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分担侵蚀(1 / 2)

回应她的,是“咕隆”的一声响,沈意嘴巴张了张,迅速把头撇到了一边。

他也不说话,一副对她不感兴趣的样子。

耳边听见她冷哼而出的声音,鹤见初云背过身去。

不过样子是这样做,等她把刚背过身去,沈意转过去的脑袋又很不自觉地转了回来,瞪圆的大眼睛中满是兴奋。

“还有这好事啊?”

他的视角中,鹤见初云身上的黑色长衣缓缓落下下去,露出白色绣有花纹的里衣,里衣再褪去,薄纱的亵衣下,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

“卧~槽……哎呦我去……好长……好直……好匀称……好白……”

腹部的热量控制不住地往喉咙上面涌来,但很快被沈意咽了回去。

鼻血倒是没流出来,但嘴一张却冒出一团浓烟。

吞云吐雾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抽了一口老旱烟。

似是对他的目光有所察觉,鹤见初云猛地转头看去,却见沈意趴在地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秀眉皱了皱,她有点搞不明白,但也没说什么,抱着双臂缓步进入冰冷的湖水之中。

清澈湖水冲刷着她身上的血迹,顿时染红了一片。

而一切也都止步于那层轻纱之下。

沈意看在眼里,心里暗道可惜,就那双腿不穿黑丝可惜了,最可惜的是这个世界没有黑丝。

光滑白嫩的香背要不是那剑伤和鲜血有些破坏风景,用来拔火罐也不错。

看着她的身体全部泡进湖水之中,湖面上只能看到她长长的秀发还有白皙如雪一般的脖颈,这时沈意才反应过来。

“不是,我兴奋个什么劲啊?”

前世短视频上那些穿jk短裙跳舞擦边的小姐姐不比这露得多?

想起老妖婆前天晚上说的“龙性本淫”……

赶忙摇摇头,绝对不是这样,虽然自己现在的确是龙,但性子也没变啊?

前世什么样,现在也是什么样。

前世他也喜欢在短视频软件上看腿,倒也能算得上是个lsp,但穿越到这里,他的思想反而变得干净不少。

更多的只是想抓紧时间起飞,早日在这个世界上横着走。

所以,自己的性子绝对不淫!

这是肯定的!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沈意沉思起来,但很快找到了答案。

这个世界上的女性穿的很保守,保守到女性只是露出手臂都能引得一众男人面红耳赤,狼嚎连连,进青楼都得蒙着面不让人看到自己真实的模样。

因此,这个世界上有一条行业发展的极为“自由”和扭曲,当然,这些东西后面再讲。

反正这个世界的年轻女性出门在外都穿得严严实实的,其中特别是未出阁的少女,啥也看不到就是了。

如此保守,能勾起沈意的兴趣那才怪事情了。

而长时间这样,他也就慢慢习惯了过来,阈值被拉低了,突然看到如此刺激的场面,兴奋起来也不奇怪。

“真无聊。”想明白这些,沈意顿时变得无精打采,用龙爪拨动着被自己挂在脑袋上的那一串储物袋。

不多时,将身子清洗干净的鹤见初云缓缓从水中走出,她警惕地看向沈意,见他正抓着一个储物空间袋查看着什么,注意力根本没在自己身上,也是松了一口气。

她还真怕自己这个命神变得和某些妖兽一样,真要是这种情况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

不过说回来,一个对储物空间袋感兴趣的命神才是最奇怪的吧?

此时她的状态比昨天晚上好了很多,脸色也没那么差了,就是脸颊上还泛着诡异的红润。

收回染血的衣物,她躲进草丛中一阵阵窸窸窣窣,没多久后换上崭新衣服走了出来。

她找到一块比较干净的地方盘坐而坐,双手掐诀似乎在运气,但没持续多久,沈意看到后走了过来,将她的行为打断。

“老妖婆!”

“你犯病是吧?叫这么大声干什么?”

鹤见初云被吓了一跳,身体颤了颤,一脸怒气地看着对方。

喉咙发出咕隆一声响,沈意直接靠近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别靠近我!死开!”

“为啥?”

“你身上脏死了!”

“知道我身上脏伱还不帮我洗一下?”

“你……”鹤见初云起身看着沈意,厌恶两个字都快写脸上了,但沈意浑然不在意。

本想直接拒绝,说一句“回去宗门让下人帮你洗。”

但后面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她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改口说道:“行,你去水边。”

沈意愣了一下,还以为她要跟自己僵持一下,完全没想到她竟然答应的这么快。

但这样不是更好吗?

也没多想,沈意老实走到岸边,很快,老妖婆就有些疲惫地走了过来,手里凭空出现一块手帕,在水里浸湿后这才往他身上擦拭起来,没一会儿,手帕就变成黑色的了。

或许是想到前天不好的回忆,她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冷着脸蹲下身子把手帕放进水里使劲揉搓。

帮命神洗澡她也没做过,这还是第一次,手法显得很生疏,那手帕揉搓了一次又一次,忙活了半天,终于算是帮沈意把身上的灰洗干净了。

进入水里泡了一会儿,再出来时,身上鳞甲油光锃亮,感觉清爽了不少。

将身上多余的水抖干净,沈意扭头看向鹤见初云,正要说话,但对方率先开了口。

“你帮我一个忙。”

“嗯?”

“什么忙?”

沈意疑惑着,就见对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我要你帮我分担一下我神台上的疫气。”

“疫气?”

好像听过这个词,与修练者的侵蚀有关。

对此他很好奇,可好奇归好奇,沈意也知道那玩意儿不是什么好东西。

鹤见初云心里有些紧张,但脸上并没有表露出什么。

目光在她脸上扫了扫,沈意问道:“帮你分担疫气会有什么影响?”

“啊?”鹤见初云微微愣了一下,愣要说什么影响,她也说不出来。

暗叹一声,她脸上更加疲惫了。

这玄厉怎么比自己还爱惜羽毛?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才回道:“会减少你的寿命?”

“寿命?”

闻言沈意呆了一下,他一直以为侵蚀只不过是对御主和命神造成精神上的伤害而已,没想到直接扣寿命?

自己有多少寿命可以扣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