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老妖婆的借口(1 / 2)

“虽然我不是人,但我又不是妖兽好吧?我又不害人。”想了半饷,沈意最终反驳了这么一句。

“可是你见到街上有你这般的契约兽到处闲逛?”

“……”

沈意想了想,虽说这个世界的修炼者不少,每个修练者契约命神都是必然的,但他还真就没看到过有谁的命神天天到处溜达的,除了自己以外,其它的契约兽要么待在供兽堂,要么就是被收进眷灵法器或是待在御主身体之中。

哪怕街上真的有契约兽出现,那必定有它们的主人在一旁看着。

二傻那种完全是属于被自己带着走的,不能算。

契约兽,对一个修练者来说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战力,但同时,契约兽的存在也会给修炼者本身带来一些不必要的担心。

比如在外面乱跑,然后被仇家认出,当场给宰了!

那分钟,契约兽的主人就废了,关乎未来的事,修练者当然不会让契约兽到处跑。

除非自己本身是个菜逼,但契约兽无敌。

那种的话随便跑。

很显然,沈意不是。

老妖婆的用意他也明白,无非就是怕惹上那位玄阶尊者,这种情况一旦发生,自己连还手的可能性都没有。

想着这些,沈意有些烦躁地又问道:“什么时候回宗门。”

鹤见初云目光直视着他停留片刻“暂时不会回去,我要先找回兴宝,至少,我要见到他的尸体。”

“呦呵~”听到老妖婆这句话,沈意看着她双眼拉的狭长,竖瞳中映射着她的模样,很是诡异。

而他的语气,也变得阴阳怪气起来。

“罕见啊,初云大小姐竟然变得重情重义起来了。”

“你什么意思?”鹤见初云眉头一皱,感到不悦。

“自家丫鬟死了,问都不问,也没见伱说死要见尸,活要见人,咋滴,现在一个马夫不在了,开始关心人死活了?你不是挺薄情的吗?昂?”

说这话时,沈意语气中带着一些怨气。

“……”鹤见初云沉默了一下,吐出了几个字。

“兴宝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秋榆是个丫鬟,兴宝也只是个马夫,死了也就死了,大不了再换一个就是了。”

“兴宝的确是只是一个马夫,但同时他也是鹤见氏的门客。”

“……”这次换沈意沉默了,他又如何不懂老妖婆的意思?

这个世界修练者很多,但取得成就的存在却少之又少,净阶强者并不多,在鹤见氏,净阶这个层次的存在加起来也不过七十之数,他们是鹤见氏的中坚力量,少一个就没了,培养起来也是需要成本的。

而相比秋榆,在鹤见氏这个庞然大物中,能够做贴身丫鬟的女孩太多了,秋榆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上位,成为贴身丫鬟,也相当于她们比之其他奴仆高人一等。

而贴身丫鬟死了,对老妖婆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痛痒。

一个无法修练的普通人,其价值根本无法与一个净阶的强者相比。

兴宝是死是活,总得要一个结果去向鹤见氏做交代。

更何况,那是一个忠实的护卫。

想起离别时秋榆一边帮自己洗澡一边和唠叨的那一晚上,他不由悲从心起。

“我还等着你回来给我洗澡泥……”

他变得无精打采起来,也不再与鹤见初云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而看着他这个样子,鹤见初云有些怔神,最后像是说服了自己一样,说道:“好啦,你想出去等过几天我带你出去转,行吗?”

沈意回头,有些兴致缺缺“随便你。”说完转回脑袋继续往前走,但想到什么又回头加了句:“今天蕴兽丹多来一点。”

也不知道鹤见初云是拒绝还是同意,反正是思考起什么来。

提到秋榆,这玄厉的心情一下便差很多。

她也明白,如今双方之间也就是契约联系着,一旦契约消失,玄厉已经远走高飞了。

不过就在她准备跟上去说些什么时,这时远处的院门被人打开,走进来一个男人。

“初云,初云!”

沈意看去,这人他认识,叫赵秉文,是老妖婆她妈的弟弟,也就是她舅舅。

属于是对老妖婆来说一个极为重要的亲人。

至于有多重要?

从她爹娘下来,便是赵秉文。

不过这赵秉文修练天赋不怎么行,六十多岁的人了,还是在净阶筑台段,并且契约的命神仅仅只是丁级上品,能在赵家有话语权,完全是因为他姐姐是赵姝灵。

只是看了一眼,沈意不再理会,往供兽堂那边走去。

而老妖婆见到是赵秉文,只得先放弃去跟沈意,转而往自己舅舅那边走去了。

“怎么了?”走近前,她出声询问道。

而在门外,停着一辆专门用于拉货的马车。

听到鹤见初云的声音,赵秉文笑了笑“家主听说你那玄厉对蕴兽丹需求甚大,便命我给你送来……”

说着,赵秉文将马车上的遮布扯开,里面是一盒盒装着蕴兽丹的盒子,几乎要将整辆马车塞满!

鹤见初云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在赵秉文话没说完之际就要给他打断过去。

“舅,你别……”

“怎么……”赵秉文被推出门外,满脸地疑惑。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原本已经走过拱门,身体早就被白墙挡住的沈意触发了关键词,脚步猛地一顿,然后转过身来。

鹤见初云回头看去,就看到对方已经探出了半个脑袋,正幽幽看着自己这边。

得,这些蕴兽丹算是保不住了。

……

又过去两天,天刚亮,沈意就来到前院的圭表处,眼睛在上面一扫,确认时辰后,用感识在储物空间将写着字的棉纸取了出来,铺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望着。

十分钟一过,沈意正准备将棉纸收起,耳边却听到有脚步声朝自己这里接近,还没来得及转头去看,两盒蕴兽丹就扔到自己面前。

“你梦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鹤见初云的声音传来。

确认来人,沈意头也不抬,地上的棉纸消失,回了句“管你什么事?”然后抓起两盒蕴兽丹就要回供兽堂,但却被她叫住了。

“等等。”

“啥事,快点的。”

“你不是要出去外面转嘛,今天我带你出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