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赌你是个好人(1 / 2)

一进入炼丹堂,沈意看到有一名外门弟子给躺在竹椅上的卞道庆沏上一杯茶,卞道庆接过后,另外一只手的手指就往上抬了一下,这弟子见状便点点头,退了出去。

扫了一圈,沈意在一旁卧了下来,打量着周围,今天的丹炉闭着眼睛也没有什么动作,看着应该有好一会儿没有炼丹了。

似乎是察觉到沈意目光,卞道庆把手又往上一抬,张嘴费力地说道:“我先休息一下,过一会儿再炼丹。”

闻言,沈意伸长舌头舔了舔牙龈,见卞道庆说完直接在竹椅上睡了过去,他就干脆眯着眼睛舒舒服服趴着等待白嫖。

大概过了两刻钟的时间,也就是半个小时,沈意才看到卞道庆从竹椅上站起,摇摇晃晃地往药柜那边走去。

他没有让沈意去分拣药材,在药柜上打开其中一道格子,从中取出一个布包,直接朝着丹炉那走去了。

昨日在一众弟子的努力下,药柜里的所有药材都已经被按比例分配好了,要炼什么丹药可以很方便地将所需材料取走。

在沈意的目光注视下,卞道庆将布包解开,里面的药材依次放入其中,随后又躺会竹椅上闭上眼睛。

半个时辰后起身将成型的丹药收入托盘中,但没有立刻进行下一炉,躺回竹椅直接睡大觉。

总之,卞道庆的炼丹效率比以往慢了很多,平常一天他练出的丹药可以将三个托盘摆满,但今天已经过去一半了,连一个托盘的一半都没满。

偶尔外面有人路过,沈意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据说早些年卞道庆的炼丹效率比现在要快近十倍,他不仅是一个炼丹师,也是一个修练天才。

十六岁未到便修练到了直阶祓疫段。

但可惜了,结明法祭过后摧毁了他的一切,一只丁级的契约兽不仅没有帮助他,还拖垮了他的修练速度,如果是丙级的契约兽,恐怕他的境界就不仅仅是识阶筑台了。

契约兽品级太低,很难为他分担太多的侵蚀。

待命神被疫气彻底压垮,便是卞道庆脱魂之日。

在大梁皇城武川,已经有济元司的炼丹师随时准备来青渊宗赴任了。

看外面的天色,现在应该已经来到下午了。

“快到酉时了吧?”沈意心里想到,这个时候按道理他已经离开了,之所以还留在这,是因为现在炼丹炉内炼的丹药是蕴兽丹。

没等多久,看差不多快成丹了,卞道庆再次站了起来,吃力地迈动步伐来到丹炉前。

亦如以往那般,一颗颗丹药从丹炉中飞出,在他的控制下又飞到托盘之中自动摆好。

走回去前,他看向沈意“来,给你的。”

见状沈意连忙走过去张开嘴巴,卞道庆将丹药扔了进来,这蕴兽丹表面冒着烟,热乎的新鲜的。

卞道庆抬起手,捏了捏拳,似乎在感受自己现在的力量,最后脸上的那一层层形成褶子的皮肉快速抖动,他在笑,但笑的很苦涩。

“比老夫想象中来得早,神台开始出现裂痕了,希望能死在白天,而不是晚上。”

说完,他摇摇头,背着手往竹椅那边走去。

一边走一边还说着:“年轻时总觉得我的时间还有很多,这一天一天过得好生慢啊……唉~现在想来,时间过的可真快呐……啧啧,早知道老夫就不该答应那姓武的老犊子,这家伙死得还比老夫早了十几年,真是的……”

“当初我真应该去那苍州,在西冲娶他娘的四五房妻妾,老来至少还有人作伴,不至于如今孤苦无依的。”

“如今后悔晚矣!”

“再炼一炉吧……”

终于看到卞道庆勤奋起来了,转身,往丹炉内扔出下一炉丹药所需的材料,他才躺回竹椅上。

这一次他往竹椅上躺下去的力道极猛,竹椅快速摇动着,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

他满脸疲惫地闭上眼睛,就在沈意准备离开时,从外面走来了两名外门弟子,来到放托盘的架子前看看,下一刻两人都皱起了眉头。

其中一人往后转头看了一眼躺在竹椅上的卞道庆,很快回过头去小声说着什么。

沈意耳朵动了动,他听清楚两人谈话的内容了。

无非就是今天卞道庆炼出的丹药太少,都不够供事堂那边消耗的。

卞道庆虽然是青渊宗的外派人员,并不完全属于青渊宗,但他的地位可不低,某方面来讲和那些峰主级别的存在一般无二,权利自然不小。

要是把他惹毛了,他完全可以拿鞭子将弟子活生生抽死。

小声抱怨完,两名外门弟子赶忙端着托盘就要出去,可前脚刚迈出,闭着眼睛的卞道庆突然出声将二人叫住。

“站住!”

两人身躯一颤,还以为是刚刚说的话被对方听到了,一脸惊恐地将头转了过来,颤抖着声音道:“卞长老,弟子不是有意……”

话没说完,他俩的话就被卞道庆打断了过去。

“来一个人,去后面的院子里帮老夫倒一杯茶水来。”

一听是这事,两人心里都是一松,但很快又紧张起来。

卞道庆来青渊宗这几十年,死在他手上的弟子可不少,如今看这幅样子,都快要归西了,鬼知道他会用什么手段在折磨自己。

于是两名弟子相互望向彼此,都想让对方去为卞道庆倒茶,但还没等两人做出决定,卞道庆又发话了“快一点,别让我久等了!”

“咳咳咳……呃咳咳咳……咳,嘶哈……”

说完,他咳嗽了好几声,两名弟子中的其中一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另一名弟子往后推了一把,等回过神来,与自己一同而来的对方早就一溜烟地跑远了。

一时间,这名弟子欲哭无泪,只能将托盘放回原位,往炼丹堂后面院落走去。

此时沈意已经迈步朝门外走去,不过在经过卞道庆面前时听到对方声音停住了。

“今天回去的有点早啊。”

沈意看向他,点点头,但卞道庆闭着眼睛,也不知道他看不看得见。

“回去吧回去吧。”

卞道庆抬起手摆了摆,眼睛并没有睁开,可看他这个动作,沈意却犹豫了,这老登的情况是在近几日厄化的,虽然对方说的话好听,但沈意不敢确定他还能活多久。

毕竟他的命神只是丁级中品,契约到这种品级的命神对御主来说几乎等于此生与识阶无缘。

偏偏卞道庆强行修练至识阶,这付出的代价是很大的。

虽然识阶强者至少能活一百五十年,但御主与命神性命相交,但很少有通神者能活到自己的极限年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