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主仆矛盾(2 / 2)

越是叛逆,玄厉给人的感觉就越是不凡。

她早该想到。

可惜了,当时没有想那么多。

一下子从高空跌入谷底,没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住。

玄厉记仇,但也记恩。

可该怎么挽回?

鹤见初云苦恼得很。

家族教会她很多,但唯独没有教她该怎么对别人说一句对不起。

更别说沈意本就应该是绝对服从她的契约兽。

说到底,是她放不下身段,不愿意对沈意道歉,但也不想让双方关系更加糟糕。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自己与沈意之间的联系模糊了一些……

最终,她的心里幽幽叹了一声,对秋榆道:“你起来吧。”

闻言秋榆心里一紧,连忙抬头,看清对方双眸中的神色后,这才缓缓站起,只是样子有些局促。

“小姐……是……是秋榆的错,下次绝不会再犯……”

“不用说了,事情已经过去,不过你私自离开知礼园有错在先,我命你在今天之内将这庭院洒扫干净,酉时回来我不想看见有任何藏污纳垢的角落。”

鹤见初云语气不容置疑,秋榆一听连忙将身体匍匐下去,额头重重磕在地板上,喜道:“谢小姐大恩!”

庭院很大,让秋榆一个人把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工作量巨大的同时,鹤见初云的要求看起来也有些不可理喻,毕竟一些角落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清洁到的。

殊不知,这对秋榆来说,已经是大恩大德了。

命神,关乎着主子的未来,一旦发生意外,那就是万劫不复!

昨日沈意冲出七峰来救她,完全就是在拿鹤见初云的人生开玩笑!

换作是其他家族弟子,秋榆别说被打死了,恐怕还会牵连到家人身上!

比起这些,仅仅是将整个庭院打扫干净,简直轻的不能再轻!

什么困难都得想办法去解决!

她不断地向对方磕着头,一下又一下极为用力,鹤见初云收回目光,不再说什么,带着眼角还带着笑意的春檀就走了。

留秋榆一人,额头磕在地上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直到头皮被磕破,在地面留下一滩浅浅血迹,这才停下,一抬头,鹤见初云早就不知道去到什么地方了。

她看着远处的蔷薇发了一会儿呆,最终苦笑一声。

玄厉亲近自己,导致发生昨天那样的事,想来以后小姐也不会待见自己了。

这很危险,但偏偏,玄厉的存在成为了她绝对的保命符,让小姐不敢轻易决定自己的生死。

秋榆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她是绝对安全的,可同时像她这样惹得主人不满的奴仆,处境也是最危险的。

很矛盾。

她从怀里拿出一封信,看着上面令人眼花缭乱的字体,她看不懂,但并不妨碍她看着这封信发呆,过了一会儿,秋榆张张嘴,呼出一口气,但又好像是在叹息。

最后她收起信,提着木桶到水井边上打水,没多久后费力地拎着水桶来到庭院前。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