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你怎么了(1 / 2)

忍着痛沈意勉强从地上站起,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感,眼睛眨了眨,没想太多,只将这不舒服感全部归咎于身上的伤口上。

他将感识释放出去,很快就摸到了四个人,不过刚一碰到其中一人,他就觉得脑袋一疼,释放出去的感识控制不住地往回收来。

“什么情况?”

呆了一下,沈意立刻就明白了,那四人中的其中一人应该察觉到了自己的感识,做出了一些应对手段。

反应过来后,沈意变得紧张起来,能这么快察觉到自己感识的人绝对不简单!

没多久,他的视线中就出现了那四个人的身影。

“前面是什么人?”带头之人对着沈意这边大声喝道,手中是明晃晃的剑刃,另外三个人则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下一刻眉头紧皱起来。

而鹤见初云也持剑走向前去,不过等双方都看清相貌,最前面带头的男人却愣了一下。

“姑姑?”

一声“姑姑”也让鹤见初云怔了下神。

“赵敬锋?”

沈意跟上来后看到这一幕有些懵,然后转着头打量着那四人,同时分析着。

对老妖婆喊姑姑的那个人看起来有三十多岁,不过修练者实际年龄一般会比看起来的要大,刚刚他能迅速察觉到自己的感识,这连卞道庆都做不到,所以境界起码是在识阶凝气段往上,从净阶修练到识阶,天赋最为绝姿的天骄也需要七八年的时间。

不过这样的天骄不多见,那人应该不在此列中,所以实际年龄得往四十上面算,甚至是超过五十岁!

另外,自己和老妖婆现在应该距离那什么恒州城不远,因为那家伙姓赵,还和老妖婆认识,也只会是恒州城赵家的人了。

但话说回来这老妖婆辈分很大啊,一个至少四十岁的中年人竟然喊她叫姑姑?

确认来者,鹤见初云松了一口气,手中长剑收回剑鞘之中。

“不是邪修,快把兵器收起来了。”确认对方身份后,赵敬锋对后面三个人说了一声,也将手中的剑收起,随后走向前来,关切道:“敬锋来晚一步,还望姑姑勿怪,不过那邪修凶残,姑姑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不必为我操心,只是路过这里,遭了邪修袭杀。”

赵敬锋看向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不由疑惑道:“姑姑只是一人前来?”

“不久前去了仁溪镇一趟,现在正欲返回宗门,路上除我以外还有我的马夫,不过他现在被袭杀我的邪修抓走了。”

“是那个兴宝?”

“嗯。”

“这……”

“怎么了?”

“姑姑你有所不知,最近恒州城地界不太平,时常有邪修出没,使得不少路过此地的百姓惨遭杀害,半月前巡州大人就在这附近险些丧命,其车夫也被邪修设计带走,到如今仍找不到半点线索。”

赵敬锋的话让鹤见初云想起兴宝被抓走的场面,那些纸人在破除掉他身上的命神护铠后,却没有对他痛下杀手。

这本身就很可疑。

“那邪修抓车夫做什么?”

“我们对此不太清楚,不过想来那些邪修应该是有什么东西需要运送,数量巨大需要人手,却迫切想要运往至目的地,现在恒州城四大家族已经联手派人去各大商行调查了,相信不日后就被得到结果。”

“邪修不止一人?”

“对,不知姑姑遇到的邪修是哪一位?”

“没看到其人长什么模样,但对方及其擅长纸人术。”

“纸人术……”赵敬锋似乎对其有印象,很快满脸疑惑地问道:“那邪修神出鬼没,饶是我们追查半月也没见过过其样貌,不过他实力不俗,姑姑是如何击退他的?”

鹤见初云没有说话,只是看向沈意,而赵敬锋看到她的动作后立刻明白过来,不由多看了沈意两眼,脸上的表情从疑惑转变为惊诧。

“姑姑,你这命神品级……?”

她摇摇头,没有给予赵敬锋答案,不过她不说,赵敬锋看着前面那一片被烧得焦黑的土地,周围还散落着大量黑色纸人的碎屑,以及远处那塌了大半的土坡,也有了自己的猜测,心脏狠狠一跳,不再多言,将话题转移了过去:“姑姑,先和我们过去吧,这里不安全。”

鹤见初云点点头,示意沈意跟上,拎着剑并排与那赵敬锋走着。

半路上她问道:“伱来这里是为追查邪修?”

赵敬锋苦笑一下,摇摇头:“不是,那些邪修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踪迹难觅,一直找不到他们的藏身之处,近几日四大家族派出的人有不少折损在他们手中,我也是今天才来。”

“出什么事了?竟然会让你过来。”

“昌亮叔死了,碰巧楼家人在附近,没让那些邪修带走昌亮叔的尸体,我来这的目的便是确认情况是否属实。”

“什么时候的事?”

“辰时左右,我已经派人回赵家去请双全来追本溯源了,现在就是守着昌亮叔的尸体,防止意外发生,刚好听见你这边的动静就以为是邪修出手,急忙赶了过来。”

沈意跟在后面,一边忍着疼将自己的身体缩小,一边偷听着这赵敬锋与老妖婆之间的对话,他发现自己误会老妖婆了,刚刚那邪修不是专门要杀她,只是被殃及池鱼了而已。

但话说回来,魔修和邪修有区别吗?

他搞不懂,抖了下身子,从伤口那传来的痛觉又剧烈起来,让他不由地龇牙咧嘴,但很快又感觉背脊边边有点痒,他想去挠一下,但是爪子却够不着,只能忍着。

很难受。

而前面的老妖婆和赵敬锋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

“最近这一个月恒州城内的百姓被这些邪修闹得人心惶惶,城记务在城内贴满了告示,告诫百姓不要轻易外出,之后死的人倒是少了,但没多久,陆续有人在城里失踪,那些邪修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恒州城四大家族的眼皮子底下胡作非为。”

“这些邪修带走尸体……难不成是要供养什么邪祟?”

“很多人都这样想,但如果是这样,现在谁也不知道被那些邪修供养的邪祟成长到什么地步了,要是成了气候,那后果……”说着,赵敬锋脸上露出恐惧,能被邪修供养的邪祟岂会简单?

一旦成长起来,到时候恒州城将会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