龟寿一死,她也跃上房顶望远处看去。

此时两边的战斗已经打响,“店小二”一方也和钱龟寿一样,选择自杀的方式向背后所供奉的邪祟借力量。

可能是因为邪气的影响,不仅他们的行为举止变得癫狂,连带着命神也变得狂躁起来,打起架来完全不要命,以一伤换伤的方式强行突围。

至于四大家族的人,因为要留活口,并没有下死手,只能尽力去避免被他们狂暴攻势伤到。

但有些事情总不都是是人能控制的,他们想要留活口,但“店小二”那边却不想给他们任何机会,一看要被擒住,想都没想选择自刎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一来二去,原本活着的四个人,现在只剩下了两个人。

而在沈意这边,赵秉文带着几个人急匆匆感到鹤见初云面前,关切道:“初云,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命神护铠消失,她从命神佑体的状态中退了出来,摇摇头“我没事。”

赵秉文长舒一口气,看向远处的战况,不由急道:“别全杀了,留活口!”

就在这说话的功夫,被十余名兵卒用长枪架住身体的“店小二”见突围无望,竟然毫不犹豫地一巴掌重重拍在自己脑门上,顿时间七窍流血,像是泄了气的娃娃般无力倒下。

“可恶!”

事情已经发生,众人也没有办法了,纷纷转头看向仅剩下来的最后一人。

同样的,对方也遥望着这边,只剩下自己最后一个人了,他的表情变得绝望,绝望中带着悲愤,看着众人朝自己飞来,一个个眼神之中满是着急与不安,他突然嗤笑一声,从身体蔓延出来的邪气在背后凝聚成一双骨手。

狂风吹得邪气飘荡不已,那风声好似嘶哑的尖吼声。

他用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身后的邪气枯手也做出同样的动作,然后用力,血管挤压破碎,鲜血不受控制地喷出。

“不!”

“拦住他!”

来自恒州城四大家族的强者速度很快,可速度再快,似乎也没有自己自杀来得快。

“哈哈哈哈……咳咳哈哈……”

他像是一个路人偶然间看到一出可笑的闹剧,然后发出肆意张扬的笑,伴随着笑声,枯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不断将他往死亡的深渊里推。

他想象着自己死后眼前这些人脸上难看至极的表情,越是想象,就越是想笑。

“就做无用功吧……”

心里叹息了一声,也不知是针对自己还是针对那些想要抓自己活口的人。

他已经感受到了窒息,就在他拥抱死亡的关键一刻,一道虚影好似过境的台风,以极快的速度横扫而来!

“什么东西?”那东西速度太快,沈意也没看清,只知道触碰的一瞬间,那人背后的邪气枯手瞬间溃散。

施加在脖子上的力道骤然消失,让他本能的大口呼吸起来,等反应过来不对劲,已经晚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