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细作是谁(2 / 2)

太后从头上抽了一枚簪子,“这簪子里,藏着前往蟒山国的路线,如果你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算了。”

太后的眼神变得迷茫。

“我好像看到我父皇和母后来接我了。”

“好多好多人,他们来接我了,翠知,明月,芸芸,凤音,阿颂,阿意,你们都来了啊……”

“你们来接我回家了,我能回家了。”

“真好。”

“真好啊。”

太后闭上眼睛。

“暗夜的最终目的,是……

南烟,书……斋。”

斋字还没落下。

太后已全身乌青,气息全无。

柳云舟再次给太后把脉。

她对着裴清宴摇了摇头:“已经死了。”

裴清宴眉头紧蹙。

对于太后,他没什么恨意。

甚至当年贵太妃万般磋磨他的时候,太后还出面制止过。

比起贵太妃,太后也算是个好人。

“就按照她的意愿,火化掉,骨灰不进皇陵。”

“嗯。”柳云舟想了想,还是拿起了太后的簪子。

她没有千里迢迢送太后骨灰回蟒山国的想法,她只是莫名其妙觉得这簪子上的纹路有点眼熟。

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索性就收起来了。

柳云舟道:“我已经给太后检查过,她中毒是因为犍稚。”

“这毒非常霸道,且无药可解,我猜测,是我们到来后,有人在犍稚上下了毒,为的就是封太后的口。”

“能给太后下毒,再加上之前给太后传递消息,引导暗夜杀手进来,这个人,大概率在碎玉宫。”

裴清宴手指轻轻点着轮椅上的玉珠。

他的力道很大。

玉珠甚至被按到有些变形。

“是她。”裴清宴目光微深。

柳云舟扬眉,等待裴清宴给出更多信息。

裴清宴却不再言语

他目光看向门外,声音冰冷:“出来吧。”

柳云舟顺着裴清宴的目光看去。

一抹浅蓝色衣角在门后若隐若现。

“摄政王不愧是摄政王,一猜就猜到了。”

浅蓝色衣角的主人从门后走出来。

“启兰?”柳云舟眉头紧锁。

启兰没有搭理柳云舟。

她看向裴清宴。

“王爷,其实我们相处挺愉快的,如果不是我们立场不同,我很想继续当你的属下,当你的属下的这些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可惜,我们立场不同,效忠的主子不同,注定只能成为敌人。”

启兰叹了口气:“尤其是,你们已经知道了暗夜的最终目的,对不起,我需要将你们除掉。”

裴清宴神色冰冷。

这些年,启兰蛰伏在太后身边,也为他做了不少事。

每一件事都可圈可点。

启兰的忠诚度,也排得上号。

启兰是细作这件事,出乎他的意料。

“怎么做到的?”裴清宴问。

启兰以为裴清宴是在问她怎么将他们除掉,下意识地回答,“如果您在别的地方,属下自然没办法,但您在碎玉宫,碎玉宫里处处是我的埋伏,您二位……”

“本王是问你,你是怎么通过忠诚度考验的?”裴清宴打断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