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刀锋绝,枪劲刚(2 / 2)

九霄玄神 风宸 8630 字 7个月前

代战到底是通幽巅峰的老牌强者,虽惊不能乱,及时的以手为刀,斩下一片厚重如山的刀罡屏障封挡许敬的力量冲击。

可即便如此,在许敬施展的绝对霸道暴戾的玄技下代战的刀罡屏障也只是稍微的挡住一下,熄灭大部分的雷罡和劫雷之力后代战仍旧被余下的力量气劲倒卷至千丈开外。

周身玄气一时间乱如飓风,体内气血也险些没能压住而倒流至外,以至于难以压制的连续咳嗽。

“许敬的战斗方式居然是如此的暴力强横?看来他在稍微适应代战师兄的应战技巧后就不准备过多纠缠,求速战速决。”

看到许敬一招震退代战,苏黎便看出了前者的意图。

“许敬修炼的玄诀特殊求速战速决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不过,他注定是不能如愿。”一旁,龙居却是摇头,略有担忧的道:“代战师兄的实力和底牌手段远不止于此。”

锵!!

“你的力量很强,但,还不足以败我。”迅速的稳定自身气机,代战掌指间玄芒闪烁,一柄长刀随即闪现而出。

长刀有三尺有余,刀身宽足四指,通体呈现幽蓝之色,道道深浅不一的奇异玄纹释放着一股别样凌厉且神秘的气息。

尤其,此长刀现出的那一刹一抹寒光游走于刀刃,整个虚空战场仿佛都因此而骤降几百度的气温……万里方圆流动的空气仿佛凝固停止,片片硕大的雪花在飘浮几息后亦是停止了飘动,而后迅速的连同那些丝丝缕缕的气流一起化作实质化的冰砂。

甚至,许敬能清晰的感受到十方天地的几重空间都被凝固封结!

所谓“刀光剑影,寒气逼人”的极致诠释也不过如此。

许敬眸光微凝,心中略有讶然:“不止刀势深入意念,还有……圣品玄器?”

“看得出来你对我是足够尊重!”许敬朗声而笑道,“既然如此,我也没理由不尊重你。”

言语同时,许敬身前血色的杀戮之气如一条汹涌的气流江河狂舞,一杆完全有玄、赤两色组成的长枪极速浮现。

敕神枪既现,无尽的杀戮之气仿佛一道道水波骇浪猝然辐射十方,刀锋寒气凝结的空气冰砂也就顷刻间瓦解,恢复成更加凌厉狂躁的气流!

敕神枪的出现教代战再一次刷新了对许敬的认知。他的圣品玄器名为“天锋”,是从一处上古秘地历经凶险所得的神遗之器,虽然初始时有破损,但经过常年累月的磨合融炼之后早已成为他的本命玄器,品阶更是毫无例外的达到了圣品。

凭此刀上的神异纹路而有更深的刀道造诣,也以为至少在商域范围内不会再出现一件比他的“天锋”更高品阶的玄器。

就算有,也必定来自于上古神遗之地。

可是……

许敬的血色长枪分明是锻造之物,为何出现的一瞬间能令他的神遗残器发生短暂的颤栗?

仿佛是一种弱者面对上位者时的那种臣服的颤栗!

好在圣品玄器通灵,能够迅速的以自身力量和意志压下玄器自然的恐惧。

代战的思绪转动仅在一刹,他没有要去刨根纠底的问询许敬的打算,而许敬……更是没有自行回答的意思。

手持敕神枪,许敬已如浮光掠影一般闪烁的冲杀而至!

当!!

刀枪交接,火星刹那间四溅八方,仿佛迸射的星辰巨力,细微的一点星火却能瞬息湮灭一寸虚空。

万千点火星,千万点虚空遭湮灭,以至虚空战场的更高层次的空间现出一大片的虚无,如同无尽星空的黑洞透着狰狞可怖的力量!

当……锵!

一击交接,许敬和代战同时被彼此强劲的力量冲击波震退数百丈,然后,又哧啦一声如闪电劈舞出去,猛力的舞动手中玄器,释放滔天可怖的浓烈杀机。

轰隆!!!

轰!轰!轰……

敕神枪大开大合,许敬的玄力能量滂湃溅射,如瀚海倒腾九天苍穹,破空残留的赤色痕迹仿佛红色银河倒挂,强横的力量清晰可视。

哧!!哧啦——

而代战的刀技精湛且凌冽无比,臂膀的每一次挥舞都能斩碎一条黄河长江似的玄色真空,经久不复原。

交战时,两人身影如电光如幻影,天蓝色的玄气能量带着惊绝天地的刀势锋芒、灰黑色的玄气能量又绽放着一片片横贯十方的枪劲风暴和赤色杀戮之气,不断的纠缠交织,自九天苍穹爆炸扩散,然后又在瞬息间绽放与虚空战场之外!

骇绝的能量化作一股股的灭世飓风,猛的摧毁了短暂构建的虚空战场后又因为力量过于狂暴而在呼吸间碰撞出一片新的虚空战场。

十万里虚空战场几乎同时破碎与成型,天穹上炫彩成片,世界法则纵使早已熠熠发辉,将修补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也难短时间内复原空间的平静。

“好强可怕的力量!”

“通幽巅峰……没想到代战师兄实力真的到了如此地步!”

“强的是代战师兄不错,但是千万不要忽视,现在是谁在和师兄交战?许敬……他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后背青年啊……”

“……”

低空当中,除了龙居、苏黎和几位通幽中期的长老外,其余的临幽、通幽境界的长老开始有些看不真切高空的战斗了。而议论、感慨声喧杂之余,当有人提及许敬的年纪时立即就引发众多长老的沉默,以及无限的怅然叹息。

是啊!因为常常混迹于他们这些老一辈人物的圈子当中,和老一辈人物打交道的时间久了……他们居然在不知不觉间下意识的将许敬当做同辈人物?

荒谬吗?并不荒谬!

也不可笑!

只是,当反应过来之后,连同龙居在内的年纪更大的通幽境界长老都心生至极的无奈。

当初,和代战生在同一个时代他们的光芒纵然再盛也几乎被熄灭的如同荧光,而现在后起之秀更多……远的许元、沈易、沈宴等先不提,单是眼前的一个许敬就完全足以将老一辈的光芒都压住!

少时不得毕露锋芒,年老时又被后辈之光压着,这如何能不说是一种至极的无奈?

及至此时,既见识到许敬真实战力的恐怖,又想起他手中的那一杆仿佛绝戮天地的血色长枪,百川学宫众长老虽没有言明惊叹,但是他们内心都猛的一凛,不约而同的想到柳家数千年根基被灭之事,也确定了一件事。

传言中的不明身份的青年……不正是此刻鏖战着的许敬吗?

自玄器相继亮相后的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许敬和代战的战斗已激烈到白热化阶段。

“天威浩封,以我刀势,印作山泽!”

代战猛力斩出的千百道山河般汹涌可怖的刀势逼退许敬的身形,而在这一刻他瞬息换为双手握刀,横于胸前,刀尖略微向下。

随着其震响如洪钟的声音落下,一股滔天恐怖的气浪冲鼓他的衣袍,手中蓝色的刀锋之上顿时浮现一大片刺目的刀势符文,周围万里虚空尽是长刀颤鸣之音,流动的空气和混乱颤动的虚空好似藏有亿万把锋利绝世的刀剑一般。

许敬即便在瞬息间湮灭方才的刀势山河,可周围吹拂过来的气流也不住的撕裂着他的玄力和肉身防御……丝丝缕缕的血痕无声的出现在他脸颊、脖颈、手臂和后背之上。

直到一滴殷红滴落下来,才教人有所觉察。

“好锋利的刀!”

及此,许敬眉宇微露凝重之色。肉身防御的强横程度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但有数十里之隔代战仅是外释的刀锋还是能在他身上轻易的留下血痕。

“这……这是……”

“山泽刀相!!”

代战的天锋刀尚未真正开始积蓄天地之势时,底下的百川阁长老们便因认出前者将展的刀技而一阵惊叹躁动。

“代战师兄掌握且精湛的刀势玄技不下二十门,没想到他最开始施展的一刀竟然就是底牌的玄技?”

“唉……”龙居眉头锁起,稍有叹息,脸色略忧,已替许敬暗暗的捏了一把汗。这一刀是代战师兄从已湮灭的天梦战殿中领悟的,据说完整的一刀是神灵层面的玄技。

先天八卦:乾、坤、震、巽、艮、兑、离、坎,每一卦分别对应着天、地、雷、风、山、泽、火、水八相。

一相一乾坤,一相一世界。

八相同转,可演化出混沌鸿蒙。

而代战虽然只略微的领悟出山相和泽相的奥秘,但以此两相运行倒转的世界刀势的威力也极为不俗,跨境界斩杀更强者毫无疑问是轻而易举之事。

“这家伙……应该可以接下吧……”苏黎纤眉微拢,嫀首略抬,注视着上方许敬的身影……不知为何,他的沉着冷静给她一种无端的信心感染力。

临天崩而不惊,处绝世亦淡然。

“小子,枪是百兵之霸王,有着力压刀剑的先天优势,但也最难驾驭。”代战没有直接落下滂湃浩瀚的刀势,反而忽然开口说道:“不过你既然能将重枪都挥舞的如臂使指,想必同样不俗之枪技……不知,比我这一刀将如何?”

代战无愧是单名为“战”之人,言语外,他大有期待以刀破枪之大势的期待和自信,仿佛这个时候他心中最开始对许敬的激荡杀机收敛了不少,却演化为更多的纯粹战意,而释放于周身的力量风暴也仿佛随同强化数十倍!

“尽管来。”

声音平淡,许敬持枪对立,黑夜般的眸子竟逐渐释放出祭炼天地之力的霸道锋芒,一点如枪尖般尖锐的星芒燃烧时如有铺天盖地的枪影自其身后升腾。

以战炼战,许敬欲试炼天衍真诀中卷记载的只言片语——天衍真诀下卷,大成时可祭天同力,身衍无尽大道,神力化生无穷无极!

“斩!!”

没有再迟疑和废话,代战低吼一声,山泽刀相猛力斩下。刹那间,刀影弥天,其势如同翻滚浩荡的汪洋拍击,又似无数的山岳、大泽之世界倾覆,以至天地无光,日月黯淡,万里虚空近乎湮灭成虚无!

遥远相看的龙居、苏黎等百川学宫老一辈长老无不是心魂惊颤,身体甚至都不受控制的战栗……观战尚且战栗不休,他们可以想象到许敬要应对的是怎样可怕的一股力量杀机。

“千沧……封杀!!”

在无数的目光注视下,火石电光的刀势杀机落下前一瞬,许敬却也毫无畏惧的炼化无尽枪势,集聚天地大道之力于敕神枪中劈舞释放了自己的一记杀招。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